屋內跟其他家冇什麼區彆,值錢的能用的都被拿走了,一片破敗,不少蜘蛛網掛在梁上。

蕭逸楓輕輕收拾東西,隻是看到牆壁上和地上早已經呈黑色的血跡,還是心中如揪心一般。

蕭逸楓本以為自己兩世為人,早看淡了父母生死。但看見這些心中還是忍不住一陣陣苦澀,他心中五味雜陳地把屋內清理乾淨。

實在冇法再麵對那些血跡,每次看見這些血跡,他都會忍不住回想起妖狼襲擊村莊的慘案,想起村民和父母的無助……

然後想起救了自己的柳寒煙,她還是自己那個願意跟自己攜手退隱的妻子嗎?

稍微收拾了一番,蕭逸楓跟小時候無數次一樣,坐在門口,出神望著荒涼的村落,隻是這一次,再也不會有人從屋裡出來喊自己吃飯了。

蕭逸楓正出神時,突然聽到破空的聲音,隻聽見蘇妙晴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小楓,小楓,你在這嗎?”

蕭逸楓大吃一驚,站了起來,隻見遠處飛來一個女子,一條綵帶纏繞在如雪般的玉臂上,飄飄若仙,彷彿仙子下凡一般,不是蘇妙晴是誰?

他這一動,蘇妙晴居高臨下馬上就看見了他,臉上一喜,馬上調轉方向在他身邊落下,喜道:“你果然在這……”

蕭逸楓納悶道:“師姐,你怎麼會在這?”

蘇妙晴一臉得意洋洋道:“自然是我求娘讓我下山遊曆啦!我就猜到你下山肯定是會來這裡,隻是我第一次下山,迷路了……”

她臉色一紅,然後說道:“好在我聰明,去附近村落問了方位!不然就要追不上你了!我們一起遊曆天下吧!有我在,冇人能欺負你!”

蕭逸楓眉頭一皺道:“師姐,按師父的性格,不可能會放你下山來啊?”

蘇妙晴美目一瞪:“你是說我騙你咯?我求了娘一晚上,娘才答應我的,不然我怎麼出來的?”

“可是……”蕭逸楓還想說什麼,隻見蘇妙晴氣鼓鼓道:“好你個蕭逸楓,連我都不信了,哼,行,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我自己遊曆去。”說完作勢要走。

蕭逸楓雖然不信她是奉命下山,但哪敢就這樣放她離去,她跟在身邊還能有自己照看,離開自己,等一下師父師孃找不到人,豈不是要拆了自己。

聞言忙拉住她賠笑道:“師姐,師姐我錯了,我信!我信!”

蘇妙晴俏臉一板,冷哼道:“你走你的,我走我的!”

蕭逸楓忙道:“彆啊,師姐,你知道師弟我本領低微,我一個人遊曆天下,還不知道會不會被人拐了賣了去。師姐你本領高強,我們結伴不是更好嗎?”

蘇妙晴聞言嘴角一翹,然後趕緊板回來,說道:“這還差不多,你是我小師弟,我肯定罩著你的。我們先約法三章,這次出門,你要聽我的!”

蕭逸楓為了穩住她,隻得連連稱是。

蘇妙晴美目一轉,看了看破敗的房屋,輕聲說道:“這就是你家嗎?”

蕭逸楓點頭稱是,蘇妙晴頓時來了興趣笑道:“那還不帶我看看。我還冇見過普通人的房子裡麵是怎麼樣的呢。”

蕭逸楓隻得讓開位置,帶她走了進去,隻是蘇妙晴走進門後,頓時看見了那斷壁殘垣,還有那刺眼黑色的血跡,還有那插在廳內正嫋嫋升起煙霧的三炷香。

她回頭看了眼蕭逸楓,蕭逸楓此刻臉色雖然正常,但眼底的黯然還是難以掩飾。

看他情緒不高,雖然平常愛欺負他,卻也知道他此刻心裡不好受,她看了看地上的三炷香,伸出手道:“還有嗎?給我幾支?”

蕭逸楓一時轉不過來,愣愣看著她,疑問道:“師姐你拿來乾什麼?”

蘇妙晴聞言氣的拍了一下他腦袋,說道:“我人都來了,當然是給你爹孃敬上一炷香啊!”

蕭逸楓拿出香,點燃遞給她,隻見這個美麗紅衣少女,一臉肅然,手裡拿著香,輕聲念著什麼,拜了三拜,然後將香插在廳前。

回頭拍了拍手,衝蕭逸楓笑了笑,道:“小楓,彆難過了,你還有我們呢!”明豔得不可方物的少女,把破敗的屋子一下子照亮了起來。

蕭逸楓聞言也笑了笑,爹孃,你們看見了嗎?我並不孤單啊……

他率先道:“師姐,你餓了吧?我們進城去吃飯去?不然等一下天色就要黑了!”

蘇妙晴一聽要進城,眼裡頓時亮了起來,道:“是望天城嗎?就是娘和師兄們說的,裡麵有很多熱鬨和漂亮衣服的地方?”

蕭逸楓點頭道:“對啊,我們走吧,不然就來不及進城了”

蘇妙晴一臉期待道:“那走吧走吧,我早想去了,娘一直不讓我去,我們快去吧……”說罷淩空飛起,然後停在半空中,綵帶朝蕭逸楓捲去,想拉他上去。

蕭逸楓笑著搖了搖頭,再回首看了一眼那破敗的家,彷彿要印在心裡。

然後招出落虹,站了上去笑道:“師姐,我又不是小屁孩了,我現在也可以自己禦劍飛行了。師姐你可不一定追的上我。”說罷率先騰空而去,破空朝望天城而去。

蘇妙晴愣了一下,然後馬上騰空追上去,喊道:“臭小楓,彆跑!”

不一會蘇妙晴從後麵追上,看著蕭逸楓腳下的落虹驚道:

“不得了,不得了,兩件中品仙器,一件極品靈器,到底能是親生的還是我是親生的?爹孃怎麼這麼偏心,難道爹居然真對你寄予厚望?”

蕭逸楓搖頭道:“師姐彆胡說,冇準師傅隻是怕我下山被土匪打劫了,丟了他老人家的麵子才借我用。”

蘇妙晴想了想自己父親冷口冷臉的樣子,噗呲一聲笑了出來,說道;“肯定是這樣。不說他了,小楓,我們來比賽吧,看誰飛得更快,輸的是小狗……”說完一馬當先飛遠了。

蕭逸楓笑道:“師姐你耍賴……”

兩道長虹破空而去,一前一後,在空中留下一串銀鈴般的笑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