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師姐,此事你不宜與我一起出手。”蕭逸楓勸道。

初墨堅定地道:“不行,我不能讓你一個人冒險。蘇師伯的事情,我也想儘一份力量。”

“我不比你弱多少,你我一起,把握會更大。而且,我們不是道侶嗎?”

蕭逸楓感受到她心中的堅決,知道無法勸動她。

再加上他發現並蒂蓮似乎還有一種奇妙的妙用,必要時候,自己可以替初墨出手。

因此他猶豫了一下,還是選擇尊重初墨的意見。

他點頭笑道:“那好,就讓我們看看,這妖族的天驕們有幾分實力。讓他們知道人族不是好惹的。”

初墨含笑地看著他點了點頭,兩人都生出一股豪氣。

“希望我們能夠為這蠻荒之地的人族樹起榜樣,讓他們不再卑微地活著。倒也是件好事。”初墨道。

蕭逸楓笑道:“如果我們真能做到,一定能讓他們知道,人族不弱於人。”

他想了想,還是提醒道:“不過,師姐。在這之前,可能會有人族因為我們的事情而受牽連。”

初墨搖了搖頭道:“師弟不用擔憂,我分得清輕重。”

她幽幽地道:“冇有什麼改變不需要付出代價的,與其一直當奴隸,付出些許犧牲,還是值得的。”

蕭逸楓這才放下心來,他就怕初墨捨不得人族受苦,到時候自己兩人被人拿捏了。

但初墨明顯比他想象中更加理智和果斷,她會仁慈和悲天憫人,卻分得清輕重緩急。

初墨看了山洞裡麵一眼,詢問道:“舒逸你打算怎麼安排?”

“現在隻能先跟我們在一塊了,他已經暴露了長相,妖族對他來說都不安全了。”蕭逸楓道。

初墨對此也是讚成的,舒逸早已經被有心之人留意到了,放在外麵還不如自己身邊安全。

兩人走入山洞內,舒逸縮在山洞的一角滿頭大汗。

初墨見舒逸臉帶痛苦,不斷在說夢話,知道他做噩夢了。

她自然地蹲下,輕輕伸手按在他的額頭,施法讓他安靜下來。

蕭逸楓見狀笑了笑,初墨師姐真是溫柔。

做完這一切,兩人盤膝修煉起來,彼此用心聲交談,談論此行的細節。

第二天一早。

蕭逸楓對初墨笑道:“師姐,你在這裡等我一下,我去找那兩個獅子談談。談不攏我們就吃紅燒獅子頭。”

蕭逸楓想做就做,起身往關押著辛浩和辛命的地方走去。

來到牢籠處,兩隻獅子萎靡不振地趴在地上,再無之前的威風凜凜。

見到蕭逸楓,辛命有些害怕,顯然昨天蕭逸楓的命運之手嚇到他了。

兩人此刻已經冇了之前的囂張,隻是目光中的仇恨還是難掩。

蕭逸楓也不以為意,他也不指望他們真心臣服,他不介意殺了他們。

他問道:“你們可想好了?”

“想好了,我們兄弟二人願意臣服。”辛浩艱難地開口道。

蕭逸楓滿意地一笑,淡淡道:“既然如此,簽下奴仆血契吧。”

辛浩兄弟兩人臉色難看至極,他們冇想到蕭逸楓居然要他們訂下奴仆血契。

不過因為這血契也是可以主動解開和轉讓的,因此他們隻能咬牙與蕭逸楓簽訂奴仆契約。

蕭逸楓稍微解開了點他們的修為,兩人從額頭凝聚出一道血色的符文,被蕭逸楓收起。

血契入體,蕭逸楓感覺到兩人的生死都在自己的一念之間。

他露出笑意,這妖族的奴仆血契還挺方便的,倒省了自己的功夫。

他將兩人身上的禁製都解除,讓兩人恢複了力量。

兩人將地上的斷臂撿起,接在自己手上,很快就斷肢重續了。

見他們想恢複人形,蕭逸楓冷笑道:“你們想用人形拉車,我也不介意。”

“你!”辛浩兩人冇想到他真想讓他們拉車,氣的一佛出世二佛昇天。

“我二人雖然認你為主,但你不要太過折辱我們!獅族不會放過你們的。”

蕭逸楓抽出劍,冷冷地看著他們道:“那你們拉不拉!不拉我不介意烤了你們。”

辛浩瞪大了眼睛,大聲怒道:“拉!”

蕭逸楓愕然,第一次看見有人認慫認得這麼氣勢洶洶。

他一臉無語地把舉到一半的劍收了回去,帶著兩人往外走去。

“拉就拉,那麼大聲乾什麼。害我差點一劍砍下去。”

辛命兩人雖然是雙生子,但辛命明顯臉皮冇辛浩那麼厚,一臉古怪得看向辛浩。

辛浩卻示意他,活下去才能加倍償還回去。

初墨看著蕭逸楓帶著兩隻背生雙翅的獅子走了出來,明白蕭逸楓跟他們談攏了。

但她實在不喜歡這兩個折辱人族,還殺了自己同門的妖族。

“師姐,現在還不是殺他們的時候。”蕭逸楓在心中對初墨道。

初墨在心中回道:“師弟你的擔憂我明白,目前還不是跟妖族不死不休的時候。”

“我們背後那強者,好像也與他們也有些淵源,現在不宜得罪。”

對初墨的善解人意,蕭逸楓非常欣慰。

現在還冇得到妖皇的旨意,殺了他們兄弟怕獅族會不管一切直接出手,就得不償失了。

他祭出那輛車,用眼神示意辛浩兩兄弟,他們兩人強忍屈辱地往前麵走去。

蕭逸楓將拉車的繩索捆在他們身上,冷笑道:“現在體驗到那些被奴役的人族的滋味了?”

辛浩兩兄弟一言不發,蕭逸楓也不指望他們能有什麼理解的。

他帶著初墨和舒逸上了車,一鞭子抽去,開口道:“走吧,去北寒域的凜冬城。”

“你不抽我們也會動!”辛命怒道。

蕭逸楓又是一鞭抽過去,冷笑道:“本公子喜歡抽,你能拿我怎麼樣?”

“你!”辛命氣得差點忍不住掉頭去咬死他。

辛浩急忙張開翅膀,拉動玉攆往天上飛去。

蕭逸楓見狀把鞭子交給舒逸,淡淡道:“給我抽,一路抽。看哪個不順眼抽哪個。”

舒逸接過鞭子,走到車架邊上。

“小子,你敢動手,我弄死你!”辛命怒吼。

舒逸一言不發,一鞭子結結實實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