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拿出自己重新祭練的幾桿旗子,一甩讓他們落在玉攆四角,隨風飄搖起來。

兩個獅族雙驕好奇地回頭看去,隻見幾桿旗子上麵的圖騰已經變了。

那圖騰是一個分為九層的宮殿,周圍環繞著九種不同的器物,有劍,有葫蘆,有鼎,有塔。

“問天宗!原來你來自問天宗!”辛浩恍然大悟道。

蕭逸楓一鞭子抽過去,冷聲道:“叫主人,冇大冇小的。走,帶我們去凜冬城轉一圈。”

辛浩兩人猶豫了,這也太丟人了。

但蕭逸楓可冇這麼好說話,一鞭子抽了過去。

他冷喝道:“嫌丟人?我把你們的頭砍下來,插旗子上就不丟人了。”

他們才願意繼續往前飛去,蕭逸楓命令他們將氣息散開去。

最近由於萬妖大會即將開始,很多妖族都開始從四麵八方趕回萬妖域。

而因為之前的仙寶出世傳聞,因此凜冬城也來了不少妖族天驕。

一行人飛近凜冬城,由於氣息驚人,很快就招來了各方的矚目。

“那是哪族的天驕?好驚人的氣息。”

“旗幟冇見過啊,第一次見這旗幟和圖騰。”

“那拉車的兩隻獅族,怎麼那麼像獅族的兩位天驕!”

“背生雙翅,出竅中期的獅族,這跟獅族的辛浩和辛命一模一樣啊。”

“不是像,根本就是他們!他們怎麼淪為拉車的了?”

“到底是誰,這麼狂妄,敢用獅族的天驕來拉車。皇太子也不敢吧?”

有人認出了辛浩和辛命兄弟兩,讓他們恨不得挖個地洞鑽下去。

這也太丟人了,這輩子都完了。

蕭逸楓讓他們在城門前停住,他跟初墨站了出去,看著騷動越來越大的凜冬城。

不少妖族立刻認出了他們人族的身份,一個個嘩然。

“是人族,早就聽說獅族的兩位天驕落入了人族之手。”

“好膽,竟然敢如此侮辱我妖族,當我妖族無人嗎?”

“殺了他們,不能讓他們如此囂張。”

……

看著凜冬城城門群情激憤的妖族,和裡麵越來越多妖族趕赴城門。

蕭逸楓傲然一笑,朗聲道:“聽聞妖皇召集天下天驕前往荒天秘境,如此盛事竟然不敢邀請我人族天驕。”

“如此看來,這所謂的天驕盛會不過是妖族的自娛自樂,自欺欺人。”

“在我看來,妖域所謂的天驕,都是虛有其名之輩,殺之如屠狗。”

他的聲音傳遍半座凜冬城,一個個妖族聽得怒髮衝冠,鬚髮皆張。

“黃口小兒,竟敢辱我妖族,找死!”

城門口有脾氣暴躁的妖族化出原形,一隻巨大的雄鷹沖天而起。

那出竅境的巨鷹雙爪成勾向蕭逸楓抓來,企圖將他撕碎。

蕭逸楓有意立威,全力以赴,並指成劍,以七劫斬天訣劈出一劍。

那巨鷹慘叫一聲,一分為二,跌落了下來,卻是被蕭逸楓斬斷了一隻翅膀。

蕭逸楓傲然一笑道:“紙糊一樣的出竅,擋不住我一劍。”

“今日問天宗無涯殿蕭逸楓與飛雪殿初墨,正式向妖族天驕下戰書。”

“我二人將一路前往妖皇城。試劍蠻荒之地各族天驕,但求一敗!”

“合體境以下,能敗我二人者,我二人納頭便拜,從此為奴為婢。”

“若妖族無一合之將,實在冇有拿得出手的天驕。”

“也大可以以合體境以上對付我二人,隻是以後妖族的廢物們就彆以天驕自居了。”

“此戰,生死不論,妖族可敢接下?”

天上此刻風雲突變,將四周染成了一片金色,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一股恐怖的氣息壓下。

蕭逸楓的聲音遠遠傳出去,傳遍整個凜冬城,隱隱有言出法隨的天威之勢。

而他更感覺到自己的氣運竟然真與妖族有所牽連,成了一種此消彼長的關係。

這讓他自己都有點吃驚,這就是天命之子嗎?

自己正式的下戰書,雖然很微弱,但竟然真能撼動妖族的氣運?

暗處的白虎雖然知道前路不好走,但還是覺得很快意。

這小子真的是去到哪亂到哪,還是熟悉的那味!

夠囂張,我喜歡!

他旁邊的小妞難道是真貨?

不過他一想到在赤霄教見過的那個白衣女子,就覺得很正常了。

那女子極有可能是問天宗的廣寒仙子,那他再騙一個問天宗的女弟子,又有什麼好奇怪的。

不過這小子可以啊,這是打算師徒雙收?

既然如此,他蕭逸楓的身份,不會也是真的吧?

“你算什麼東西,我妖族要接下你的戰書?”有妖族大罵道。

“我乃問天宗無涯殿少殿主,代表著人族問天宗可有資格?”蕭逸楓問道。

“問天宗飛雪殿,北域青帝城初墨,亦想領教妖族高招。”初墨淡淡道。

那妖族啞然,他再不知道天高地厚,對於人族問天宗也還是得保留點尊重。

至於那個北域青帝城,他倒是不知道來曆,不過能與問天宗相提並論,想必也不是小地方了。

妖族眾人議論紛紛,一個個在交流著彼此所知道的資訊,對眼前的一男一女多了些忌憚。

問天宗的一位少殿主,真折在他們妖族,如果是光明正大的還好。

如果是被人暗中弄死了,那就是與問天宗不死不休了。

雖然兩者之間還隔著一個星辰領域,但這種大宗門報複起來,那是防不勝防。

蕭逸楓問道:“今日我的戰書就下這了,凜冬城可有人接戰?”

“好狂妄的傢夥,彆以為抓了兩個小獅子就可以目中無人了。妖族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一個身材勻稱臉色陰翳的少年走了出來,他出竅中期的修為,身上卻隱隱有股危險的氣息。

蕭逸楓察覺到辛浩和辛命兩人都有些忌憚,看來這青年不是易於之輩。

“人族的少殿主,收來當奴隸,想來也是不錯的。”那少年笑道。

蕭逸楓微微一笑道:“小屁孩,你纔多大,口氣不小。不知道本體是什麼,好不好吃?”

“本少爺周虹言,記住了,這是你未來主人的名字。”那少年陰冷一笑道。

雖然有人罵我,但明天中秋,我還是淺淺四更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