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麵的白唐百無聊賴,看著舒逸問道:“小傢夥,你也是被抓來的嗎?”

“你才被抓來的呢,老實點。”舒逸冇好氣道。

白唐打趣道:“你猜他們進去乾什麼?”

“修煉唄,還能乾什麼?”舒逸翻了翻白眼。

白唐搖頭晃腦道:“唉,果然是小屁孩,啥都不懂。”

“你纔不懂呢,少廢話。”舒逸冷笑一聲道。

但白唐明顯就是個話癆,還是跟著他說個冇完,不斷拿熱臉貼冷屁股。

他明顯是想從舒逸身上套出蕭逸楓等人身邊高手的資訊,但舒逸彆說不知道,知道也守口如瓶。

一大一小就在外麵鬥智鬥勇,而辛浩和辛命鄙視地看了他們一眼,趴在那彼此用心聲竊竊私語起來。

蕭逸楓自然不知道外麵的那幾個傢夥想些什麼,他跟初墨進入到洞中。

他抬手一寸一寸地把錯位的骨頭給重新接回去,混沌仙體果然妙用無窮。

不一會兒他就將斷骨恢複,他握了一下拳頭,已經活動無礙了,果然是生機無限。

不過他打定主意,下次絕對不跟妖族這些野蠻的傢夥比拚肉身了,除非有合適的功法。

其實他吃虧就吃虧在冇有合適的功法,發揮不出自己肉身的力量。

單論肉身來說,他其實比妖族還強。

但問天宗一向注重道法神通,根本不會跟彆人拚蠻力。

因此他就隻能單純靠肉身之力,而白唐可是有專門的增幅功法的。

“師姐,我們調息片刻,恢複些實力再出去吧?”蕭逸楓道。

初墨點頭,兩人盤膝坐下,抬手彼此氣機相連,調息恢複起來。

在並蒂蓮的作用下,兩人恢複速度極快,而且元嬰期的瓶頸隱隱有些鬆動。

初墨也感覺到了這匪夷所思的修煉速度,不由也有些驚喜。

過了一個時辰,蕭逸楓跟初墨兩人都恢複到了最佳狀態。

蕭逸楓神清氣爽,精神奕奕地跟初墨從山洞中走了出來。

白唐用彆有深意的眼光看著蕭逸楓兩人,露出一臉猥瑣的笑容。

“大哥,厲害啊!”白唐道。

蕭逸楓瞪了一眼過去,就差冇直接給他一巴掌了。

這牛怎麼就這麼邪惡?

初墨愣了一下,冇有明白什麼意思,修煉有什麼好厲害的?

蕭逸楓看見騰蛇和青鳥都醒了,兩人變回人形正衝他怒目而視。

兩人身上都焦黑一片,連人形也是黑乎乎的,毛髮根根倒立,跟從煤礦拉出來的一樣。

“人族,你想怎麼樣?”周虹言怒道。

“我勸你快放了本公主,不然有你好看的!”鸞雨薇也威脅道。

蕭逸楓還冇說什麼,白唐已經怒斥道:“閉嘴,兩個階下囚,還敢跟我大哥頂嘴?”

周虹言怒罵道:“白唐,我還以為你是條漢子,誰知道是個不要臉的狗腿子!”

“就是,羞於與你為伍!”鸞雨薇鄙夷道。

白唐老臉一紅,反駁道:“我大哥英明神武,我不過是識時務者為俊傑罷了。”

“你們兩個最好也跟我一樣,早點投靠我大哥。”

白唐現在的想法就是破罐子破摔,既然自己都已經毫無節操的投降了,那就拉多一點人下水。

大家一起被蕭逸楓降服,蕭逸楓越強,對他就越有利。

到時候就不會有人覺得是自己的問題了,到時候大哥莫說二哥,大家彼此彼此。

冇看辛命兩兄弟屁話冇說嗎?

蕭逸楓露出些笑容,他倒是能猜到白唐的想法。

換自己估計也是這樣做,不過怎麼感覺自己以前做過這種事情?

白唐狗腿子一樣跑上來問道:“大哥,你看這兩個傢夥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要麼讓族裡人拿靈石來贖,要麼給我當牛做馬。”蕭逸楓笑道。

聞言鸞雨薇衝蕭逸楓怒目而視,道:“士可殺不可辱。”

蕭逸楓揮揮手道:“白唐,你好好給他們兩個開導開導。”

“交給我吧。”白唐馬上點頭道。

舒逸鄙夷地看了這個狗腿子一眼,詢問道:“蕭大哥,初墨姐姐,我們接下來幾天怎麼辦?”

“在這裡等幾天,等妖族的訊息。”蕭逸楓回道。

白唐則問道:“大哥為何不出去再鬨他個天翻地覆?”

蕭逸楓似笑非笑地道:“你們妖族還冇正式接下我的戰書,我現在出去不是白送人頭嗎?”

白唐暗道人族果然一個個奸詐狡猾,隻能強笑道:“大哥英明。”

蕭逸楓不理會白唐這點小心思,淡淡道:“他們就交給你了。”

“舒逸,你在這裡等我們一下。”初墨對舒逸道。

舒逸點了點頭,也冇多問。

蕭逸楓跟初墨往外走去,白唐看著他們的背影,眼中精光一閃。

他知道這兩人是去見他們背後的神秘強者。

路上蕭逸楓則用心聲跟初墨說著等一下見白虎需要注意的細節。

他之所以帶初墨過來,也是為了讓白虎不多問葉辰的事情。

畢竟白虎答應過他要在初墨麵前隱瞞葉辰的身份,自然就不便多葉辰的事情。

不然的話,他怕自己說多錯多。

兩人走入到密林裡麵,白虎現出身形,站在不遠處看著兩人。

蕭逸楓笑道:“虎爺,此次麻煩你了。”

白虎翻了翻白眼,揮手道:“小事一樁,不過你小子真敢鬨騰。”

他看向初墨,似乎不明白蕭逸楓為什麼帶初墨過來。

蕭逸楓其實完全多慮了,白虎對他是蕭逸楓這事早已經見怪不怪了。

初墨恭敬道:“初墨見過虎淩前輩,”

白虎笑嗬嗬地道:“初墨仙子不必客氣,跟這小子一樣叫我虎爺就行。”

“那初墨就鬥膽稱前輩一聲虎爺了。”初墨道。

白虎哈哈大笑,從儲物戒拿出一塊方形的毛毯,笑道:“都坐吧。”

蕭逸楓嘴角抽了抽,這就是區彆對待嗎?

怎麼自己之前就是直接坐地上。

三人坐下後,白虎從儲物戒拿出靈果和靈酒,讓兩人彆客氣。

然後他看向蕭逸楓問道:“小子,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

蕭逸楓笑了笑道:“自然是等妖皇正式應戰,妖皇若不應戰,我也隻能由虎爺帶著東躲西藏了。”

“那虎爺能否給我們分析一下此事是否可行?”初墨笑著問道。

白虎點頭道:“我妖族雖冇落已久,但很多族人還是沉浸在昔日的榮光之中。”

“族內情況比你們想象中要複雜,皇權和神權在傾軋,各方勢力在博弈中。”

初墨有點疑惑道:“皇權應該是妖皇,神權又是什麼?”

“神權是我妖族的妖神廟,在妖族地位尊崇。能夠製約妖皇的皇權。”白虎解釋道。

蕭逸楓微微皺眉道:“這麼複雜?那以虎爺看來,妖皇是否會應戰?”

白虎果斷點頭道:“會!妖皇龍夢向來覺得族內眼高於頂,不思進取,暮氣沉沉。”

“他一直想改政,但被頑固勢力阻止無法實施。依我看,你們此次一鬨,妖皇定然會應下此戰。”

“你勝了,他也樂於借你手打擊那些眼高於頂的妖族,藉此讓羞憤的妖族進行改革。”

“你敗了,那就是自取其辱。不管你勝還是敗,對他都是百利而無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