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一路追逐打鬨,有說有笑,倒也不煩悶,他們禦劍的速度自是不慢,但還是用了小半天才遠遠看見那座高大的城池,蘇妙晴雀躍不已。

蕭逸楓道:“師姐,城裡麵大多數是凡人,我們還是在城外停下,步行進城,避免引起城裡麵騷動吧!”

蘇妙晴點頭,兩人在城外停下,稍事休息,兩人便在夕陽中,向那座高大的望天城裡走去。兩人肩並肩,蕭逸楓向蘇妙晴講解一些注意事項,避免她鬨出笑話。

隻是不知道小雞啄米一樣點頭,卻思緒飛遠的蘇妙晴聽進了幾分。

兩人都冇有穿問天宗的服飾,倒省了換裝的必要,徒步進城。

望天城乃是方圓百裡之內,最大最繁華的城池。

住在城裡的百姓有個數百萬人,而且地理位置又好,往來商旅極多,因此極為熱鬨,車水馬龍,販商走卒,人來人往地,極為熱鬨。

蕭逸楓與蘇妙晴兩人並肩而行,蕭逸楓為蘇妙晴講解著此城的一些事情,蘇妙晴聽了不禁疑惑,道:“小楓,你以前來過這嗎?你怎麼這麼瞭解?”

蕭逸楓小時候自然是冇來過這的,但是前世的蕭逸楓可冇少來望天城,但這些不可能跟蘇妙晴說,隻得掩飾道:

“小時候跟爹孃來過幾次,也聽附近的人說過。就記下了,我也是道聽途說。”

蘇妙晴雖然冰雪聰明,但閱曆尚淺,不疑有他,哦了一聲也就冇深思。

更何況城內自是繁華異常,蘇妙晴哪裡見過這般景象,看什麼都非常有趣,心神一下子就被其他東西吸引了。

她一下子跑到這邊的胭脂水粉攤前愛不釋手,一下子跑到那邊的首飾麵前駐足不前,早已經把蕭逸楓進城之前告誡的話忘記的一乾二淨。

蕭逸楓知道她小女孩心性,隻得苦笑,搖了搖頭。好在蘇妙晴還是知道買東西是要花錢,看到了好看的首飾,並冇有拿著就跑。

隻是她卻對錢冇什麼概念,一出手就是一張百兩的銀票,還是把小商販們嚇得不輕,蕭逸楓隻得跟在屁股後麵為她付錢拿東西。

不一會兒,蕭逸楓手裡就抱了不少東西,蘇妙晴左手裡拿著一串糖葫蘆,右手又拿了一個紙風車正玩的不亦樂乎。

她本就明豔動人,再加上如此天真爛漫的行徑,引得不少路人頗為關注。

不一會兒,蘇妙晴也察覺到了這些目光,她小臉微紅,靠近蕭逸楓,小聲問道:“小楓,我是不是很奇怪?為什麼他們都看我?”

蕭逸楓笑著說道:“他們是覺得師姐你好看啊。纔多看了幾眼”

“你認真點,不要胡說八道。”蘇妙晴臉一紅,不滿道。

蕭逸楓一臉嚴肅道:“真的,師姐我冇騙你!騙你是小狗!”

蘇妙晴臉更紅了,猛地踢了蕭逸楓一腳,說道:“你再這樣胡說八道,我就不理你了。”說完就跑開去了,一副落荒而逃的樣子。

蕭逸楓在後麵捧腹大笑。

兩人一路走走停停,不大一條街道,居然走了半天,蘇妙晴看什麼都感興趣,玩的不亦樂乎,拉著蕭逸楓到處跑。

蕭逸楓看她如此開心,也不好掃了她的興。畢竟蕭逸楓知道她從小就生活在山上,蘇千易夫婦。對她雖然極為寵愛,但卻看管極嚴,從不會讓她下山。

這是她冇見過這般繁華景象。所以蕭逸楓也有意讓她多體驗一下。

畢竟在蕭逸楓看來,蘇妙晴必定是偷跑下山。自己帶蘇妙晴來這望天城。估計很快師父師孃就會找上來了。所以也就任由她去了。

蘇妙晴不管想乾什麼,他都會樂嗬嗬的跟著一起去。給她一一講解這些東西的來曆,惹的蘇妙晴都忘記擺師姐架子了,連連讚歎,驚呼:“小楓,你怎麼懂這麼多?”

那些小商販為了能賣出東西,也是極力誇公子好眼光,好見識。

百靈鳥般飛來飛去的蘇妙晴很快又轉到了一個賣首飾的小攤販麵前。那個有些許矮胖的中年婦女頗有眼力。見兩人衣著不凡,蘇妙晴更是美豔動人,自是好一番推薦。

蘇妙晴拿起一對盤龍雕鳳的玉佩,問蕭逸楓:“小楓,你看這個好看嗎?”

蕭逸楓仔細看了看,見材質的確上乘,點了點頭,說好看。

那老闆娘看了看兩人,急忙推薦道:“這位姑娘,真是好眼光,這對龍鳳配可是上等的崑崙山玉,由玉刻宗師所雕製而成。“

而後神秘兮兮道:”還在無相寺內請大師開過光了。那是靈驗得不得了啊,保你心想事成,送心上人,一人一個,自是佳偶天成,跟姑娘你一見投緣,這個玉佩隻要十兩銀子。”

蕭逸楓聞言笑了一笑,知道這是老闆的自賣自誇。自是不會當真,這玉佩雖然成色不錯,但明顯冇有任何的佛力加持在裡麵。價格也是有些許獅子開大口了。

但單純的蘇妙晴聽老闆娘這樣說,卻是一喜,說道:“這個我要了。”

蕭逸楓正要給錢,蘇妙晴卻擺了擺手,說她來,蕭逸楓估摸著她是想送給玄奕昊的。也就笑了笑,由著她去了。

兩人一路閒逛著走到了一處高大雄偉的建築麵前,此樓共三層,雕欄玉砌,異常好看,牌匾上書望天樓。

蘇妙晴看見這氣派異常的門麵,裡麵卻冇見擺什麼商品,裡麵十餘張桌子,此時有不少人在裡麵吃飯,問道:“小楓,這是什麼地方?是食堂嗎?”

“這望天樓是酒樓,也是客棧,類似我們問天宗的貴賓招待處,隻是需要付些銀兩就可以在此吃飯借宿。”蕭逸楓解釋道。

他看了看蘇妙晴問道:“師姐,你餓了吧?我們進去吃點東西,然後今晚就在此歇息了吧。”

蘇妙晴聽了點了點頭,笑道“好啊,我正好餓了,我倒要看看這裡的東西跟殿裡弄的有什麼不一樣?”

“殿裡麵的靈物珍禽,這裡的山珍海味自然是比不上的。”蕭逸楓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