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均明久攻不下,心中煩躁,低吼一聲:“狂獅裂變!”

他手中方天畫戟旋轉不停,十個法陣在蕭逸楓四周張開,一隻隻獅子從中躍出。

無窮無儘一般的獅子向蕭逸楓撲來,前赴後繼,每一隻都有金丹左右實力。

所謂蟻多咬死象,他明顯是想用獅海戰術將蕭逸楓拖垮。

蕭逸楓依然不懼,直接高舉長劍,冷聲道:“九重風謠!”

天地間狂風呼嘯,盤踞在他周身,將一隻隻的獅子捲入其內,瞬間撕裂。

此刻他以元嬰期使用這術法,已經不再像當初那般吃力,威力更勝一籌。

當狂風能量聚集得足夠多,辛均明身不由己被拉向蕭逸楓。

他怒吼一聲,斬出一道道戟芒飛向蕭逸楓,將狂風撕裂,趁機逃離。

蕭逸楓見無法將他襲來,毫不猶豫將九重風瑤炸開,一道道狂風將那些陣盤都撕裂。

連遠處的初墨二人也不得不避其鋒芒,避讓開去。

不過初墨兩人身邊陣仗也不小,一道道風刃與冰刃不斷碰撞。

那處飛雪冰屑滿天,如同進入了寒冬一般。

認真起來的初墨絲毫不比蕭逸楓弱多少,駕馭三條巨大的冰龍追著鸞紅纓絞殺。

辛均明看了初墨那邊一眼,冷聲道:“冇想到你還有幾分實力,怪不得能擒下那倆廢物。不過可惜你遇上了我!”

“廢話等你輸了的時候再慢慢說!”蕭逸楓冷笑一聲。

“攝魄邪眸!”辛均明突然冷喝一聲道。

他黃金般的眼眸一亮,一雙巨大的眼眸出現在他身後緩緩睜開,裡麵光滑流轉。

周圍的妖族紛紛避讓開去,不敢直視。

“不好,快閉眼!”

“我的神魂怎麼被撼動了!”

“是辛均明的天賦神通,據說勾魂奪魄,連合體期的神魂都能撼動!”

獅族的一個長老笑道:“這人族的小子死定了,能讓我族的均明用出這種神通,他也可以自傲了!”

跟那眼眸對視的蕭逸楓隻覺得天旋地轉,明白對方這是神魂攻擊,他不由愣著原地。

“太好了,這小子中了辛均明的天賦神通,他死定了!”辛命興奮道。

辛浩也長舒一口氣,蕭逸楓被束縛住神魂,自然無法用奴仆血契對他們做什麼。

雖然被辛均明罵是廢物,但能脫身就好,要求也不高。

“哼,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我妖族也是他能橫行霸道的?活該!”

“你胡說,蕭大哥不會輸的!”舒逸大聲斥責道。

“嘿,半妖的小雜種,我等一下就把你撕碎了。”辛命殘忍笑道。

白唐則在盤算著等一下怎麼逃命了,唉,這小子還是太托大了。

辛均明倒提方天畫戟,踏在虛空中向蕭逸楓緩緩走來,風采過人,讓不少女妖眼冒金光。

他走到蕭逸楓麵前,冷笑道:“人族的小子,妖族能收拾你的人大有人在,跟我回去當人奴吧。”

“哦,可能吧,但你明顯不是!”

一直一動不動的蕭逸楓突然一劍斬出,斬在他胸膛之上,幸好他躲閃及時,不然就一刀兩斷了。

“怎麼可能!你怎麼一點神魂動盪都冇!”辛均明倒飛回去,難以置通道。

蕭逸楓的確一點事都冇,那神魂攻擊直接衝入他識海之中撞在天道封印之上,一點波浪都冇鬨出來。

開玩笑,天道封印又豈是辛均明這種級彆的神魂攻擊能撼動的,他無疑是蚍蜉撼樹。

蕭逸楓趁他病要他命,萬劍訣用出,數股劍氣洪流在辛均明身上沖刷而過。

辛均明現出真身咆哮一聲,將不少劍光震飛,現出原身,在身前撐起防護法罩。

巨獅身上一道道光束四射而出,如同烈日一般不可直視,將劍氣洪流都沖刷掉。

等亮光散去,隻見那隻獅子被割得鮮血淋漓,不少的黃金血液流淌而下。

而蕭逸楓持劍於身前,嘴裡唸唸有詞。

他身後一個巨大的陣法流轉,一股股玄而又玄的氣息四溢而開。

辛均明咆哮道:“人族,你找死!法相天地!”

巨獅身外出現了一個虛幻的影子,整個變得八丈來高,張開血盆大口向蕭逸楓咬來。

蕭逸楓怡然不懼,輕喝道:“無涯天劍!去!”

他身後的法陣伸出一把近十丈的巨大長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插在巨獅身上。

巨獅被長劍帶著往地上群山落去,重重插入山體內,激起一陣陣巨大的灰塵。

等煙塵散去,那不可一世的辛均明已經被一把透明的長劍插在地上動彈不得。

一股股金色的鮮血從他身上流淌開去,將周圍土地都染成金黃。

他竟落敗得比辛浩辛命兩兄弟還要快,驚掉了一地的下巴。

蕭逸楓伸手一吸,將他從地麵吸起來,掐住了他脖子。

他束縛住辛均明的修為,冷笑道:“這就是第六天驕?提鞋都不配的傢夥。”

“怎麼可能,辛均明怎麼可能敗得這麼快!”

“不可能!我獅族的天驕怎麼可能會敗,一定是他用了詭計!”獅族的人難以接受。

而另一邊初墨答應過蕭逸楓會速戰速決,因此也冇有吝嗇靈力。

由於鸞紅纓速度實在太快,她凝聚出數座冰山砸落,也冇傷到鸞紅纓。

就在鸞紅纓打算一鼓作氣將初墨拿下的時候,初墨身形突然一化為多,分作十來個。

真真假假的初墨冇入四周的飛雪中,不時飛出兩三個,神出鬼冇地與鸞紅纓交手。

哪怕鸞紅纓斬殺了一個分身,又會有數個飛出,讓她疲於應付。

等她好不容易把分身儘數斬滅,抬頭一看,初墨站在高空中。

天上一個百丈大小的陣圖覆蓋周圍,一道道寒冰劍呈現周天星鬥排布,慢慢旋轉。

“冰雨落!”初墨輕聲道。

滿天的冰劍逐一落下,鸞紅纓被迫變回真身,一頭跟鸞雨薇有些相似的青鳥,在冰劍中穿行。

但她速度再快也架不住這滿天的劍光,她飛出一道道劍羽迎接而上,但寡不敵眾。

隻能苦苦支撐,不一會兒就被冰劍給紮的血肉模糊,哀鳴一聲跌落在地上。

為了減少攻擊承受的攻擊,隻能換回人形,手中長槍揮舞不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