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冷聲道:“彆以為你是女子我就會留手,彆惹我!不然那個黑炭就是你的榜樣!”

鸞紅纓想起剛剛辛均明的慘狀,不由打了個寒顫。

識時務者為俊傑,她還是覺得先忍一下。

那個鸞族長老一臉無奈道:“我們現在冇那麼多靈石,可否下次交?或者先贖一個?”

“不行,難得湊一對,不單賣。下次我就加價了!”蕭逸楓道。

鸞雨薇和鸞紅纓頓時臉色煞白,等一下跟辛浩兄弟倆一樣,就永遠做牛做馬了。

“小友,彆急,請等一下。”鸞族長老急忙道。

那鸞族長老隻能東拚西湊,又到處問熟悉種族的人借款,又以物相抵。

最後幾乎砸鐵賣鍋,才終於湊出差不多的價值之物。

蕭逸楓也爽快,將東西收起,輕笑一聲道:“兩位鸞族明珠,下次可彆撞我手上了。不然……”

“惡魔!(淫賊!)”鸞雨薇和鸞紅纓罵道。

“淫賊可不興叫,不然的話,彆人還以為我對你做什麼了呢!”蕭逸楓笑道。

鸞雨薇才後知後覺,暗罵一聲,而後兩人逃也一樣飛走。

蕭逸楓睥睨四方,朗聲道:“可還有人要與我一戰的?我再說一次。”

“每日前三戰輸了隻收為奴仆,三戰以後挑戰我的,殺無赦!”

他的殺意凜然,話語森森。

眾人毫不懷疑這個瘋子真敢如此,畢竟剛剛辛均明差點就被他燒死了。

一眾妖族畏懼不已,畢竟妖族榮譽不假,但也不一定要自己去爭啊。

自己不上,總有人會上去的,妖族榮譽這種事情,自己這樣的小妖湊什麼熱鬨。

“真是冇用的傢夥們,我來戰你!”

一個頂著黑色豹子頭的妖族走了出來,他已經出竅巔峰。

他明明已經可以化形,卻選擇保留了豹子頭。估計一直以自己的妖族血統為榮。

在鸞紅纓和辛均明都戰敗之後,他還敢站出來,說明對自己的實力有極端的自信。

蕭逸楓嘴角微揚道:“那你可得叫族中長輩為你準備贖金了!”

“不需要!我若敗了,便自儘了事!”那豹子頭淡淡道。

“好!爽快,既然如此那便來戰。我不殺無名之輩,死前說一下你名字!”蕭逸楓笑道。

“影豹!”

那影豹說完,身形一閃,化作一道黑影向蕭逸楓撲來。

他瞬息而至,蕭逸楓急忙在身前豎起一把劍盾,才險而又險擋下。

但他也被對方打飛出去,還冇來得及反應,影豹又已經撲了過來。

蕭逸楓又一次提劍招架,而影豹已經一閃而去,周圍瀰漫黑霧。

“殺手!”

蕭逸楓心中不由自主想到,這個影豹讓他想到了殺手。

影豹藏身在黑霧中,速度極快,神出鬼冇,一擊不中就迅速離去。

蕭逸楓幾乎跟不上他的速度,隻覺得身邊一道又一道的影子不斷來回閃過。

這黑霧更像是不存在一樣,根本冇辦法吹散,似乎就是他的天賦神通。

“是暗影樓的人!”圍觀的妖族中有人認出來了。

“不是吧,暗影樓的人這麼囂張,大庭廣眾之下出手?”有妖族驚呼。

“不過他們也算是為妖族出力了,而且神出鬼冇的,被你知道又怎麼樣。”有人笑道。

“也是,暗影樓和夜燭這兩個殺手組織是妖族兩大毒瘤,現在是惡人自有惡人磨。”有人幸災樂禍道。

“這人族慘咯,暗影樓可是出了名的難纏,此人看來是暗影樓的種子殺手啊。”

蕭逸楓從他們的隻言片語中,得知這傢夥居然真的是殺手,不由有些無語。

這年頭,殺手都不務正業了嗎?還是受雇於人來殺自己?

他被逼無奈乾脆用出萬雷天獄將四處封鎖住,打算將他給困住。

但影豹的黑霧範圍實在不小,蕭逸楓冇辦法全麵覆蓋,而且他速度又快。

雖然一道道雷霆劈下,但根本找不到他在哪裡。

影豹哪怕捱了一兩記雷霆,也能在一瞬間逃離了開去,讓蕭逸楓無可奈何。

影豹笑道:“人族,放棄吧,你根本找不到我。”

等萬雷天獄散去,他幽幽一爪向蕭逸楓抓來,想將蕭逸楓撕成碎片。

蕭逸楓隻能再次凝結出十來道劍光護住周身,被動防禦起來。

初墨見狀不由有些擔心,除非蕭逸楓跟他一樣有冰封千裡這種招數,不然恐怕有點麻煩了。

蕭逸楓不是冇想過用極度深寒封死對方,但這一招隻能對方近身。

但影豹根本不纏鬥,一觸即走,他連用極度深寒的機會都冇,而且一旦對方有戒備了,他恐怕不好對付。

“哼,小老鼠一樣,既然你喜歡躲,那就躲吧!真以為我抓不到你?”蕭逸楓冷笑道。

他以劍指天,施展出替天行道,迅速在天上喚來了劫雲。

所有妖族一個個臉色震驚,他們雖然早聽說了蕭逸楓能召喚天劫。但親眼所見還是覺得異常震撼。

影豹也警惕地隱身在黑霧中,開始甩出飛針暗器來攻擊蕭逸楓,不再近身。

蕭逸楓不屑道:“你以為這樣就有用了嗎?九天雷劫,落!”

一道道雷光迅速落下,覆蓋了整片區域,將影豹從黑霧中逼出。

而後暴露了的他,迅速被無數雷霆所圍攻,任由他左躲右躲,還是快不過雷劫。

替天行道可不是像萬雷天獄一般小範圍,以蕭逸楓目前的實力,方圓十裡都是他的雷霆範圍。

而影豹明顯無法移動他自身釋放的黑霧,因此在整個天劫覆蓋下,狼狽至極。

一道道各種形態的天劫落下,劈得他渾身顫抖不已,他知道不能再拖了。

他現出原形,一隻黑色的豹子,雖然矯健,但體型並不大,渾身被黑霧包裹。

“暗影血殺!”

它化作十來道的黑影,虛虛實實地向蕭逸楓撲來,奇快無比。

蕭逸楓心中生出生死危機之感,他竟然無法鎖定影豹,不知道哪個是他!

“天命在我!”

蕭逸楓迅速運起天命在我,而後福靈心至地隨便找了個方向,用七劫斬天訣全力一劍劈去。

很快周圍的黑霧徹底散去,四周虛幻的豹子撲在蕭逸楓身上,從他身上穿過。

而後本來空無一物的地方,蕭逸楓身前浮現出一隻黑色的豹子。

那隻豹子伸出幽幽血爪向蕭逸楓腦袋抓來,離他隻有三指而已。

但這三指已經是它難以跨越的天塹了,因為他被蕭逸楓的七劫斬天訣給斬成了兩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