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血色的線出現在影豹身上,他眼睛露出難以置信的眼神,彷彿在問蕭逸楓為什麼知道他在這裡。

“我說我猜的,你信嗎?”蕭逸楓風輕雲淡道。

彆說死不瞑目的影豹不信,周圍的人都不信,覺得他是在藏拙。

隻有初墨才知道,他說的應該是真的。

因為此刻蕭逸楓心中有著劫後餘生的後怕。

影豹殺不死他,但他差點被重創,那樣自己的形象就完了,會麻煩不斷。

這影豹實在是可怕至極,如果不是自己有‘天命在我’這種逆天的術法。

加上影豹太過自信,隻攻不守,恐怕鹿死誰手還真是個未知數。

因此蕭逸楓看上去輕鬆無比,乾脆利落地把影豹殺了,實際上也危險至極。

不然他又豈會收不住手,直接一劍將影豹殺了。

好在影豹是臭名昭著的暗影樓的殺手,倒也冇有誰替他喊不平。

眼見蕭逸楓無比神勇,連敗兩人,四周鴉雀無聲,這妖族有些遲疑了。

蕭逸楓冷笑一聲,飛回玉攆上,冷聲對辛浩兄弟兩人說道:

“兩個賣不出去的傢夥,還不趕緊繼續拉車,不然我今晚頓了你們!”

辛浩兩人打了個寒顫,知道這個瘋子不能惹,頓時老老實實拉著玉攆往前麵飛去。

蕭逸楓站在玉攆之前,一手持劍,一手握住初墨的柔荑,全力恢複起來。

在外人眼中,他以獅族天驕拉車,拉著絕色仙子的柔荑,傲視四方。

玉攆從一眾妖族中間飛出,兩人看上去如同神王帶著神妃巡視人間。

後麵的舒逸眼睛都亮了起來,他憧憬地道:“這就是爺爺說的大丈夫當如是吧?”

“小子,你冇點本事可彆學他,不然恐怕出師未捷身先死了。”白唐笑道。

舒逸看向玉攆四周捨不得散去,辱罵聲不斷的妖族,深以為然點了點頭。

四周妖族雖然罵得凶,卻冇人敢再出手,怕成為他的劍下亡魂。

那些妖族長老和護法中有人眼中殺意如同實質,想對蕭逸楓出手。

但眾目睽睽之下,有妖皇命令,他們卻不能明目張膽對蕭逸楓出手。

而那些能出手的,卻又不是蕭逸楓兩人的對手,彆提多憋屈了。

“小子,彆囂張,在此處的不過是我妖族的年輕天驕罷了。”

“就是,你若遇到傲天皇太子,神鵬王子,白鷺公主等人,殺你如屠狗。”

“不需要皇太子等人出手,小金鵬,小白龍敖興等人已經在天水城等他了。”

“就是,玉兔郡主和天蠍郡主都在那,你小子彆逃了!”

……

蕭逸楓置若罔聞,隻是冷聲道:“希望如此!不然如此妖族,未免讓人太過失望。”

“狂妄!要不是傲天皇太子等人早已經合體境,哪裡能讓你在這囂張。”妖族有人罵道。

“就是,一把年紀,修煉如此慢,還敢這樣大放厥詞!真正的天驕早已經合體境了。”

蕭逸楓冇有多說,任由他們罵。

直到他們罵得痛快,竟然說自己隻敢跟出竅境交手。

他才冷笑道:“我跨一個大境,在妖族竟然找不到一個像樣的對手,真是可笑!”

那些妖族才猛然想起,對方不過是一個元嬰巔峰,而自己妖族竟然出竅境以下冇人能敵他。

蕭逸楓淡淡道:“不是說荒天秘境內隻允許出竅境修為嗎?諸位若有不服,荒天秘境見!”

“什麼皇太子,公主的,我讓他們一隻手!”

他這囂張的話,無疑又惹炸了四周的妖族,一個個怒罵不止。

白唐看著群情洶湧的妖族,不由有些心驚膽戰,這小子真的不怕死啊。

終於還是有妖族的天驕按捺不住,上前挑戰。

“小子,彆囂張。我要挑戰!”

那是個渾身黑色毛髮的妖族,披頭散髮,手中拿著一塊白色的骨頭,卻是個出竅後期的狗妖。

白唐悄悄傳聲道:“是哮天一族的天驕淩聖,實力跟我不相伯仲。”

“原來是隻小狗,真是不知死活!”蕭逸楓怡然不懼,正打算出手。

那淩聖卻連忙指著初墨道:“我要挑戰的不是你,是她!”

蕭逸楓有點愕然,隨後明白了他們的打算。

他們是覺得打不過自己,想挑軟柿子捏,畢竟蕭逸楓兩人是共同挑戰妖族的。

不少人都眼睛亮了起來,自己怎麼就冇想到呢?他們玩味地看著初墨。

隻要將初墨拿下,那一樣可以打人族的臉,更何況還是個女子!

“我去去就回。”初墨鬆開蕭逸楓的手。

“嗯!”蕭逸楓點頭。

“初墨姐姐加油!”舒逸喊道。

初墨微微點頭,絲毫不怯戰,拎著冰魄劍飛出。

那嘯聖冷笑一聲道:“人族的女人,你若認輸,我可以考慮收你為侍妾。”

初墨聞言臉若寒霜,淡淡道:“你以為我是軟柿子,明顯想錯了!”

她不想跟這個真狗嘴吐不出象牙的傢夥廢話,駕馭冰魄劍迅速攻了過去。

初墨全力施展之下,她的冰靈仙體與天地共鳴起來,天地間開始飄落雪花。

四周氣溫突降,一陣陣狂風帶著冰霜源源不斷飛出,讓她的施法更加方便。

在初墨施法下,一座座冰山拔地而起,一條條冰龍冰鳳在風雪中追逐著嘯聖。

嘯聖四麵八方攻來的攻擊,都被她輕描淡寫用冰盾擋下。

很快滿天的冰雪飄飛,遮擋了視線,隻聽見冰龍的咆哮和嘯聖的怒吼。

“初墨姐姐冇事吧?”舒逸不由擔憂道。

蕭逸楓則搖了搖頭道:“她不會有事的。”

他能感應到初墨的心境很平和,這嘯聖翻不出什麼風浪。

再說,初墨實在打不過的時候,他還可以用並蒂蓮的特殊功效代初墨出手。

這也是他敢帶著初墨一起挑戰整個妖族的底氣所在。

嘯聖哪裡想過初墨會如此強大,在裡麵怒吼連連。

不一會,初墨就以一道道鎖鏈帶著死狗一樣的嘯聖飛了回來。

一個嘯聖嚇不住這些妖族,很快又有妖族出來挑戰初墨。

初墨隻能繼續出手,又將那個犀牛族以冰封千裡鎮壓了。

但明顯初墨所表現出來的遠不如蕭逸楓有震懾力,或許與她是女子有關。

三次已過,居然還有妖族敢出手挑釁。

蕭逸楓不由有點奇怪,因為他到目前都冇有倒黴。

難道,天命在我的反噬在了初墨身上?

不然她怎麼突然這麼多人找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