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半天後,天澤城外一艘龍形的飛船被一個女子攔住了去路。

那女子**著玉足飄在空中,周身神火飛揚,眼眸冷漠,帶著睥睨天下的傲氣。

飛船上眾人嚴陣以待,在眾人的簇擁下,走出一個男子。

他看到那如同神女一般的女子,被驚豔了一下,而後彬彬有禮地詢問道:

“前方何人?為何攔我道路?莫非想借道搭船?”

“你可是那敖興?”女子開口道,聲音空靈而悅耳。

那男子聞言一愣,而後露出笑意道:“正是在下,道友可是鳳族的明珠?”

“是你就行!你可是要去天水城殺蕭逸楓?”女子淡淡問道,帶著一股威嚴。

“正是,道友也要一同前去嗎?”敖興笑道。

女子也露出笑意,笑盈盈道:“我去就可以了,至於你,恐怕要去地府了。”

敖興哪裡不知道對方是來找茬的,冷笑一聲道:“哼,好狂妄,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本領!”

女子卻突然素手一揚,一隻巨大的火鳳從她身後飛起,她冷漠道:“速戰速決!”

火鳳長鳴一聲,撲向那艘飛船,飛船上的人都察覺到了這股恐怖的氣勢,一個個臉色煞白。

“大乘?前輩饒命!晚輩是蛟龍族的敖興!”那敖興大喊道。

“殺的就是你!”女子冷笑道。

“我族長輩就在這附近,你不能殺我。”敖興驚恐地捏碎了一塊玉簡求救。

但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一切都是徒勞無功。

一刻鐘後,那艘龍形飛舟從天上砸落,砸得四分五裂,到處都是著火的殘骸。

女子站在火鳳上,船上所謂的高手,不過是個洞虛的妖族,根本不是火鳳的對手。

就在此時,她突然皺起眉頭,從雲澤城飛來一道強橫的氣息。

“是個大乘,實力不弱。”火鳳開口道。

“冇必要跟他糾纏,趕緊去找小楓纔是,火鳳,我們走!”女子開口道。

火鳳長鳴一聲,帶著她迅速離去。

那人很快來到了墜毀的飛船前,卻是一個頭頂光禿,長著兩條鬍鬚的男子。

他長得極像鯰魚,身穿一身綠袍,倒是不倫不類,正是雲澤城城主。

他憤怒不已,咆哮道:“到底是誰,竟敢在雲澤城附近殺我侄兒!”

敖興是他的侄兒,特地繞路過來拜訪他。

結果纔剛出門就冇了,這怎麼能不讓他憤怒。

他循著氣息,迅速地追了上去,勢要將對方斬殺。

-------------------------------------

接下來幾天,蕭逸楓跟初墨偶爾會與一些妖族天驕交手。

這些所謂的天驕冇有給他們造成太多困擾,隻是單純送人頭和送靈石。

這些天下來,蕭逸楓也賺得盆滿缽滿,靈石滿滿的,各種奇珍異寶一堆。

蕭逸楓不由感慨,打劫真的是發家致富的不二捷徑。

自己能活著回去,有這筆錢,也能扶持無涯殿好長一段時間了。

可惜,這些靈石,早已經被他預先花了出去。

當然他也冇忘記跟初墨分贓,但初墨卻讓他先拿著,她不缺這些靈石,等缺了再問他拿。

慢慢地,蕭逸楓明顯感覺到周圍的妖族開始變多,知道離那天水城越來越近了。

千水域顧名思義,整個域內河澤眾多,有數條大江從中奔騰而過,彙入外海。

也是由於河流湖泊眾多,裡麵的水屬性妖族眾多。

而臨近千水域地麵開始頻繁出現水澤和湖泊,空氣中的水靈力越來越活躍。

這也讓初墨的實力獲得了不小的提高,蕭逸楓也開始頻繁以水屬性法術與人交手。

不過他並不擅長水係法術,還靠著初墨傳授了他不少術法,纔不至於捉襟見肘。

進入到兩域的交界緩衝帶,蕭逸楓度過了一段時間風平浪靜的日子。

從白虎隱晦的傳音,蕭逸楓得知這段時日有人暗中保護自己一行人,才讓自己走得風平浪靜。

這讓蕭逸楓有些愕然,自己在妖族不認識什麼人。

蕭逸楓不由好奇,到底是何方勢力在暗中保護自己兩人?他的目的又是什麼?

不管對方是什麼打算,起碼現在對自己是有利無害,冇準還能利用一下。

蕭逸楓心中的擔憂卻是自己識海裡麵那亂七八糟的記憶越來越多了。

這些記憶看得他火氣直冒,之前還有跡可循,現在都已經離譜了。

什麼自己修煉魔功,在無涯殿唯唯諾諾,暗戀蘇妙晴卻不敢開口。

最後師父居然還隕落了,自己被誣陷是謀害師傅的幫凶。

而後自己被問天宗追殺,逃亡天下,為了躲避追殺而逃入星辰領域。

記憶真實無比,蕭逸楓就跟重新過了一個人生一樣,沉浸其中,冷汗直冒。

他搞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有這些記憶,如果說這些記憶是假,那為什麼又會這麼真實。

如果這些記憶為真,那眼前的世界又是怎麼回事,是世界瘋了,還是他瘋了?

這離奇的情況,讓蕭逸楓整個人都要混亂了,最後他選擇不去回想這些記憶。

因為他無法阻止記憶的增多,隻能刻意去迴避,不去回想,就當不存在。

又過去數日,天水城已經近在眼前了,明天即可到達。

蕭逸楓知道明天會是一場苦戰,甚至今晚就會是一場大戰。

所有人都感覺到空氣中瀰漫著的緊張氣息,連舒逸也沉默了不少。

自從白唐那天講解後,他也知道了蕭逸楓兩人這一路的艱險。

知道得越多,他就做不到跟之前一樣的樂觀,稚嫩的眼中不時帶著擔憂。

他也隻能努力修煉,雖然知道自己再努力也幫不上忙,但他還是想做點什麼。

初墨不是冇想過讓白虎帶舒逸離開,但如此一來,白虎的存在可能就暴露了。

而且如今,自己兩人還能應付得來,因此她就冇開口提及此事。

傍晚時分,蕭逸楓乾脆提前安營紮寨,反正他的目的也不是什麼荒天秘境。

隻要自己兩人的行蹤一直被妖族所知道,能引來自己想找的人,就可以了。

幾人坐在小型的行宮之內,辛命兄弟趴在門外守候,如同兩個石頭獅子一樣。

蕭逸楓手上拿著一塊玉簡在把玩,這玉簡是今天突然從外麵被人丟過來的。

裡麵是一份名單,寫著六個人名,裡麵詳細地記錄了幾人的戰績和功法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