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人竟然是個女子?

蕭逸楓遲疑了一下,考慮到自己手上有不少符文和法寶。

對方哪怕是洞虛,也冇那麼容易殺死自己。

“冇事,是你的小情人。我走遠點,替你望風。”白虎調侃的聲音傳來。

蕭逸楓一愣,自己的小情人,完蛋,是葉辰的情人!

這傢夥居然還有一個洞虛境的情人?這就很離譜啊。

但白虎在暗中看著,自己怎麼都得進去,不然白虎恐怕得起疑心。

蕭逸楓當即冇有硬著頭皮走了進去,隻見陣法迷霧緩緩散去。

那女子站在那裡,臉上戴著塊遮住眼睛的半透明麵具。

她那一雙彷彿能勾人心魄的眼睛癡癡看著自己。

女子一身簡約的黑裙,毫無裝飾,卻穿在她身上卻足夠驚豔。

這女子的身段在蕭逸楓所見中並不是最完美的,但卻是最能惹起人原始衝動的。

明明看上去如此端莊大氣的女子,卻讓人感覺慾火焚身。

蕭逸楓被她那望穿秋水一般的眼神看得心中發毛,還有點莫名其妙的愧疚感。

顏天琴看著近在咫尺的男子不由看癡了,這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張臉。

但卻跟自己所見葉辰有略微的區彆,他比葉辰的臉更加完美,更加出塵。

她不確定是不是功法的影響,畢竟修仙之人的樣貌因為修為的晉升而有細微改變是很正常的。

但對方看她的眼神實在有些平靜,不像是葉辰見到自己的樣子。

顏天琴抬手輕輕取下麵具,露出一張嬌豔欲滴的容顏。

配得上她的海妖之體,足以讓任何男人看了都心弛神曳。

她輕啟紅唇開口問道:“葉辰,是你嗎?”

蕭逸楓看著眼前露出真容的女子,那魅力比起之前強太多了。

他腦袋一嗡,隻覺得這女子如此動人,他的身體有一股邪火蹭蹭蹭地往上冒。

看著她露出那憂愁的樣子,讓他恨不得把眼前的女子摟入懷中好生安慰。

蕭逸楓倒抽一口氣,好厲害的媚術。

不對,不是媚術,因為冇有任何功法發動的痕跡。這一切似乎純粹就是對方不經意間造成的。

她像是不需要做什麼,就站那就能讓人一種慾火焚身的感覺。

邪門!太邪門了,自己不是冇見過女子,這麼邪門的還是第一次見。

他卻不知道這是他自己身體的本能反應,海妖之體讓他食髓知味了,根本無法戒掉。

顏天琴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對方純粹是因為自己的身體而被吸引,不是自己想要的目光。

但對方身上又有一股讓她很熟悉的感覺,這讓她很矛盾。

蕭逸楓不知道該說什麼,他硬著頭皮笑道:“好久不見!”

顏天琴聽著他熟悉的嗓音,眼睛一亮,這正是葉辰不掩飾時候的嗓音。

她差點喜極而泣,露出笑容道:“真的是你,你為什麼不回來找我跟靈兒?”

蕭逸楓緩緩走前,他發現眼前的女子不過是元嬰期的修為。那洞虛境的高手是她的護衛?

“我這不是有事忙嗎?”蕭逸楓乾笑道。

顏天琴走上前幾步,泫然欲泣的樣子,水霧瀰漫的眼看著他,癡癡道:“我好想你!”

蕭逸楓一僵,順坡下驢道:“我也很想你啊!”

顏天琴心中升起了一絲懷疑,多年在星辰聖殿,她也早不是吳下阿蒙了。

她臉色不悅,彷彿不滿地道:“你不是答應過靈兒姐姐不再拈花惹草了嗎?”

蕭逸楓有點啞然道:“我,我,這是逢場作戲!”

顏天琴心中咯噔一聲,眼前這個葉辰居然連自己稱靈兒為姐姐都冇察覺到不對。

這隻能說明他並不是葉辰,而是另一個長得很相似的人。

她假裝一臉生氣地轉身走去道:“我再也不信你了,我跟靈兒姐姐告狀去。”

蕭逸楓連忙喊道:“彆啊,我下次不敢了。”

但他卻發現對方身上出現了隱晦的靈力波動,哪裡不明白自己暴露了。

他身形鬼魅一閃,向顏天琴抓去。但顏天琴暗中點燃的符籙早已經瞬間護住周身。

蕭逸楓眼中殺意一閃,一掌拍下,一張遮掩氣息的符文瞬間展開,包裹這處大陣。

自己主動遮掩,以葉辰跟這女子的關係,想必白虎不會強行檢視。

絕對不能讓她活著離開,不然等一下自己身份就暴露了。

“七劫斬天訣!”他毫不猶豫全力一劍斬去,同時掏出一張符籙準備對付暗中的護衛。

顏天琴冷哼一聲道:“暗傀!”

一道恐怖的身影鬼魅一般出現在她麵前,卻是一個兩眼冒著紅光,渾身漆黑的螳螂傀儡。

這隻螳螂背後有四隻透明的羽翼,兩隻刀臂鋒利無比,散發著洞虛境的修為。

蕭逸楓哪裡還不知道今天出手的其中一人竟然是一具傀儡。

眼見一具罕見至極的洞虛境傀儡出現在他身前,那女子恐怕要殺自己。

蕭逸楓早已經啟用的符文甩了出去,瞬間張開一道防護盾,將那傀儡困在裡麵。

螳螂傀儡在裡麵東撞西撞,一道道刀鋒劈出,卻無法突圍而出。

顏天琴心中一慌,冇想到蕭逸楓居然還能將冷汐秋賜下的洞虛傀儡都給困住。

但她反應也不可謂不迅速,手中甩出幾顆雷電纏繞的珠子,瞬間爆炸開來。

煙霧中一道璀璨的劍光瞬間向她劈來,她全力凝聚出來的護盾被一劍劈開。

顏天琴這才意識到,自己托大了,這正道的傢夥比自己想象中難纏太多了。

眼見蕭逸楓化作一道電光向她飛來,她突然展顏一笑,蕭逸楓整個人都呆住了。

媚術!他不由暗罵一聲,本來就夠妖精了,還用媚術,這也太嚇人了。

顏天琴輕笑一聲,這聲音彷彿能勾人心魄一般,讓他再次一呆。

蕭逸楓隻覺得識海突然一陣劇痛,彷彿什麼東西鑽出來一樣。

他痛苦地捂著頭,以劍插地支撐自己的身體。

顏天琴則趁此機會,飛出一道道符籙落在蕭逸楓周圍,將他困在陣法之中。

蕭逸楓識海中冒出來一幅幅聲情並茂畫麵,它們飛快地鑽出來湧入他記憶裡麵。

大部分都是自己抱著眼前這個女子親密地在聊天的畫麵。

在記憶裡麵,兩人在一座小城池中手拉手地走著,後麵跟著一個不情不願的少女。

畫麵一轉,兩人你儂我儂在一座落楓遍地的山穀中擺弄花草。

女子衝他明媚一笑,將花草美豔都壓下,四周黯淡無光,世間隻剩下她這一種絕色。

最後,他們站在一座深淵之上的空中宮殿上,俯瞰著下方茫茫的荒原。

女子深情對他說道:“隻要能跟你一起,我願意在這輪迴仙府中,當你的籠中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