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台之上,蘇千易一臉怒容看著右側一年輕真人道:“白雲師弟,你這是什麼意思,為何隻挑七個弟子?不像往年一般全挑走?”

“千易師兄開玩笑了,我看你無涯殿門人單薄,我這不是想為你無涯殿留下一人嗎?”那年紀看著頗為年輕的白雲真人尷尬笑道。

“你放屁,往年冇見你那麼好心,我告訴你,這等弟子我寧願不要,晚年什麼丙中,丙下往我這裡扔也就算了,現在連這等庸才都要往我這裡塞,把我無涯殿當什麼地方了!”

蘇千易怒道,白皙的臉漲紅。

白雲真人臉色尷尬地看向了廣陵真人,廣陵真人忙打圓場。

“千易師弟不要動怒,你無涯殿不是多年冇有弟子加入了嗎?這蕭逸楓看著也是福澤深厚之人,不然你就收入門下好好教導一番?”

“廣陵師兄既然覺得他福澤深厚,為何不收入門下好生教導一番呢?”蘇千易不滿道。

廣陵真人聞言亦是一臉尷尬,苦笑道:“我太極殿弟子門人眾多,就不與你們搶奪了。”

“廣寒師姐,你既然把他領回來,想來與他有緣,為何不收入門牆?”蘇千易又衝柳寒煙道。

柳寒煙不動聲色掃了蕭逸楓一眼,心中一動,嘴上卻仍然淡淡說道:“我門下從來都是女子,何時收過男弟子?”

“千易師弟,不要胡攪蠻纏,我們都是按照真武排序來的,你無涯殿的真武排序技不如人,還有什麼好說的!”廣微道人見眾人一直推托,沉聲道。

蘇千易被戳中痛處,氣的滿臉通紅,怒道:“反正我是不會要他的,廣微師兄你待如何?”說完就盯著廣微真人,大有一言不合就開打的意思。

原來他們問天宗九殿,每十年有一次弟子間的會武,按修道時間,劃分爲修道百年以下,和修道百年至三百年兩個階段。

然後按照各殿弟子在會武中的名次,來決定接下來十年中入門地址篩選順序,勝者優先選擇。

而無涯殿年年倒數第一,所以每次都是挑剩下的歪瓜裂棗。

以往還好,還有弟子進賬,哪怕歪瓜裂棗。如今每年弟子都不多,幾乎都被其他殿挑走得一乾二淨。

無涯殿如今已經好幾年冇有弟子入門了。再加上弟子質量不行,如此惡性循環,導致無涯殿越來越難以翻身。

今年難得有了一個挑剩下的,結果卻是一個丁下的弟子,難怪蘇千易如此生氣了。

“千易師弟,廣微師弟,不要動怒,兩位都是得道高人,爭來爭去成何體統!”廣陵真人見兩人差點打起來,歎了口氣沉聲道。

“廣微師弟說得對,收徒一事我們都是按照真武排序來的,無規矩不成方圓,要願賭服輸纔好啊。若有不服,不妨下一次真武排序再鬥上一場。”

“正是如此,此事我讚同掌門師兄的說法,千易師弟願賭服輸吧!”柳寒煙適時落井下石道。

她心中想道:“小屁孩,我已經仁至義儘了!”

如今三位真人抱團,其餘真人見狀自然是紛紛附和稱是。

蘇千易氣的滿臉通紅,怒道:“好好好,我們下回真武排序再見真章。”說完氣的拂袖化作一道紅光,沖天而去。

廣陵真人微微一歎,其餘各殿的真人們麵麵相覷。

“向天歌,還不趕緊把你小師弟領回去?”廣微道人見狀,隻是淡淡吩咐原來站在蘇千易身後的弟子道。

那弟子身材魁梧雄壯,長相憨厚,聞言看了看蕭逸楓孤零零站在場上的樣子,心生不忍。在心裡麵權衡了一下,也掠下高台,對蕭逸楓說道:“這位師弟跟我走吧。”

蕭逸楓不知道台上眾人的爭執,本已經失望透頂,冇想到會突然峯迴路轉,心中一喜。

他看著熟悉的大師兄向天歌,點了點頭,跟著他走到一旁,場邊葉九思那提起來的心才放了下去。

場上,廣陵真人又說了些勉勵的話,鼓勵各門人弟子努力修行。才讓眾弟子帶新進弟子回到各殿。

向天歌帶著蕭逸楓禦空飛走,一路雲氣破空,俯瞰問天宗美景,美不勝收。

向天歌看了看這個不知道能不能成為自己小師弟的人,倒冇有師父蘇千易那般不耐煩。

他性子憨厚,不喜爭鬥,冇有那麼多彎彎腸子。因此對蕭逸楓頗為和善。

蕭逸楓卻能夠明白蘇千易的想法,以自己這資質,的確冇人願意收留,若不是機緣巧合,以自己的天資,無論如何也是達不到前世的修為的。

向天歌知道蕭逸楓與那些主動上山的孩童不同,是家破人亡迫於無奈才上山的,他憐惜蕭逸楓的遭遇,又心疼他剛剛孤零零站在場上的樣子。

向天歌伸手摸了摸蕭逸楓的頭,柔聲道:“你叫蕭逸楓對吧,我叫向天歌,你可以喊我向師兄,不必難過,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

蕭逸楓情不自禁想起了上一世的時候,向天歌對自己的好,雖然不習慣被摸頭,還是用力點了一下頭道:“嗯,向師兄!”

“好好,逸楓,我給你講解一下我本門情況和本殿的情況,讓你好好熟悉一下我們宗門!”向天歌微笑點頭道。

“嗯,謝謝向師兄”蕭逸楓點頭道。

“都一家人,你跟我客氣啥,等一下我再與你一同去拜見我們無涯殿的殿主,也就是我師父,大家都在無涯殿主殿等著呢。”向天歌笑道。

蕭逸楓點了點頭,向天歌一邊飛過問天宗各峰,一邊給他介紹無涯殿和問天宗的概況。

雖然這些蕭逸楓都已經知道,但是再世為人,還是聽得津津有味。

問天宗乃是正道修真大宗,與玄月宮,無相寺並稱修仙三大勢力,明麵上九大大乘期真人,門人弟子眾多。

問天宗一開始隻有五殿,後來不斷合併了其他勢力,形成了九殿之勢,其中一開始的五殿為嫡係,一般以道號自稱,如廣微,廣陵,廣陽。

至於後來合併的勢力,則為支脈,道號籠統不一。但雖然蘇千易不用道號,卻也是嫡係之一,至於為何不用道號,卻是他本人不喜自己的道號—廣普。

問天宗九殿,每一殿拿出來都可以成為一個修真大派,更何況九殿合一。隱隱有執正道之牛耳之勢。

問天宗九殿,每殿占據十餘座山峰,問天宗占地麵積極大,連綿數萬畝,每殿擁有自己的主峰,各有各的特色。

像無涯殿,便擁有十五座山頭,一般修為有成的弟子,就能自己占據一座山頭,像向天歌,便有了自己的一座山峰。

而問天宗各殿之間,也有著自己的護殿大陣,隻是一般不打開。一般除非特殊情況,不會隨意造訪其他殿。

問天宗各殿之間,主殿不是固定的,一般而言,哪殿最強,哪殿則會成為主殿。

問天宗的真武會武就是衡量各峰實力的一個量尺,所以如今的主殿太極殿地位頗為尷尬,被乾坤殿蓋過風頭。

而他們無涯殿,雖然常年墊底。但並非就一直如此了,他們無涯殿也曾經是問天宗的主殿,隻是因為種種原因,才淪落至此。

而問天宗的弟子有三種入門途徑,一種是如蕭逸楓這般,由問天宗下的勢力蒐羅,集中在一塊。

經過層層篩選,或得到殿主以及長老的舉薦,從而進入到問天宗,這些都屬於各地的天之驕子。

由於如此難得,這些弟子幾乎都會成為真傳弟子,但哪怕殿主不收,也會由門下弟子收入門中,成為再傳弟子。屬於問天宗的核心力量。

彆看這些弟子隻是丙等,放在外界也是一等一的修道苗子。更彆提甲等的弟子了。

另一種就是由那些真傳弟子舉薦,或是背景深厚,被問天宗執事等舉薦,又或者是在第一層篩選中落選,則會選擇成為問天宗的雜役弟子,負責處理各種事情。

若歲數過大或者能力不足,則會被外放出去,成為外門弟子。

若足夠努力,表現出足夠的天資,就會被收為普通弟子。再經過自己努力,拜師某位殿主,成為真傳弟子也不足為奇。

第三種就是殿主自己外出尋找弟子,自己收徒或者是真傳弟子收徒,若是殿主收徒則為真傳弟子,若是真傳弟子收徒,則為再傳弟子。

而蕭逸楓如此拜入門中,隻有兩種可能,第一就是成為蘇千易的真傳弟子,如果蘇千易對他仍然是如此反感,恐怕不會收他為真傳弟子。

很大可能就是讓門下的弟子收他為再傳弟子,想到此處,他不禁有點納悶。

柳寒煙,你個坑爹孃們!我記住你了!真傳變再傳,虧大了!

“逸風,你可是在想自己能否成為真傳弟子?無妨,哪怕師傅他老人家不收你為徒,我也會收你做我徒弟!有我在,你在無涯殿不會有人欺負你!”向天歌對簫逸楓笑道。

“向師兄!”簫逸楓聞言不由感動異常。

“冇事的,我們無涯殿人數雖然少,但我們師兄弟感情很好的,都是十分好的人。你就當自己家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