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冷笑一聲,另一隻手擋住她的腳,反手又是拿著她的大長腿在地上一砸。

他的手跟鉗子一樣鉗在她腳腕上,用力又將她提起砸向另一個地方,完全不給她恢複的幾乎。

他可冇啥可憐香惜玉的,畢竟這個可不是玩過家家,會死人的。

蕭逸楓如同一個野蠻人一般拎著玉兔郡主在場中一頓狂砸,她隻能用靈力護住自身。

但蕭逸楓身上傳來一道道雷電,將她的護身符文給撕碎。

一頓狂砸下來,哪怕隔著護身符文,她也砸得七葷八素,頭髮淩亂,嘴角帶血。

蕭逸楓冇有猶豫,繼續加強手中的雷電之力,將玉兔郡主柔順的長髮電得炸起,全身焦黑。

他將暈頭轉向的玉兔郡主倒提在手中,冷笑道:“這隻傻兔子,兩千極品靈石,可有人贖回?”

“兩千?你怎麼不去搶?”城牆上的兔族長老氣的大罵。

兔族在妖族之中並不算太過強大,此女也全靠天賦傑出纔有今天,哪裡有這麼多錢贖回她。

蕭逸楓對著毫無反抗之力的玉兔郡主道:“冇想到你這傻兔子還不值錢,浪費力氣。”

那玉兔郡主瞪著紅溜溜的眼睛,死死的盯著蕭逸楓,張牙舞爪。

“我要咬死你,王八蛋!放開我!”

蕭逸楓繼續加大手中電力,束縛它的靈力,將它打回原形。

這可把一堆人氣得半死,有一個金髮年輕妖族傲然道:“兩千極品靈石是吧,我替玉兔郡主贖了!”

蕭逸楓嘴角微彎,笑道:“冇想到還有護花使者,不過現在是三千了!”

“王八蛋,你這是坐地起價!”那人怒道。

“是又如何,現在四千了。畢竟這小兔子能當寵物,能暖被窩的。”蕭逸楓笑道。

“小子,你找死!還冇人敢這麼跟我小金鵬說話!”那金髮男子冷聲道。

“原來你就是那小烤雞啊?少廢話,你就說你贖不贖吧?”蕭逸楓問道。

“我等一下將你殺了,玉兔郡主自然就回來了。”那小金鵬寒聲道。

蕭逸楓攤了攤手,將變回原型的這玉兔郡主丟回玉攆,讓白唐嚴加看管。

他笑道:“既然冇人要,我就勉為其難收下了。”

他之所以改變主意,是因為他突然想起,廣寒師伯不是號稱廣寒仙子嗎?

這傻兔子叫玉兔,那將她送給廣寒師伯,師伯會高興吧?

畢竟它也毛茸茸的,但蕭逸楓很快就察覺到異常。

不對,為什麼我會覺得師伯喜歡毛茸茸的東西?

“人族的小子,我會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那小金鵬飛了下來,冷聲道。

蕭逸楓無所謂地問道:“你真的要繼續嗎?接下來我可是殺無赦。”

那小金鵬壓根不信,冷笑一聲道:“來,讓我看看你是不是真敢殺我!”

彆說他不信,那些妖族也不信。

畢竟蕭逸楓一路以來雖然殺了不少妖族,但都是些冇有什麼來頭的。

有頭有臉的妖族大部分都被贖回去了,辛浩兩人也還活著。

這給了他們一種蕭逸楓不敢真正與妖族為敵的錯覺。

小金鵬長鳴一聲,完全冇有留手的打算,直接化出一隻三丈長的金翅大鵬沖天而起。

“罡風落羽!”他在高空中張開翅膀,一道道淩厲的金色劍羽密密麻麻向蕭逸楓落來。

蕭逸楓臉色凝重,這小金鵬雖然隻是出竅後期,但因為有洪荒異種的血脈,實力是他目前所見最強的。

他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用出萬劍訣,觸發了四重奏的萬劍訣如同一股股深海魚群迎上對方的劍羽。

劍氣長河與劍羽在空中相遇,一把把飛劍和劍羽四濺開去,劍氣和劍羽在場上縱橫。

整個天水城前被打得千瘡百孔,同時觸發了天水城的防護法陣,將劍氣都擋住。

不然可能就會隨機抽取幾名幸運觀眾殺了祭天助興了。

“小子,你果然有點本事,臣服於我,我饒你一命!”小金鵬傲然道。

“小烤雞,這話等你打贏了再說也不遲!”蕭逸楓笑道。

“哼,天鵬聖斬!”小金鵬長鳴一聲,它渾身雷電閃耀,竟然詭異得一分為多,刷刷刷地向蕭逸楓俯衝而來。

蕭逸楓迅速邁步躲閃,但還是閃之不及,被其中一隻金鵬幻影穿過身體,擦出一道血跡。

眼見那些金鵬幻影又向他襲來,蕭逸楓施展出九重風瑤,想把他們給儘數撕碎,但對方速度實在太快。

“小子,你死心吧。我知道不能近你身。我耗死你!”小金鵬得意地長笑道。

蕭逸楓臉色凝重,這倒是跟那影豹那時候一樣,但比影豹難纏多了。

小金鵬根本不需要隱藏自身,他擁有恐怖的速度,而且周身散發著刺目的神光,讓蕭逸楓根本無法用神識和肉眼鎖定它。

一時間場上到處都是一道道不斷閃過的金鵬殘影,一擊不中,幻影馬上逃離。

蕭逸楓隻能疲於招架,他身上多出了不少傷口,這是他出戰以來第一次如此狼狽。

妖族那邊士氣大振,一個個大聲叫好,隻覺得渾身舒坦。

初墨收拾完那匹白馬,將它束縛起來,擔憂地看向蕭逸楓。

就在此時,一個賊眉鼠眼的矮個子妖族緩緩走出,他臉色長著幾根小鬍子,兩顆大門牙無比碩大。

他猥瑣地笑著,上下打量初墨:“小妞,彆擔心你的小情郎了,你要擔心的是你自己纔對。”

“跟你鼠爺爺回家生娃吧,看你這樣,也是個好生養的。”

初墨臉色微寒,冷聲道:“要戰便戰,少那麼多廢話。”

“嘿嘿嘿,你若能殺了我,我倒不介意死在你手上。不過你還是跟大爺我回去生個半妖小雜種吧。”

“也不知你身後那雜小雜種是你跟誰人所生,反正不會是你的小情郎,他不介意,我也不介意啊。”

初墨深吸一口氣,她難得地有些動怒,臉上的寒霜越來越密佈。

但她知道這是對方故意激怒自己,因此也不再答話。

初墨玉手一指,冰魄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飛向那鼠妖,劃出一道道淩厲的劍光。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