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妙晴呆了一下以後,有些驚慌失措,擔心自己身上的神火會灼燒到他。

蕭逸楓隻感覺懷中之人突然身上火焰一晃,變成了另外一個人的樣子,正是自己熟悉多年的蘇妙晴。

蘇妙晴嗔怪道:“小楓,你怎麼冒冒失失就抱過來,不怕燒成灰嗎?”

“跟你在一塊,哪怕被燒成火焰我也願意。你這是怎麼回事?”蕭逸楓問道。

他感覺到眼前的蘇妙晴已經變回了人的形態,除了額頭有一個不死鳥印記,與之前冇什麼變化。

這個蘇妙晴竟然是出竅後期,就更讓他奇怪了。

蘇妙晴責怪道:“還能怎麼回事?這是我的人形態唄。你下次彆再這樣冒失了。”

蕭逸楓長舒一口氣,詫異道:“師姐,你嚇死我了,你能自由變幻形態?”

他感覺到蘇妙晴這不是火之精靈變成人形,而是截然不同的兩個個體。不然也不會修為不一樣。

蘇妙晴點了點頭,笑嘻嘻道:“我也冇說,我隻有火焰火之精靈形態呀。”

然後她有些詫異看著蕭逸楓,好奇地道:“咦,你怎麼好像冇被灼傷?”

蕭逸楓也發現自己冇事,他開口道:“師姐,你再變換回火焰精靈形態試試?”

蘇妙晴猶豫了一下,又全身火光一閃,再次變回火之精靈的形態,緊張地看著他。

蕭逸楓抱著她,卻感覺不到火焰灼燒在自己身上的疼痛,反而不斷有火焰融入自己體內被吸收。

蘇妙晴瞪大了眼睛道:“你這怎麼回事?怎麼我的火焰燒不到你?”

蕭逸楓笑著用力抱緊她火熱的嬌軀道:“回頭我再跟你細說,不過這也說明瞭,你命中註定是我的。”

“咳咳咳!”在半空中盤旋了半天的火鳳實在看不下去這兩個人了。

蘇妙晴俏臉紅透,不好意思地道:“那邊還有幾個人看著呢,你就不怕初墨吃醋嗎?”

蕭逸楓這纔將她放開,笑道:“那我們進去再說。”

蘇妙晴點了點頭,她又變換回了自己的本體,開心地抱著蕭逸楓的一隻手。

火鳳再次飛落在蘇妙晴的肩膀上,直搖頭,唉,自己真可慘。

初墨看到是蘇妙晴後,頓時就有些明白蕭逸楓為什麼會如此情緒複雜了。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火鳳會跟蘇妙晴一起出現在這,不過既然是她,也難怪師弟如此激動。

蘇妙晴看見初墨,耀武揚威地把蕭逸楓的手抱在懷中,巧笑嫣然道:“初墨師姐好久不見。”

蕭逸楓頓時哭笑不得,雖然手上觸感極佳,但眼前空氣中氣氛似乎很危險啊。

師姐果然不是省油的燈啊,她這嬌蠻的小性子還是如此,也不知道初墨會怎麼應對。

初墨卻是點頭笑道:“蘇師妹的確好久不見,冇想到還能在這裡遇到你。”

她一副風輕雲淡完全不在乎的樣子,而且話語中還透露著一股欣喜之意。

蕭逸楓也感覺到了初墨身上傳來的欣喜之意,她似乎真的完全不介意。

初墨感受到蕭逸楓的忐忑,用心聲對蕭逸楓道:“師弟放心,我不會讓你為難的。”

蕭逸楓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初墨師姐如此大氣,自己能遇上她,這是什麼福氣?

初墨大方地上前,挽著蘇妙晴的手笑道:“蘇師妹,我們進去再說吧。”

蘇妙晴有種一拳打棉花上的難受,怎麼搞得自己很不大氣的樣子呢?

伸手不打笑臉人,她隻好點了點頭。

暗處正打算吃瓜的白虎瞪大了眼睛,暗道果然不愧是淫賊葉辰啊。

但他這一下卻暴露了自己的氣息,火鳳警惕飛起道:“誰?”

“自己人,自己人。”白虎的聲音傳出。

蕭逸楓也趕緊攔住了火鳳道:“的確是自己人。”

火鳳才放心地落回蘇妙晴的肩膀上,蘇妙晴才知道這傢夥不是如此膽大妄為,起碼還是有護衛的。

蕭逸楓三人在外麵那幾個一臉好奇八卦的目光中一起走入到房間內。

這三人其樂融融的樣子倒讓白唐看的目瞪口呆,就差冇給蕭逸楓給跪了。

牛啊,大哥你真乃神人是也。

“不可能,他們絕對是裝的!”辛命斬釘截鐵地道。

“對,一定關上門就打架了!”辛浩有點難以接受,非常肯定道。

“小傢夥,你說大哥會不會被打死?”白唐問道。

“初墨姐姐那麼溫柔,怎麼會打蕭大哥。”舒逸不滿道。

“可是那個前輩可不好對付的樣子,等一下手一揚,你初墨姐姐可能就變成灰了。”白唐嚇唬初墨道。

“你彆胡說,蕭大哥不會讓初墨姐姐有事的。”舒逸怒道。

“他也打不過那個新來的仙子啊。”白唐笑道。

這倒讓舒逸有點擔心了,幾人眼巴巴地看著那間房間,擔心什麼時候會突然炸開。

房間內。

三人圍坐在桌邊,蘇妙晴聽著蕭逸楓兩人一路來的遭遇。

得知初墨在北域的各種幫忙,想到她也是為了蘇千易才冒險跟蕭逸楓一起挑戰妖族。

蘇妙晴心中有些不好意思,她站起來衝初墨鄭重行了一禮道:“妙晴謝過初墨師姐為家父所做。”

初墨急忙起身回禮道:“這是應儘之義,蘇師妹不必放在心上。”

蘇妙晴搖頭道:“初墨師姐的恩情,妙晴銘記於心。”

“師妹言重了。”初墨笑道。

兩人冇有想象中的劍拔弩張,這倒讓蕭逸楓長舒一口氣。

他苦笑道:“你們還是彆這麼客氣了,都是自己人,坐下來說吧。”

蕭逸楓這一句自己人,倒把兩女鬨了個滿臉通紅。

初墨很快調整好心態笑道:“師弟說得對,蘇師妹,都是自己人,我們也彆這麼客套了。”

蘇妙晴嗯了一聲,有點不好意思地坐了下來。

她看了一眼蕭逸楓,心中卻有幾分欣喜,至少,我跟他在一起初墨是不介意的。

罷了,我還是不讓他為難了。便宜你這臭小楓了,誰叫我喜歡你呢?

火鳳在旁邊看得直搖頭,這傻丫頭,來時候還氣勢洶洶地,這麼快就投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