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唐愣了一下,而後似笑非笑道:“原來你真的懂得挺多的,不過我知道為什麼大哥不想收你為徒了。”

“為什麼?”舒逸呆住了,詢問道。

白唐淡淡道:“你太極端了,太容易把人想得太壞了,鬥米恩升米仇。”

“你不適合他們,他們身上有俠氣和仙氣,而你冇有。”

舒逸愣住了,而後突然想起蕭逸楓關上房門時候的冷漠眼神,以及初墨關門時候失望的眼神。

他如墜冰窖,這一刻,他知道自己永遠不可能成為蕭逸楓兩人的徒弟了。

蘇妙晴在遠處看著這一切,她冇什麼波動,因為她對這個小孩也冇什麼好感。

等蕭逸楓回來以後,一行人浩浩蕩蕩飛向天水城外,繼續向萬妖域前進。

蕭逸楓等人在萬眾矚目之中往天水城外駛去,這次的陣仗與之前截然不同了。

兩隻魁梧的血獅拉車,舒逸坐在前麵拿著鞭子心不在焉,不知道想什麼。

天蠍和玉兔兩位郡主跟侍女一樣站在後麵,玉兔一副哭哭啼啼的樣子,讓不少妖族眼神古怪。

而白唐和豐馬神衛一左一右站在玉攆前的左右,兩人都高大威武,孔武有力,賣相甚佳。

而初墨和蘇妙晴則端坐在蕭逸楓的一左一右,吸引了絕大多數的目光。

妖族也發現了蕭逸楓旁邊多了一個絕色人族少女,不由猜測起蘇妙晴的身份來。

蕭逸楓等人自然不會去解釋這些,任由他們繼續猜測。

蘇妙晴收斂了自己周身的火焰,以人族之軀現身。

她姿容絕美,眉心有一熠熠生光的不死鳥印記,為她再添幾分神秘之色。

她此刻正百無聊賴吃著葡萄一樣的靈果,不時好奇看外麵去,顯得慵懶而高傲。

火鳳變作一隻漂亮至極的火紅小鳥落在她肩膀上,更讓她如同上界神女落凡塵一般。

她的美充滿了衝擊性,讓人一見難忘。

初墨則與她不一樣,飄逸出塵,淡泊而寧靜,彷彿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

她不像蘇妙晴一般充滿侵略性,看她久了,似乎心情也平靜下來。

兩女都是絕色佳人,氣質迥異,但各有千秋,都絕代傾城,哪怕審美不同,都為之驚歎。

而坐在她們中間的蕭逸楓,自然成了無數人豔羨的對象。

特彆是蘇妙晴還不時拿靈果餵給蕭逸楓,更讓一眾年輕妖族羨慕妒忌恨。

蘇妙晴這一親昵舉動,自然是故意做給初墨看的,想看看初墨會有什麼反應。

結果初墨還是風輕雲淡的樣子,讓她異常泄氣。

這傢夥,就不生氣,不在乎嗎?

遇到這樣一個情敵,還真是有力冇地方使。

看她垂頭喪氣又帶點煩躁的樣子,蕭逸楓心中凜然,師姐狀態不太對。

幾人出城以後,一眾妖族遠遠跟在後麵,一時之間竟然冇人敢上去來騷擾他們。

畢竟連小金鵬這種人物都死在了蕭逸楓的手上,加上昨晚那聲勢浩大的渡劫,妖族的有些忌憚。

之前還是元嬰巔峰都已經生猛到這種地步了,如今他都出竅境了,冇兩把刷子誰還敢惹他。

這一段路走得風平浪靜,倒讓蘇妙晴覺得有些無趣,還以為是人人喊打喊殺呢,誰知道就像看猴子一樣圍著。

蕭逸楓看著前方,卻在悄悄感應著輪迴仙府的蹤跡。

不一會他就感應到了輪迴仙府的存在,但他卻不敢貿然重新與輪迴仙府構建聯絡。

畢竟一旦輪迴之力加身,天道一定發現自己的不對勁,這就得不償失了。

說實話,有了輪迴仙府這個底牌在,他頓時底氣十足。

除非整個妖族傾儘全力圍剿,不然自己等人絕對能全身而退。

有火鳳和白虎,再加上自己,若是調用輪迴之力,怎麼都能殺出妖族。

畢竟火鳳和白虎都是擁有天下極速的妖族。

冇過多久,突然後麵有幾人飛了上來,豐馬和天蠍郡主等人都有些激動。

蘇妙晴微微坐端正了點,有點好奇,難道找麻煩的人來了?

那幾個妖族飛到蕭逸楓等人的前麵,一個長臉的漢子沉聲道:“在下天馬族的長老,此次想贖回我族天驕。”

“天蠍族的亦是如此,還望開個價。”另外一個老頭也開口道。

“這兩人,兩千極品靈石,少一分不賣。”蕭逸楓淡淡道。

天蠍和豐馬兩人的笑容頓時僵住了,兩人雖然傑出,但也不值這個價啊。

兩族的人都臉色難看,蕭逸楓這獅子開大口讓他們極為難受。

“為何如此之貴?”天蠍一族的人問道。

“我差個侍女,我覺得她挺合適的。”蕭逸楓風輕雲淡道。

“那我族天驕是男的啊?為何也如此昂貴?”天馬一族的大漢愕然問道。

“你看,我有一隻牛,再來一匹馬,湊個牛頭馬麵,不好嗎?”蕭逸楓信口胡謅道。

豐馬神衛一臉的黑,白唐差點笑出聲來,大哥,你真能吹。

“還望蕭公子給我兩族一絲薄麵,以後好相見。”長臉漢子擠出一絲笑意道。

“你們兩族都出手對付我了,還要我給麵子?你們算什麼?”蕭逸楓似笑非笑道。

兩族中人臉色難看,這個價格,實在是讓他們難以接受。

“冤家宜解不宜結,公子真要與我兩族為敵不成?”那長臉漢子麵沉似水道。

“要打的是你們,要解的也是你們,當我是什麼了?滾!”蕭逸楓冷聲道。

“你會後悔的,好生伺候我族天驕,不然有你好看的。”

兩族的人放下狠話,憤憤離去。

蕭逸楓不屑一顧,如今他取回了記憶,對妖族瞭如指掌,根本不怕他們。

天馬族和天蠍族彆看聽起來很霸氣,其實根本就冇有大乘期高手,自己怕他個鬼。

豐馬神衛和天蠍郡主看到了昨天的事情,知道蘇妙晴和火鳳的底細,又知道白虎的存在,蕭逸楓自然不可能放他們回去。

“走吧!”蕭逸楓開口道。

玉攆繼續往前飛去,白唐拍了拍豐馬笑道:“馬麵你好,我是牛頭。”

豐馬的臉黑如鐵鍋,恨不得把他打成豬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