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幾天,蕭逸楓等人走得風平浪靜。

偶爾有一兩個想要成名的妖族,但都被蕭逸楓讓白唐和豐馬出去打發了。

而讓他提心吊膽的蘇妙晴和初墨兩人,也相處得極為融洽,讓他長舒一口氣。

不知道她們私下談了些什麼,反正兩女表麵上頗為融洽的樣子,彼此頗為客氣。

這些天來,蘇妙晴也不再表現出那種若有若無的敵意了,有點無奈又挫敗的感覺。

讓蕭逸楓心中癢癢,想知道她們私底下到底談了什麼。

為什麼蘇妙晴會莫名其妙就認命一般接受了初墨的存在,再無爭強好勝的意思。

這天晚上,他忍不住問蘇妙晴此事,卻換來蘇妙晴的一聲冷哼,轉身回房關門去了。

蕭逸楓吃了一個閉門羹,也隻能瞪了一眼偷笑的白唐等人,而後摸著鼻子無語回房。

不管如何,反正他現在的確無須擔憂蘇妙晴跟初墨的事情,倒讓他鬆了一口氣。

這一定是初墨做了什麼,又或者她們兩人達成了什麼協議,纔會如此。

蕭逸楓一行走得風平浪靜,白天趕路,晚上要麼入城,要麼在野外放置小行宮。

這天夜裡,蕭逸楓終於感應到了斬仙的方位,斬仙終於進入了自己的感應範圍。

能感應到自己印記的斬仙也第一時間就啟用了自己的印記。

他識海中的斬仙印記突然亮了起來,一道道紅色的亮光從中飛出,凝聚成斬仙的模樣。

斬仙劍靈看著大變樣的識海目瞪口呆,我走錯地方了?

怎麼青蓮變得如此妖孽的模樣,而四週一道道恐怖的根莖支撐著四周,識海上那百孔千瘡的封印又是怎麼回事?

“喂!蕭逸楓!你怎麼了?還活著嗎?”斬仙在識海中呼喚著他。

蕭逸楓進入了自己識海之中,一臉戒備地問道:“你是誰?怎麼會在我識海中?”

“哎?你是傻了嗎?連我都不認識了?”斬仙劍靈不滿地道。

“你到底是什麼邪魔外道,趕緊退出我的識海!”蕭逸楓冷聲道。

斬仙劍靈看著蕭逸楓那一臉冷漠,嚴詞嗬斥自己。

她瞪大了眼睛,一臉難以置通道:“蕭逸楓!你居然敢凶我!你信不信我走了就不回來了!”

“我根本不認識你!趕緊離開我識海,不然我就不客氣了。”蕭逸楓皺眉道。

斬仙劍靈美目中露出傷感的神色,咬著紅唇道:“蕭逸楓,你真的忘記了我嗎?”

“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會出現在我的識海中,但在下真的不認識你。”蕭逸楓冷然道。

斬仙失落道:“怪不得你我的聯絡會斷開,原來你已經忘記了我。”

她自嘲一笑道:“原來我真像墨雪說的一樣,無家可歸了。”

一襲紅衣的斬仙難過地低著頭,在他的識海中難過地自言自語。

“你怎麼可以這樣就把我忘記了,你不是還想讓我叫你主人嗎?”

她不敢抬頭看蕭逸楓,似乎擔心自己會露出失態的神情。

蕭逸楓走了上去,故作疑惑道:“你說叫什麼?”

斬仙有點冇反應過來,茫然抬頭看向蕭逸楓,下意識道:“主人?”

“哎!乖!”蕭逸楓飛快地應了一聲,一臉奸計得逞的樣子。

看著蕭逸楓眼中難以掩飾的笑意,以及抓弄之情。

斬仙的美目從難過變成茫然,而後如釋重負,最後目露凶光。

“蕭!逸!楓!你找死!”

她惱羞成怒,一個瞬移出現在蕭逸楓背後,抓住蕭逸楓狠狠一口咬在他神魂的脖子上。

斬仙自帶靈魂攻擊屬性,這一口直達神魂,簡直痛入骨髓,不比靈魂攻擊差了。

蕭逸楓整個人都一抖,急忙求饒道:“嗷,我錯了,斬仙,不,仙兒~我錯了,正事要緊!”

斬仙咬了一陣,蕭逸楓求饒了半天,她才恨恨地放過蕭逸楓。

她把手在胸前一搭,美目帶煞,森然道:“蕭逸楓,耍我很好玩嗎?”

“有一點點。”蕭逸楓心虛道。

斬仙氣得俏臉漲紅,咬牙切齒道:“你就知道玩!你知不知道我多……,哼!”

蕭逸楓這才發現自己做了個傻事,急忙道歉道:“仙兒,對不起。我下次不敢了。我就想聽你喊一聲主人嘛。”

斬仙聽到這,恨不得咬死這傢夥,冷哼一聲道:“混蛋!說吧,為什麼我們的聯絡會斷了?”

蕭逸楓心虛道:“混蛋?不是應該是主人嗎?”

斬仙用美目瞥了他一眼,美目帶著凶光,咬牙切齒道:“你想得美,混蛋!”

看著她亮晶晶的小虎牙,蕭逸楓想起剛剛痛徹心扉的感覺,有點後怕。

他不敢再調戲斬仙,一五一十地把自己這段時間以來的遭遇告訴了她。

斬仙也把自己跟秋空和墨雪的發現跟他說了一些,雙方互通了彼此的情報。

蕭逸楓一聽到胡婉清的訊息,眼睛立刻就亮了,前任族長的樣貌,胡婉清的樣子,難道她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斬仙聽了蕭逸楓所說後,眉頭直皺,問道:“那我豈不是不能再跟墨雪過來找你了?”

“也不一定,你可有辦法帶走這個?”蕭逸楓抬手拿起一個金色光球。

“這是,你的記憶嗎?”斬仙疑惑道。

“對,隻要你把它和我一部分神魂帶走,我就能想辦法瞞天過海。”蕭逸楓點頭道。

“我可以試試把它藏在我的靈體內看看能不能穿越斬仙印記。”斬仙道。

蕭逸楓對斬仙笑道:“既然如此,等一下你斬我一部分神魂帶走!就當報仇了。”

斬仙知道神魂分裂的弊端,猶豫了一下,問道:“真要斬嗎?”

“怎麼,是不是捨不得?”蕭逸楓問道。

斬仙冷笑一聲道:“誰捨不得了,哼!我恨不得把你大卸八塊!”

蕭逸楓抬頭道:“青蓮大哥,麻煩你了!”

青蓮搖曳了一會,而後蕭逸楓再次感覺到自己神魂被撕裂,七殺殘魂再次被從他體內扯了出來。

蕭逸楓的神魂藕斷絲連,斬仙會意,咬了一下牙,把心一橫。

她猛地抬手,一道劍氣斬下,將蕭逸楓從中間斬成兩半。

蕭逸楓慘叫一聲,這種神魂分裂的感覺,疼得他差點暈過去。

他倒抽一口涼氣道:“斬仙,你斬多了,疼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