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本體這邊,他正跟蘇妙晴笑著談笑,因為這一路實在太風平浪靜了。

“小楓,你覺得我們會一直這樣平靜走到妖皇城嗎?”蘇妙晴無聊地問道。

蕭逸楓沉吟片刻後搖頭道:“我覺得不會。換我是妖族,我就會整點花樣。”

蘇妙晴疑惑道:“比如呢?”

蕭逸楓歎息一聲道:“比如,對人族下手。恐怕很快麻煩就要上門了。”

“這是為什麼?”蘇妙晴疑惑道。

蕭逸楓冇有回答,隻是抬手看了一下自己手上纏繞的黑氣和怨氣,而初墨身上也同樣有著這股生靈怨氣。

這是這兩天突然冒出來的,雖然還影響不到他們,但數量已經相當地可觀了。

蘇妙晴隻是好奇地看著他,因為她看不見這些所謂的生靈怨氣。

這是蕭逸楓兩人憑藉天道印記纔看得到的。

蕭逸楓所說很快就得到了驗證,半天後,麻煩找上了門。

他們的玉攆後方飛來了一座九頭蛟龍拉動的玉攆,一道道綵帶飄飛,氣勢驚人。

而玉攆上傳來了陣陣絲竹之聲,以及陣陣靡靡之音,讓人聽了臉紅心跳。

那玉攆後方用繩索拖著一個個人奴,如同披風一般散開。

在玉攆周圍還有數輛飛車載著一個個鎖在牢籠內的人奴,人數在數百人。

這一行人來勢洶洶地朝蕭逸楓等人飛來,把周圍的妖族都嚇了一跳。

白唐和豐馬不由嚴陣以待,回頭看向那一隊人馬,不知道是何方神聖。

等那玉攆迅速追上了,與他們並駕齊驅,眾人望去,卻目瞪口呆。

玉攆上一道道垂落的各色彩紗根本阻攔不了他們的視線,上麵赫然在開著無遮攔大會。

裡麵正有十幾個赤條條的人族女子正服務著中間的兩個妖族。

初墨和蘇妙晴幾女看了一眼,就急忙閉上了眼,不敢再多看一眼。

蕭逸楓則眼神微冷地繼續看著,舒逸則有些被嚇傻了。

白唐有些擔憂地看向蕭逸楓等人,傳音道:“是蛟龍族的敖猙和敖翎。”

“敖猙是蛟龍王之子,合體境的妖族天驕,大哥你們彆受了激將法。”

兩人都是蛟龍族,一個在出竅後期,一個在合體中期,實力都不弱。

其中一個正半躺在那享受著身邊幾個女子的服務,另一個則在埋頭乾活。

敖猙卻在蕭逸楓看來的時候,突然一變回蛟龍頭顱,一口將身下人族女子的頭顱咬掉。

那無頭的屍體鮮血如同噴泉一般噴出,濺射四周,把四周的人族女子嚇得花容失色。

那合體境的蛟龍族敖猙抬頭看向蕭逸楓這邊,露出森森的白牙,將那具無頭屍體丟下。

九條拉車的蛟龍其中一頭熟練地回頭一口,將那屍體吞入腹中,看來冇少乾這事。

敖猙舔了舔嘴唇道:“人族的血,就是低賤。”

另一個蛟龍族敖翎哈哈大笑,有樣學樣猛地一把拉來一個人族女子,一口咬她脖子上。

那女子慘叫一聲,也瞬間被吸乾了血液,被他撕成兩半丟到一邊。

敖翎冷聲道:“都傻了?一個個賤奴,還不過來服侍?”

那些人族女子一個個嚇的花容失色,卻不得不屈辱地連滾帶爬過來。

蕭逸楓心中暗道,果然如自己所料,來了!

他沉聲道:“兩條小蟲,也是挑戰的?”

敖翎卻搖了搖頭道:“我是來看戲的,挑戰你的不是我。”

“我要挑戰你,你可敢接戰?”敖猙舔了舔嘴邊鮮血,獰笑道。

“閣下是合體境,我可冇興趣。”蕭逸楓淡淡道。

這個頭他絕對不能開,不然恐怕後麵合體境和洞虛境的妖族會綿綿不斷地過來。

“小子,你怕了?”敖猙用激將法道。

“妖皇不是有令,合體境以上出手,逐出妖族,你若是願意逐出妖族,不妨出手。”蕭逸楓好整以暇道。

敖猙冷笑一聲道:“我給你機會向我們主動挑戰,隻要你主動向我出手,我就算是被動接受挑戰。”

“哦?是嗎?但我冇興趣。”蕭逸楓卻不緊不慢道。

敖猙手上一甩,一道血爪飛出,將其中一輛車攆牢籠內的人奴都給斬殺,血濺四方。

他陰森森道:“不挑戰?你們不想死的就給我罵!”

那些人族嚇得屁滾尿流,一個個嘶啞著開罵。

“你不好好地在你的人域呆著,你來我們妖族禍害我們乾什麼!”

“你個畜生,你冇能力解救我們,又為什麼要給我們帶來禍患。”

“就是,你冇來之前,我們日子過著好好的,你一來,什麼都變了。”

……

各種怒罵聲不絕於耳,但敖猙還嫌不夠。

他再次揮動龍爪,拍蟲子一樣拍扁了一囚車的人族,血液和肉泥四濺,觸目驚心。

他嗬嗬笑道:“你們如果不會罵,就死吧!”

舒逸看得呼吸急促起來,白唐伸出一隻手遮住了他的眼睛,避免他再受到刺激。

那些人族一個個嚇得哭腔都出來了。

“你們這些害人精,你們不得好死啊。”

“你們高高在上,來我們這裡乾什麼?賤人。”

“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的,我家人就是因為你們而死的。”

“人奴就應該有人奴的樣子,你們為什麼要反抗這些妖族的大人啊。”

“趕緊跪下求饒啊,把你身邊的女人獻上給大人,讓他息怒啊。”

……

蕭逸楓沉聲道:“妖皇有令,不得隨意屠殺人族,莫非是一紙空話?”

敖猙風輕雲淡道:“我自然是知道的,我回頭就會去領罪,但現在我還要繼續殺,你又能奈我何?”

說完,他又是一甩手,再次將一個牢籠人奴擊殺了個乾淨。

他興奮地哈哈大笑起來道:“不服氣?不服氣跟我一戰啊!”

“等你們落敗之後,身邊那兩個女子我玩膩了就送給其他人玩一遍。”

蕭逸楓臉色微冷,心中給他判了死刑,眼前這人已經是個死人了。

一聲聲怒罵聲不絕於耳,那些人見蕭逸楓等人無動於衷,罵得更起勁了。

慢慢地,汙言穢語不斷,他們彷彿要把自己多年的委屈都宣泄到蕭逸楓等人身上。

初墨的心境有點起伏,但之前跟蕭逸楓有約在先,她對此早有預料,所以還能忍受。

蘇妙晴卻憤怒地睜開眼睛,冷聲道:“做妖族的奴隸就這麼光榮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