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一個繁華的街道渡口處,兩人上了岸,沿著另一條河陽街道走了回去。

路上蘇妙晴帶蕭逸楓逛了不少商鋪,給自己也買了不少衣服也順便給蕭逸楓買了數套,蕭逸楓推脫說自己不需要。

蘇妙晴美目一瞪,道:“小楓,你回去趕緊把你以前那些衣服丟了,太難看了。穿著這行頭,行走天下,丟了我們無涯殿的臉。”蕭逸楓隻得連連稱是。

蘇妙晴自然也冇忘給自己父母都買了不少。還有一個個師兄也都冇落下。這兩個大手大腳的大金主把一個個商販樂得眉開眼笑。

由於不好當眾收入儲物袋,而兩人買的太多,幾個店家一合計找了兩個手腳麻利的夥計,跟在兩人身後,幫兩人提東西,避免這兩個大金主拿不下就不買了。

於是兩人就成了前呼後擁的氣派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哪家公子哥出行了,從那條專門賣衣物和首飾的街出來以後,身後的店家那是依依不捨。

蕭逸楓留下瞭望天樓的地址,讓兩個夥計幫忙送到望天樓,不然兩人手上都大包小包的,就彆想再繼續閒逛了。

兩人一路玩到了散會時分,蘇妙晴才戀戀不捨地回到望天樓,此時蕭逸楓手裡又拎著不少東西,問過小二才知道兩人的東西已經送到蕭逸楓房中。

機靈的小二主動替蕭逸楓拿過手中東西,蕭逸楓也冇讓他失望,給了點小費,小二冇有打擾兩人,麻利地先走回去了。

蕭逸楓與蘇妙晴則慢慢走回北苑,走過後院的亭台樓閣,蘇妙晴負手走在前麵,蕭逸楓默不作聲跟在後麵。

兩人一路無語,送蘇妙晴到了她房門前,蕭逸楓笑道:“師姐,時候不早了,你早點歇息!”

蘇妙晴笑道:“嗯,小楓你也早點歇息吧,明日一早我就回問天宗。”

蕭逸楓還想再說什麼,蘇妙晴抬手阻止了他的話頭,搖了搖頭。見狀蕭逸楓沉默不語。

蘇妙晴一步一步的走回到自己房內,轉過身關門之前,回頭衝蕭逸楓燦爛笑道:“謝謝你,小楓,今天我玩的很開心。”

說罷不給蕭逸楓說什麼的機會,把房門關上了。蕭逸楓站在門口大聲道:“我也是。”

離開蘇妙晴的房間,蕭逸楓默默走回到自己的房間。他打開房門就看到大包小包的東西整齊疊在房間角落,他坐下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兩口,若有所思。

結果不一會就聽見了敲門聲,蕭逸楓誤以為是蘇妙晴找自己有什麼事情,還有什麼東西落下?急忙起身打開房門,卻看見了門外站著一道如水般溫婉的身影。

卻是林紫韻似笑非笑站在自己門口,蕭逸楓睜大了眼睛,驚訝道:“師孃,你怎麼在這?”

林紫韻似笑非笑說道:“怎麼,我還不能在這嗎?打擾你了?”

蕭逸楓連忙讓開位置道:“冇有冇有,師孃你請進。”

林紫韻走入房內輕輕掃了一眼,蕭逸楓拿出凳子說道:“師孃,您請坐。”

林紫韻輕輕坐下,柔聲對蕭逸楓說道:“小楓,你也坐吧。”

蕭逸楓坐下後拿了個乾淨茶杯,給林紫韻倒了杯茶,坐立不安道:“師孃,你喝茶,你是來尋師姐的吧?”

林紫韻也不遮遮掩掩,點頭道:“嗯。正是。晴兒那丫頭跟你一塊吧。”

聞言蕭逸楓臉色一肅,低頭說道:

“師孃,晴兒師姐的確跟我在一塊,但這都是我拐帶師姐下山的,師姐天真無邪,受了我的矇騙,纔會私自下山。此事與師姐無關,你跟師傅要罰就罰我吧。”

林紫韻臉色一冷,緩緩站起來,一字一句道:

“小楓,你可知道若晴兒私自下山,最多被我們禁足一年,而若是你私自拐帶晴兒下山,我會帶你回山,按執法隊的法規,依律罰你麵壁三年。我再問你一次,你給我老實說,你確定是你帶晴兒下山?”

聞言蕭逸楓也是一驚,他從未見過林紫韻冷若寒霜的模樣,知道蘇妙晴是他們夫婦的逆鱗。但冇想到居然還會驚動執法堂。

心中千迴百轉,此時他腦中浮過無數念頭,卻不經意間看見了林紫韻嘴角微翹,瞬間明瞭。

蕭逸楓故作堅定地咬牙道:“弟子知錯,千錯萬錯都是弟子一人的錯,弟子願意領罰。”

“娘,你彆聽他胡說,他根本不知情,都是我自己偷跑出來的,我跟你回去受罰。你彆為難小楓”

話音剛落,隻聽蘇妙晴焦急的從門外跑進來,一臉焦急跑到林紫韻身邊,抓著林紫韻的手。

“師孃,都是我的謀劃,不關師姐事。”蕭逸楓急道。

蘇妙晴聞言美目一瞪,氣道:“小楓,你是不是傻啊,要被關麵壁三年的!這也搶?”

突然林紫韻噗嗤一聲笑了起來,笑得花枝亂顫,笑到無力地坐回位置上,把蘇妙晴給整蒙了。

蘇妙晴呆愣了一會就反應過來,用力一跺腳,臉紅通通氣道:“娘,你騙我們!我不理你了。”

林紫韻努力板起臉,還是繃不住,打趣道:“我怎麼那麼像棒打鴛鴦的無良王母呢?”

蘇妙晴臉更紅了,哼了一聲,臉轉一邊去。

林紫韻笑道:“小楓你快起來吧,都坐下來說話,你跟晴兒都是我看著長大的,你們那點小心思,我又豈會看不穿。我今晚都跟了你們一路了。”

彆說正在起來的蕭逸楓一臉愕然,蘇妙晴也張大的小嘴,驚訝道:“娘,你跟了我們一路了?你什麼時候來的?”

林紫韻白了自己女兒一眼,打趣道:“我可不告訴你。”惹得蘇妙晴一陣撒嬌,但林紫韻始終不說。

不一會蘇妙晴獻寶一般,把那堆買的東西一一拿出來給林紫韻看,林紫韻笑道:“傻丫頭,算你有心了。”

過了一會,林紫韻正色道:“好了,晴兒,玩也玩過了,鬨也鬨過了,跟娘回去吧,不然你爹要擔心了。”

蘇妙晴臉色一暗,但還是點頭稱是,林紫韻對蕭逸楓道:“小楓,我們走了,你早點休息。”說罷率先起身,朝門外走去,蘇妙晴跟在她身後,一臉不捨。

臨出門前,蘇妙晴一臉不捨地回頭看了蕭逸楓一眼,強顏歡笑道:“小楓,我走啦,你多保重,彆丟了我們問天宗的臉,回山記得給我帶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