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猙又怒又氣,突然吐出一顆水珠,怒吼道:“碧璃龍變!”

他的龍身上光芒大放,掙紮不已,眼見鏈蛇軟劍要困不著他。

蘇妙晴嬌喝一聲,猛地一抽鏈蛇軟劍,在他身上拉出一圈圈的傷痕,將它甩飛出去。

當敖猙再次飛起的時候,他全身鮮血淋漓,龍身上被割成一節一節的。

他身上的骨頭都露出來了,像極了餐桌上被切成一段一段的蛇。

“我要殺了你!澤國!”

四周的水澤上的水靈力前所未有的活躍,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水氣。

很快天空中下起了小雨,地麵被他召喚出來的水所覆蓋,方圓十裡就化為水鄉澤國。

一陣陣洶湧的巨浪掀起,而敖猙在水中盤旋怒吼,被巨浪所包圍。

此情此景真如同龍王在施雲布雨一般,這是妖族合體境以後所獲得的本命神通。

此刻敖猙變回原形,蘇妙晴睜開了眼,臉上終於露出一絲凝重。

她將鏈蛇軟劍收起,身上冒出熊熊火焰,她兩隻如玉般的手緩緩抬起,高舉過頭。

以她為中心,一頭又一頭的火鳥從她身上飛出,高居天上,如同一個巨大的太陽一般。

“十日同天!”

十隻巨大的火鳥繞著蘇妙晴緩緩旋轉,將她附近的海水都給蒸發。

敖猙咆哮一聲:“去死吧!四海傾覆!”

四麵八方的水都同時掀起,帶著恐怖的靈力拍向蘇妙晴。

蕭逸楓在後麵也不由為蘇妙晴捏了把冷汗,不過火鳳在旁邊,他又放下心來。

蘇妙晴隻是一揮手,十隻火鳥向著不同方向飛去,所過之處,水氣蒸騰,一片焦土。

很明顯那些巨浪不是蘇妙晴的十隻火鳥的對手,火過水消,不一會就被徹底蒸乾。

敖猙被破去本命神通,吐出一口血,內丹裂開幾道裂紋。

他駭然不已,正打算逃命,但蘇妙晴數步邁出,幾個閃爍間就在他麵前。

那十隻火鳥繞著她旋轉不停,配合著她傾國傾城的容顏,如同女火神降臨一般。

“哼,你們敢動我?長老何在?”敖猙眼見四周都被火鳥所環繞,卻仍然有恃無恐道。

敖猙的隊伍裡麵緩緩走出兩個滿頭白髮的老者,異口同聲道:“我們在此,誰敢殺我蛟龍族天驕。”

他們氣息驚人,衣袖飄飛,都在洞虛境。

看來這敖猙頗為受寵,不然也不會有這麼多護法。

畢竟敖翎死的時候,他們可都冇有現身。

“哦?是嗎?火鳳,殺了他們!”蕭逸楓對火鳳吩咐道。

火鳳從他肩膀上飛起,化作一道火光,瞬間飛舞一圈,重新落回蕭逸楓肩膀。

敖猙和一眾妖族就看剛剛還霸氣外露的兩個蛟龍族長老化作飛灰,彷彿從來冇有出現過一樣。

敖猙愣了一下,而後色厲內荏道:“你們敢殺我蛟龍族的長老,你們死定了,你們死定了!”

“我不止敢殺他們,還敢殺你呢!”蕭逸楓笑道。

“我是蛟龍王之子!你們敢殺我?蛟龍族不會放過你們的,父皇不會放過你們的。”敖猙恐嚇道。

見蘇妙晴抬手,真要殺他,他驚恐道:“我可以交贖金,我很值錢的,多少靈石都可以。”

聞言蘇妙晴停了一下,回頭看向蕭逸楓,詢問他的意見。

“殺了吧,敢打你們主意,誰也救不了他。”蕭逸楓聲音冰寒道。

這正符合蘇妙晴的意,她一揮手,十頭火鳥一擁而上。

敖猙掙紮不已,甚至還想自保內丹帶蘇妙晴一起死,但還是被燒成了焦炭。

跟著敖猙的那些妖族見狀肝膽俱裂,掉頭打算跑路。

蕭逸楓冷聲道:“白唐,豐馬,動手!一個不留。”

“是!”兩人領命,迅速飛出去。

那些妖族實力都不強,又冇了膽氣,冇多久,兩人就將那些妖族都擊殺了。

隻留下那些拉車的蛟龍戰戰兢兢地飛在半空中,嚇得半死。

蕭逸楓看著四周那些妖族,沉聲道:“在我麵前辱我人族者,殺!”

此時蘇妙晴飛了回來,落在玉攆上麵,拍了拍手,彷彿做了什麼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樣。

白唐等人都有些敬畏,敖猙這樣一個合體境在她眼前竟然幾個回合都冇撐過,連自爆都冇機會。

看她還有餘力的樣子,這個漂亮的人族女子,未免也太強了。

人族全都是這樣的變態嗎?

大哥,你真打得過她嗎?

“小楓,怎麼樣?我厲害吧?”蘇妙晴得意一揚小腦袋,一副快誇我的樣子。

蕭逸楓摸了摸她小腦袋,寵溺一笑道:“厲害了,我師姐最厲害了。我都不是你對手了。”

蘇妙晴不滿地道:“我不是小孩子,不許亂摸我頭。”

話雖如此,她卻是眉開眼笑的,一臉享受的樣子。

“都已經長這麼高了,不怕長不高了。”蕭逸楓笑道。

“哼,可惡。那我也是你師姐,你這是不尊師重道!”蘇妙晴嘀咕道。

蕭逸楓抬手輕輕敲了一下她腦袋,笑道:“那你還要嫁我了呢?摸摸還不給?”

蘇妙晴聞言臉一紅,小聲道:“好像有點道理。那不嫁了!嘻嘻~”

蕭逸楓目瞪口呆,這也行?

“你敢!”他佯怒道。

蘇妙晴吐了一下小香舌,眨了眨眼,調皮笑道:“嫁不嫁,那就看你表現了。”

蕭逸楓歎了口氣,有點無奈。

師姐都這麼大個人了,怎麼還跟小時候一樣要自己哄呢?

初墨走上來,看向外麵的人奴問道:“師弟,他們怎麼辦?”

蕭逸楓讓那些飛車和玉攆緩緩降落到地麵,那些拉車的蛟龍他直接斬殺。

反正這些廢物拉車的資格都冇,還濫殺人族,看著就噁心,還不如當煉器材料了。

他祭出一道劍氣,將這些人奴的牢籠全部斬開,將他們都放了出來。

他正打算看向那些女子的時候,蘇妙晴突然站在他身前,用兩隻小手遮住他的眼睛,羞道:“不給看!”

蕭逸楓哭笑不得,我不早看乾淨了嗎?

不過他還是順從地笑道:“好,依你,不看。”

蘇妙晴露出滿意的笑容,而後對那些赤身**的女子道:“你們都趕緊穿上衣物。”

昨晚那張,因為卡稽覈了,改了又改,今天早上才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