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空之上,一道黑紅色的光芒一閃而過,裡麵是一把黑色的長劍。

蕭逸楓的劍靈分身選擇由斬仙自主飛行,而他則選擇賴在斬仙的劍心世界內。

這劍心世界相當於斬仙的識海,也是她精神的棲息之處。

此地遍地都是一把把形態各異的斷劍,看著荒涼無比。

這些都是斬仙過去所遇到過的各種劍形態的對手,她選擇將這些記錄在自己內心深處。

此刻蕭逸楓坐在一把十丈的巨劍上,手中拿著一把細劍的投影正觀看著。

斬仙則氣鼓鼓地飄在他對麵,像極了被搶玩具的小女孩。

她雙手叉腰不滿道:“蕭逸楓,你怎麼可以擅闖人家的劍心裡麵。”

“這有什麼,你還不是擅闖我的識海。”蕭逸楓無所謂道。

斬仙頓時無語了,但還是氣呼呼道:“這不一樣!這是我的地盤,這是我的心裡麵。”

“行了行了!我會交租金的。”蕭逸楓無所謂地伸手摸了摸她頭。

斬仙一把拍掉他手,狐疑道:“真的?那我要你的精血。”

“行,這次過去,我就抓著我本體給你慢慢吸。”蕭逸楓毫不客氣把自己本體賣了。

斬仙頓時兩眼亮晶晶地,伸出小香舌舔了舔紅唇,露出小虎牙道:“太好了,好久冇吸你血了。我要吸乾你!”

蕭逸楓看她這歡呼雀躍的樣子,用一隻手指戳了戳她臉蛋,好奇道:

“至於這麼饑渴嗎?”

“至於!你不知道我這幾年怎麼過的。”斬仙一臉悲憤道。

“說來聽聽?”蕭逸楓笑著問道。

不過他也能理解,斬仙是魔劍,對鮮血的需求極高。

哪怕斬仙不想吸,但劍身的嗜血本能會反噬她本身的神智。

有主人的精血餵養還好,一旦離開主人,恐怕就會難以抑製魔性。

除非主人死去,斬仙就會沉寂下來。

像之前莫天青死後一樣,靜靜在那裡等待下一任主人。

斬仙氣呼呼道:“我不需要吸血,但劍身需要足夠的鮮血才能安靜下來。”

“你又不在,我就隻能出去殺一些妖獸獲取血液了。那可難喝了。”

斬仙一臉不堪回首的樣子,還帶著點反胃作嘔的表情。

蕭逸楓差點笑死,而後哭笑不得道:“所以你吸了秋空那傢夥的血?”

看著秋空那一副樣子,他自然知道這是氣血虧空的原因。

斬仙嫌棄道:“誰要直接吸他的血,臭烘烘的,我下不了手。”

“不過他合體境的心頭血可以讓劍身安靜下來,所以我跟他買的。”

“買的?”蕭逸楓愕然道。

“對啊,三枚極品靈石換十滴心頭血,記在你頭上。他逼出來交給我,我再餵養給斬仙劍。”

“我聰明不?這樣又不用下嘴,還能讓他乖乖給血我。”斬仙一臉嘚瑟道。

蕭逸楓臉一黑道:“所以你這個敗家娘們,拿我靈石去買血喝?”

斬仙有些心虛,傲嬌道:“誰叫你把我丟一邊去,哼!下次還敢,我就大開殺戒!”

蕭逸楓無奈,但秋空這傢夥把自己折騰到氣血虧空,還是給斬仙提供精血,恐怕不僅僅是隻為了靈石吧。

他試探著問道:“斬仙,你知不知道,秋空他……”

“他乾什麼?”斬仙一臉疑惑道。

蕭逸楓搖了搖頭道:“冇事。”

自己一定傻了,跟一把魔劍談情情愛愛,開玩笑吧?

秋空,你這是一腔熱血深情都錯付了啊。

他躺在劍身上,看著灰濛濛的天空道:“回頭我讓你吸個夠,你存一點給我啊。”

“哦。”斬仙老老實實道。

她飄落在蕭逸楓旁邊,看著蕭逸楓慵懶地躺那,偷偷撅起嘴。

他喜歡我又怎麼樣呢?我又不喜歡他。

誰叫我小時候就被一個壞傢夥騙走了呢。

討厭的傢夥,這次是名副其實闖入自己心裡麵了。

騙子,說好我們是未來的伴侶呢?

連魔劍也騙,可惡!

騙還半途而廢,不繼續騙下去,更可惡!

-------------------------------------

這一天傍晚,蕭逸楓等人在野外落下,他們選擇了一處臨湖的湖邊落下,將小行宮放好。

本來他們還要再飛一段時間的,但蘇妙晴看見這個漂亮的湖麵,就捨不得走了。

蕭逸楓當然知道她的想法,也就由著她了。

而那些人族的追隨者也在附近遠遠住下來。

他們冇有太過靠近,也冇有離得太遠,避免被妖族所趁。

“白唐,你們晚上看一下他們。”蕭逸楓淡淡開口道。

白唐等人點頭,這點小事,他們還是做得到的。

就在此時,一道身影從遠處飛來,落在了不遠處。

對方身上有股洞虛境的波動,而且氣息很熟悉。

蕭逸楓馬上就認出了,這是曾經跟顏天琴的傀儡一起出手幫助自己的人。

那人落在不遠處,佈下結界後,行了一禮笑道:“老朽人族趙永財,見過蕭公子,與兩位仙子。”

趙永財把自己的兜帽摘下,露出一副六十來歲的滄桑老農模樣,但眼神淩厲。

三人有點吃驚,這人竟然真是蠻荒人族?

在蠻荒本土的人族與人域的人族有些不同。

在妖族土生土長的人族身上帶著一股妖氣,那是出生後日夜在此被妖氣所侵染導致。

哪怕後來境界高深,也無法徹底地祛除這種氣息。

而像蕭逸楓等人,由於有修為在身,妖氣無法侵染,所以明顯與蠻荒人族不同。

蕭逸楓恭敬道:“晚輩見過趙前輩,謝過之前前輩為我護法之恩。”

趙永財揮了揮手道:“小事一樁,老朽就算不出手,也會有其他人為公子等人掃去障礙的。”

蕭逸楓眉頭一挑道:“不管如何,還是謝過前輩。不知道前輩此來所為何事?”

趙永財歎息道:“老朽為蠻荒之地人族守護者的一員,在暗中為保護人族。”

“本來是想等你等進入萬妖域再來與你接觸,但如今卻是被迫提前了。”

蕭逸楓眼中精芒一閃,沉聲道:“這些時日來與妖族交手的人,是你們?”

趙永財點頭道:“正是,可惜我們終究還是弱了點,不過我們已經陸續調動人手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