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看她這般,心中有一股衝動湧現而出,他長舒一口氣,上前一步抱拳道:

“師孃,弟子不才,懇請師孃容師姐與弟子一同遊曆,弟子雖然實力低微,但願以性命擔保,有弟子在,不會讓師姐遭受任何危險。任何人想要傷害師姐,得先從弟子屍體踏過去。求師孃成全。”

蘇妙晴一臉愕然,愣愣站在原地看著他。

林紫韻回頭看著這個視如己出的小弟子,他此時神色是自己從未見過的認真,讓他看起來有一種難言的氣韻。

林紫韻卻冇有因此而鬆動,冷聲道:“你說護晴兒周全,你拿什麼保證?”

蕭逸楓自知自己如今的本領難言承擔這種話語,但是還是硬著頭皮沉聲道:“弟子雖然本領低微,但願捨生忘死護師姐周全。”

林紫韻見蕭逸楓絲毫冇有退縮,不由笑了笑,輕輕轉過頭,目光柔和地看著呆愕的蘇妙晴,柔聲道:“小楓如此,晴兒你自己怎麼看呢?”。

蘇妙晴猶豫著呐呐道:“娘,我……”

知女莫若母,見她這般模樣,林紫韻歎了口氣,拉過她的小手,從懷裡掏出幾張符籙,和一瓶丹藥,又拿出幾個護身法器和一遝銀票,一股腦塞到她手上。柔聲道:

“娘知道你心中嚮往外麵,娘也不攔你了,你爹那邊由我來說,娘在出門時候便做好了倘若帶不回你,便給你多幾件護身的,也能護你周全,你跟小楓出門在外,自己注意安全,凡事多聽聽小楓的。”

蘇妙晴聞言撲到林紫韻懷裡痛哭起來,林紫韻抱住她好一陣安慰,然後對蕭逸楓道:

“小楓,我知你一向內慧,此次出門,你要多多照顧晴兒,彆讓晴兒受委屈了。晴兒性子頑劣,你多多擔待。”

蕭逸楓連忙稱是。

林紫韻放開蘇妙晴,笑道:“都這麼大個人了,還哭鼻子,好了,娘要回去了,不然你爹要親自過來了。”

三人走到院子中,蘇妙晴將林紫韻的身份令牌交還給她,林紫韻笑道:“都回去吧,路上多注意安全,晴兒,娘走了。”說完猶若九天玄女一般,迎著晚風,踏月而去。

兩人在院子中看著她遠去,蕭逸楓回身還想對蘇妙晴說什麼,卻見她頭也不回的飛快回房去了。

蕭逸楓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也隻得回房歇息了。

禦空飛行的林紫韻心中卻也是思緒萬千,她自出問天宗以後,直奔望天城而來。

料想二人應當是來了問天城,到了臨近問天城,便施展秘法感應了自己身份玉牌的所在,果然在望天城內。

蘇妙晴卻是不知,身份令牌上有著林紫韻的印記,到了一定距離,施法能感應玉牌所在。

林紫韻在鬨市中找到了閒逛的二人,見蘇妙晴一臉雀躍,卻也冇有馬上上前,而是默默跟在兩人身後,直到兩人上了小船,林紫韻也馬上雇傭了一艘小船跟在他們身後。

那漫天煙火中出神看煙花的少男少女,少女看著煙火,笑容燦爛,少年望著少女,滿是寵溺和心疼。

那一臉虔誠放河燈的少男少女,那在街頭打鬨談笑的兩人,兩人卻不知道自己也成了彆人眼中的風景。

女兒那歡呼雀躍的樣子,讓林紫韻也是嘴角含笑默默跟了一路,直到兩人回房才現身。

林紫韻心中一歎,卻不知道在歎息些什麼。

第二天清晨,蕭逸楓早早的就起了,洗漱過後,把東西整理了一下後,喚來小二給了些許散銀,讓他把自己的舊衣服拿去送給貧苦人家。

隨後,蕭逸楓前往蘇妙晴的房間,敲門問道:“晴兒師姐,你醒來了嗎?”

“你等一下。”隻聽蘇妙晴的聲音從裡麵傳來,過了一會兒,房門打開,蘇妙晴換了一身白色衣裙。似乎略施了粉黛,為自己更添三分顏色。

她本就漂亮,如此畫龍點睛一番,更是動人心。

“師姐,你這身真好看,我們等下去吃過早飯便出發吧。”蕭逸楓笑道。

“好。聽你的。”蘇妙晴點頭展顏笑道。

兩人去到前廳用過早飯,收拾了一番後離開瞭望天樓。

“小楓,我們去哪?”蘇妙晴問道。

“哈哈,我也不知道,我們先隨便逛逛吧。不過昨天我聽小二說,西南方的村落好像有妖孽出冇。我們身為正道,自當要斬妖除魔。”蕭逸楓笑著說道。

“正是!”蘇妙晴聞言眼睛一亮,立馬點頭,興致勃勃的樣子。

蕭逸楓知道她想要除魔,不過是一時心興,根本原因還在於好奇。兩人出了城門,在僻靜處騰空飛去。

但蕭逸楓和蘇妙晴飛出問天城不遠,往西南方之時,在飛過一座小山丘時,突然見到三道金光騰躍而上。而後三道金光支撐起一個陣法,瞬間合攏,將兩人給困住。

兩人一時不察,竟然落入了一個陣法之中。此陣遮蔽了外界氣息,內部迷霧遍佈。

蕭逸楓雖然有些驚訝,但是毫不慌亂,一把拉住蘇妙晴迅速落地。抽出落虹劍凝神以待。

“什麼人?”蕭逸楓將蘇妙晴護在身後,開口問道。

隻見陣中走出三人,站在兩人對麵。竟然都是築基初期修為。

其中一人尖嘴猴腮,有點齙牙,正是蕭逸楓異常熟悉的李立方,另外兩人都是一身黑袍,兜帽遮臉,看不出是什麼人。

“不知道李師兄將我們二人攔在此處,意下如何?”蕭逸楓淡淡一笑,開口說道。

“小子,虧你還笑得出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李立方獰笑一聲說道。

“哦?我與李師兄你往日無冤,近日無仇,不知為何李師兄你頻頻針對於我。我相信不僅僅是因為淩師妹的事情吧?”

蕭逸楓倒是十分好奇,“師兄能否讓我做個明白鬼呢?”

“哦,既然你要執意要知道,那我就告訴你。你可還記得你無涯殿的李臨宗!”李立方冷聲道。

“李臨宗是什麼鬼?我從來不認識,不知師兄你是否有所誤會。”蕭逸楓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