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遊到船邊,伸出兩隻手道:“你們拉我一把。”

初墨和蘇妙晴下意識伸手去拉他,結果蕭逸楓兩手反抓,瞬間用力,往下一扯。

兩女驚呼一聲,而後就是“撲通!”兩聲入水聲。

蘇妙晴和初墨也濕漉漉地從水裡冒了出來。

初墨有點茫然,蘇妙晴則氣惱不已。

蕭逸楓用手掀起一抔水潑她們臉上,哈哈大笑道:“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現在變成洗澡水了。”

“可惡!初墨師姐,收拾他!”蘇妙晴氣呼呼地掀水潑向他。

初墨被潑了幾下水以後,也後知後覺拿水潑了起來。

“哈哈,我錯了,我們上去吧。”蕭逸楓被潑了一臉的水,求饒道。

“你想得美!”蘇妙晴不依不饒。

“師弟,你拉我下水,就這樣就算了?”初墨露出友善的笑容。

蕭逸楓有點心虛道:“師姐,我就開個玩笑。”

“受死!”初墨手一掀,一抔水潑他臉上。

“就是,收拾他。竟然敢拉我們下水。”旁邊蘇妙晴也不斷助攻。

三人在湖麵上混戰起來,水花四濺,湖麵上一片歡聲笑語。

暗處的白虎感歎道:“年輕真好啊。”

他揮手施法,湖麵出現了一層霧氣,隔絕了外界的窺探,遮掩住了湖上的風景和畫麵。

玩鬨了好一會,三人都冇了力氣,看著彼此狼狽的樣子,都忍俊不禁。

“好久冇這樣玩過了。”蘇妙晴笑盈盈道。

“入門以後我還是第一次這樣放肆呢。”初墨忍不住笑道。

“師姐,你平常太正經啦。要多放鬆。”蘇妙晴笑道。

“是啊,師姐,求仙問道路上也要加點樂趣啊。”蕭逸楓誇獎道。

初墨嗯了一聲道:“師弟,師妹,謝謝。”

“小楓,你現在像個乞丐一樣。”蘇妙晴笑道。

初墨看著蕭逸楓那狼狽的樣子,也忍不住笑起來。

“師姐,你們倒是還跟仙子一樣,不過是剛出浴的仙子。”蕭逸楓笑道。

他暗道白虎真是懂事,替自己遮掩住了周圍的窺探。

如今三人渾身濕漉漉的,衣服都貼在身上。

自己還冇啥,蘇妙晴兩人肌膚都若隱若現,讓人看了移不開眼睛。

兩女也察覺到自己春光露了,幸好被白虎施法遮掩住,除了蕭逸楓冇人看得到。

“我們上去吧。”察覺到蕭逸楓的目光,初墨臉色微紅,提議道。

“嗯,不能便宜這色胚。”蘇妙晴深以為然道。

三人濕漉漉地飛上了小船上,衣服全貼在身上,兩女本就曼妙的身材更顯凹凸有致。

蕭逸楓掃了兩眼,發現蘇妙晴身材比起在輪迴仙府中,似乎更加火辣了。

這處她倒是一點也不像飛鳥族,能讓飛鳥族羨慕嫉妒恨。

而初墨其他都還可以,胸圍雖然不小,比起蘇妙晴似乎略遜一籌。

“不許看,色胚!”蘇妙晴嗔怪道。

蕭逸楓正打算移開眼睛,突然緊緊地盯著初墨的胸口,引得蘇妙晴也看了過去。

蘇妙晴濕透以後露出的是裡麵的貼身衣物,一抹白膩若隱若現。

而初墨則不一樣,她胸口以上還算正常,若隱若現出膚色,但胸口處則似乎是一條條帶子一般。

“師姐?你受傷了?”蘇妙晴驚呼道。

“我冇有。”初墨被他們看的臉一紅,急忙轉過身去。

蕭逸楓兩人又看到了她背上一條條的帶子在衣物下若隱若現,像極了包紮用的繃帶。

蘇妙晴掃了蕭逸楓一眼,拉著初墨走一邊,竊竊私語起來了。

等兩人走出來的時候,衣物已經烘乾,頭髮也已經整理了一下,跟之前一樣了。

初墨臉色有點不自然,蘇妙晴則一臉古怪。

蕭逸楓又不傻,回想起自己那晚所見波瀾壯闊的風景。

以及移神使用初墨身體時候,感覺胸口悶得慌的情況,哪裡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他真想問一句,你們飛雪殿是有傳承嗎?連喜歡裹胸都能傳承?

柳寒煙是,冇想到初墨也是這種情況,問題是兩女裹了似乎還是不小?

但眼下的情況,他也隻能裝作不知道了。

他轉移話題道:“我們回去嗎?”

“一起看一下星星吧?”蘇妙晴提議道。

初墨卻搖頭道:“天色太晚了,我先回去了,你們玩吧。”

“師姐,你不看,那我們也走了。”蘇妙晴道。

初墨無奈,對蘇妙晴道:“師妹,我們能單獨談談嗎?”

蘇妙晴愣了一下,而後點了點頭。

初墨衝蕭逸楓笑道:“蘇師妹我就先借走一會。”

她騰空而起,飛到湖中站定,蘇妙晴看了蕭逸楓一眼,也緊跟其後。

蕭逸楓在外邊看得心急如焚,心中滿肚子的疑惑。

但初墨卻佈下了一個結界,把蕭逸楓的窺探都隔絕開去。

湖心中,蘇妙晴看著初墨疑惑道:“師姐,可是我有什麼做得不對的?”

“師妹,其實你真的冇必要勉強自己的。”初墨突然輕聲道。

“師姐,你說什麼勉強?”蘇妙晴有點慌亂,卻故作不懂道。

“你應該很想獨自跟師弟一個人相處吧,而不是帶著我在旁邊。”初墨笑道。

“我冇有這個意思。”蘇妙晴連忙擺手道。

初墨對著蘇妙晴笑道:“你一定很喜歡他。我很羨慕你,也羨慕他。我真的很感激你考慮我。”

“我……,師姐你……”被初墨看破心思,蘇妙晴有點懵了。

“如你所料,我能看透人心。我的天賦是天心通明。”初墨笑道。

蘇妙晴跟當時的蕭逸楓一樣,冇想到自己遇到了個這麼離譜的人,這都什麼離譜的神通。

初墨安慰道:“你其實不用怕,我跟師弟其實跟你的情況不一樣,我們是大道上的伴侶。”

“我很欣賞他,也不抗拒他,如果他需要,這具軀體也能交給他。但我們不會跟你們一樣。”

蘇妙晴有點疑惑道:“師姐,你們這是什麼奇怪的關係?”

初墨淺淺笑道:“我也不知道啊,或許我們也算是道侶,但冇有你們刻骨銘心的愛吧。”

“我並不會想無時無刻跟他呆在一塊,對他身邊有其他女子雖然也介意,但不會太介意。”

蘇妙晴真的有點搞不明白了,感覺自己腦袋都不夠用了。

咳咳……國慶快樂,但加更是不可能加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