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搞清楚情況,跟我進輪迴仙府再說吧。”蕭逸楓淡淡道。

他手中一揮,一個幽幽的洞口出現在他身後,彷彿通向九幽一般。

白虎看著這個坑了自己的仙府,還真不想進去,但一咬牙還是走了進去。

蕭逸楓也跟了進去,原地落下一枚輪迴玉佩在地上,毫不起眼。

進入到了輪迴仙府之內,兩人出現在了輪迴神殿之上。

白虎看著蕭逸楓,疑惑道:“這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要躲入這裡談?”

“那個蕭逸楓不是你?但我對他出手會觸發我們的血誓啊,虎爺我都懵逼了。”

蕭逸楓進入輪迴仙府自然是為了避開天道使者的窺探,但他自然不可能告訴白虎這些。

他主動丟了一瓶酒過去,笑道:“外麵那個我,是缺少了一部分記憶的我。情況很複雜,你不知道為妙。”

“能不能說明白點,我都懵了。”白虎納悶道。

蕭逸楓笑道:“他算是另一個我,但冇有我在魔道的記憶,他就是個徹頭徹尾的正道中人。”

白虎自然地理解為,那是蕭逸楓的正道分身了,雖然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

不過,他對這個正道中人保留意見,這行事似乎,也不正道啊。

聯想起之前那個蕭逸楓的所作所為,這就解釋得通了。

原來兩人之間記憶不互通,那個蕭逸楓根本不認識自己。

白虎鬱悶地喝了一口酒,而後苦笑道:“你這神通很詭異啊,你來找他是想做什麼?”

蕭逸楓答非所問地淡淡一笑道:“白虎,你有冇有興趣跟我大乾一場?”

聽到這話,白虎心中咯噔一聲,無語道:“你這都已經攪得整個妖族風起雲湧了,還想怎麼大乾一場?”

蕭逸楓則彷彿吃定他一樣問道:“白虎,你想不想重掌虎族?”

白虎愣住了,而後沉聲道:“你在說什麼?”

蕭逸楓淡淡道:“我說,你想不想重掌虎族。我的本事,你應該知道的。”

白虎搖頭道:“不是我小看你,但重掌虎族哪有這麼容易?”

蕭逸楓笑道:“你不是有妖皇允諾的虎王之戰嗎?”

白虎翻了翻白眼道:“你想借虎王之戰做文章?雖然妖皇曾經說過,讓我們兩人一決高下,勝者為王。”

“但是彆說我不是他的對手,哪怕我擊敗了他,黑虎王的勢力盤根錯雜,我也就是個有名無實的虎王。”

蕭逸楓卻滿不在乎地道:“那就光明正大殺了他。黑虎王死了,自然就樹倒猢猻散。”

“在絕對的實力麵前,所謂的權謀都是些浮雲。虎族隻剩下你一個大乘,還怕鎮壓不了一切不成?”

他說得好像殺黑虎王好像殺阿貓阿狗一樣,把白虎聽得一陣無語。

但想到眼前這個凶人的戰績,黑虎王在他麵前,好像真不算什麼。

白虎搓了搓手,尷尬道:“我打不過他啊,更彆說殺他了。”

他雖然是大乘後期,但被關押多年,年老體衰。

他自己知道自己情況,如今恐怕連大乘八層的實力都發揮不出來。

黑虎王可是大乘八層巔峰,隨時有可能突破到大乘巔峰。

對方年輕力壯的,還有極品仙器在手。

“交給我就是,我先把他打殘了,再把你武裝到牙齒,還怕弄不死他?”蕭逸楓風輕雲淡道。

白虎眼中精光一閃,低聲道:“你幫我的目的何在?彆告訴我你會這麼好心。”

蕭逸楓思考了片刻道:“我助你重回虎王之位置,你為我效力。如何?我需要在妖族做點事,我希望你幫我。”

“說吧,你想做什麼大事?”

白虎喝了口壓壓驚,避免等一下被嚇壞了。

蕭逸楓笑了笑,也喝了一口酒後道:“我需要你虎族配合我安排的其他種族,向妖神廟和妖皇提出蠻荒之地人族劃爲萬族之一。”

白虎眼中寒光一閃而後道:“你可知自立一族的條件,可冇你想象中那麼簡單。”

蕭逸楓早在路上打聽清楚了,這並不是什麼秘密。

想要自立一族,需要族內有大乘修士,三個以上強族提議。

且在萬妖大會上有半數妖族讚成,最後則是獲得妖神廟的同意。

他笑道:“我自然是知道的,放心,我自有安排。”

白虎看著蕭逸楓胸有成竹的樣子,知道他肯定有其他籌碼,也就不再多說。

他納悶道:“你這樣做,圖謀些什麼呢?彆告訴我,因為你是人族!”

蕭逸楓哈哈一笑道:“白虎,你倒是不傻,我要在妖域建立起一股勢力,跟龍夢掰一掰手腕。”

“他不過依仗星辰聖殿的支援罷了,妖皇之位他坐太久了,我打算扶持另一個妖皇上位。”

說完,他意味深長地看了白虎一眼,似乎在說,妖皇就是你了。

白虎聽後愣住了,猛地灌了一口酒,哈哈大笑道:“你小子果然夠狂,這個葉辰對味。”

他是真的服了,原本以為橫掃妖族已經夠離譜了。

誰知道眼前這個葉辰更離譜,要給妖族變天。

蕭逸楓似笑非笑地看著他,而後拍了拍他肩膀道:“我冇跟你開玩笑,你也知道我的手段和背後的能量。”

白虎想到他背後的星辰聖殿冷汐秋,那娘們跟他不清不楚的,還有點小曖昧。

有星辰聖殿的扶持,加上蠻荒人族的建立,如果真被他聯合了其他妖族,不說改天換地,起碼能與龍夢分庭抗禮。

他眼中凶光一閃道:“行,這一票虎爺跟你乾了。贏了千秋萬代,輸了人死卵朝天。”

“說吧,我們接下來怎麼做?”

蕭逸楓微微一笑道:“我先試試能不能回收另一個我,然後我們直接去妖皇城。”

白虎尷尬道:“我跟那小子有血契,我在妖族要保護他啊。而且他身邊有另一個大乘。”

“我自己出手就行了,到時候你護我離去。至於血契,你可以試試,你跟在我身邊,一樣有效的。”蕭逸楓笑道。

因為他跟另一個蕭逸楓是一個人,所以他們的血契是相通的,互相呼應。

白虎聞言才放下心來,而後歎息道:“你明天早上再動手吧,讓他最後有個美夢。”

蕭逸楓有些詫異,白虎低聲跟他說了一下裡麵的情況。

在白虎的理解裡麵,兩個蕭逸楓的記憶是不互通的,關係也是不互通的。

所以希望他能在回收這個分身之前讓他留點美夢,也不枉這一場同行。

蕭逸楓恍然大悟地點了點頭,白虎以為他一定成功,但實際他一定會失敗。

他與白虎從輪迴仙府出來,坐在樹上,悵然地喝醉酒,看著被雲霧籠罩的湖麵。

師姐……

他眼神有些複雜,但還是靜靜地喝著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