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麵之上的蕭逸楓根本不知道另一個自己來到,還沉沉地睡著。

等他察覺到懷中有異動,睜開眼的時候,眼前的蘇妙晴正撲閃著美目。

“師姐,你醒了?”蕭逸楓笑道。

“嗯。快放手,被人看到了就麻煩了。”蘇妙晴臉紅紅地說道。

蕭逸楓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蘇妙晴跟自己抱成一團了,自己一手給她枕著,另一隻手環在她腰間,落在她臀上。

她的**和玉臂正搭在自己的身上,剛剛的異動就是她悄悄把搭自己身上的大腿收回來。

蕭逸楓另一隻手不安分捏了捏,讓蘇妙晴羞赧不已。

她在蕭逸楓腰間一掐,嗔怪道:“初墨師姐一不在,你就不老實了。”

蕭逸楓尷尬地收手,蘇妙晴逃也一樣站起來,飛快整理了一下衣衫和頭髮。

蕭逸楓也站起來,活動了一下自己的手臂,被壓了一晚上,還真有點酸。

蘇妙晴看他一直在揉自己的手臂,臉一紅,偷偷擦了擦嘴角,還好冇流口水。

“小楓,你對我枕你手臂有意見?”她先聲奪人道。

蕭逸楓溫柔笑道:“怎麼會呢,榮幸之至。”

蘇妙晴正打算說些什麼的時候,不遠處傳來一個淡淡的聲音。

“兩位大清早還是彆卿卿我我了,打擾一下,在下找這位蕭逸楓有些事情。”

兩人都嚇了一跳,以兩人的實力,居然有人能悄無聲息闖入到了自己不遠處。

外麵白虎的屏障呢?火鳳居然一點反應都冇?

他們戒備地循聲望去,對方站在小船不遠處。

那人一身黑衣,戴著一個寒冰麵具,眼神淡漠,手中拿著把黑霧繚繞的長劍,散發著詭異的氣息。

見兩人看來,他猛地散開,化作一道道黑霧向他們襲來。

“師姐,你小心!”

蕭逸楓頓時明瞭,他化作一道長虹飛了出去,手中一把仙劍出現,一劍斬去。

來人與他在場上交手起來,湖麵瞬間被他們的交手而炸裂。

兩人以快打快,在湖上掀起驚濤駭浪,一道道浮光掠影劃過,滿湖的劍氣縱橫。

蘇妙晴查探了一下來人的修為,雖然詭異,但也就是出竅境,也就放下心來。

遠處的小行宮內眾人也察覺到動靜,他們紛紛看了過來。

此刻湖上的迷霧不知道何時散去,化作了籠罩在小行宮營地四方的迷霧。

初墨飛到小船之上,疑惑道:“那人是誰?怎麼這麼早就有人挑戰了?”

“不清楚,不過似乎實力不弱,第一次見到小楓露出如此凝重的神色。”蘇妙晴緊緊盯著兩人交手的身影。

初墨也凝重的看去,發現對手的確強得離譜,而且對蕭逸楓似乎異常熟悉。

他手段多變,渾身魔氣騰騰,一招一式帶著恐怖的巨力,且對力量的掌握還在蕭逸楓之上。

對方手中那把詭異黑色長劍更是帶著詭異的力量,每一劍揮動都讓蕭逸楓手上的仙劍缺出一個缺口。

如果不是蕭逸楓強大的混沌仙體,恐怕情況就不妙了,但對方似乎也擁有著奇怪的力量,能將力量卸去。

一向所向披靡的蕭逸楓竟然在他手上隻有招架之力,這還是在同境界的情況下。

蕭逸楓用出一道道雷霆落下,將對方困在雷霆之中,明知故問道。

“閣下到底是誰?萬雷天獄!”

“哼!打就打,少廢話!”蕭逸楓的劍靈分身冷哼一聲。

他彷彿冇有實體一樣化作一片陰影,詭異地從萬雷天獄中消失了。

等蕭逸楓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從蕭逸楓的影子中冒出來。

劍靈分身在他身後一劍向蕭逸楓斬來,如同死神的鐮刀。

蕭逸楓迅速回身以劍護在身前,雖然擋下了,卻被劍靈分身將他手中仙劍斬斷。

蕭逸楓被他這一劍擊飛出去,強忍痛苦,迅速以手中斷劍用出萬劍訣。

觸發四重奏的萬劍訣劍氣如同魚群一般湧去,阻攔對方的追擊。

劍靈分身站在原地,以劍在湖麵一劃,輕聲道:“斷流!”

他劃出來的劍痕湧起森森的劍氣,將洪流一般的劍流阻擋。

他好整以暇地道:“再不拿出點實力來,你就要死了。”

蕭逸楓一身冷汗,這是他第一次麵對自己的劍靈分身,詭異防不勝防,而且對方冇有限製。

剛剛的交手中,劍靈分身三種功法都運用自如地用了一次。

在劍靈分身手持斬仙,冇有限製的情況下,自己不能用各種功法,還真不是他的對手。

雖然自己本來就是要輸的,但這種被壓倒性地按地上摩擦,還是讓他相當不爽。

他自然不可能放水,這種情況下,天道使者肯定盯著,自己一旦放水,就是找死。

蕭逸楓冷聲道:“不管你是誰,想贏我還是早了點。”

他以劍指天,用出替天行道來,畢竟這是他的最強招式,若是不用肯定會被懷疑。

這次的替天行道響應前所未有地快,一片片劫雲迅速在天地間凝聚,醞釀著天地雷霆。

劍靈分身嘴角一彎,輕聲道:“月移!”

明明是清晨,卻有一道皎潔的月光照下,劍靈分身消失在原地。

而後他出現在蕭逸楓身前,詭異地穿過了蕭逸楓的護身屏障。

他施展術法時候的護身屏障彷彿不存在一樣,被劍靈分身融入。

這自然是因為兩人本就是同源,護身屏障根本不會阻攔他。

蕭逸楓猝不及防,被劍靈分身一劍穿體而過,釘死在半空中。

斬仙瘋狂吸取著他體內的精血,蕭逸楓痛苦地叫出聲來。

這次他不是裝的了,斬仙怎麼會如此瘋狂吸納自己的血。

這分身和斬仙怎麼回事?

劍靈分身一手按在他頭上,冷笑一聲道:“奪魂!”

一道強大的魂體從他體內飛出,順著他的手臂撞入蕭逸楓的識海。

“小楓!”

蘇妙晴見狀,哪裡還按捺得住,化作一道火光向前飛去。

初墨卻冇有輕舉妄動,她知道蕭逸楓識海中那道強大的封印。

有那道古怪的封印在,他根本不會被奪舍。

她對蕭逸楓有一種盲目的信心,師弟應該有自己的打算吧。

在暗處的白虎卻不這樣看,他看向蕭逸楓那邊,目光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