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皇龍夢難得地振作起來,針對人族被殺之事接連頒佈了數道皇命,還下令蠻荒各城不得禁止人族入城。

那些參與到獵殺人族中的妖族,按照情節嚴重,或罰款,或誅殺,或發配邊疆。

總之這種濫殺人族的情況,一下子被妖皇龍夢給扼製住了。

不過各妖族對於龍夢這明顯討好星辰聖殿的行動大為不滿,認為他有損妖族的威嚴。

雖然各族的反應很大,但龍夢完全無動於衷,將一切異議都壓了下來。

龍夢頂住了各種的壓力,也讓各族見識到了妖皇對妖族的掌控力。

但那些心思活絡的人,則藉此機會看清楚了龍夢的部分底牌,妖皇城暗流洶湧。

蕭逸楓一行則因此而少了不少麻煩,再也冇有人頭塔出現在他們附近。

妖皇甚至還派出了高手在他們四周巡查,檢查有冇有人敢頂風作案。

這下子妖族是真的尷尬無比,正麵打又打不過,暗殺的話,對方有大乘,也打不過。

不過妖皇城內的天之驕子表示會將他攔在妖皇城外,這才讓他們長舒一口氣。

但眼下,也隻能看著蕭逸楓等人囂張跋扈地往妖皇城飛去。

蕭逸楓本體那邊正按部就班地繼續往前走著,勢不可擋。

而他的劍靈分身也終於從瀕臨崩潰的情況下恢複了過來。

他能這麼快恢複,是因為斬仙殺了不少輪迴仙府內的鬼將和陰魂,餵養給他。

斬仙此舉讓孟婆大為不滿,但她卻也冇有阻止,畢竟蕭逸楓的情況不容樂觀。

蕭逸楓醒後,迅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記憶和搞清楚情況。

他不由想起自己做的那怪異的夢,臉色古怪。

但斬仙此刻已經沉浸在劍心深處睡著了,蕭逸楓也就不好開口問了。

他瞬移到了輪迴仙府內的奈何橋邊,看著十年依舊的孟婆,他有些感慨。

蕭逸楓躬身行了一禮道:“前輩,好久不見!”

孟婆看了他一眼道:“你怎麼落得這副不人不鬼的模樣?”

“一言難儘,我跟天道杠上了,所以軀體被奪走了。”蕭逸楓苦笑道。

“又跟天道杠上了,你們是跟天道有仇吧?”孟婆無語道。

“又?”蕭逸楓敏銳地意識到了她話語中的問題。

“對啊,輪迴仙府的曆代主人,都喜歡跟天道對著乾。不然你以為仙府為什麼會變成這副樣子。”孟婆翻白眼道。

“前輩可否細說?”蕭逸楓問道。

“冇什麼好說的,可能這就是輪迴仙府的宿命吧。”孟婆道。

“前輩所說,仙府曾經不是這樣的?”蕭逸楓隻能主動問道。

“自然不是,但如今的仙府並不完整,導致很多事情我也忘記了。”孟婆解釋道。

蕭逸楓恍然大悟道:“怪不得我對輪迴仙府的掌控總是缺那最後的一點,原來仙府並不完整。”

孟婆提醒道:“你不要妄圖將仙府補完整,因為這樣你會死得更快。”

“我現在補不補,似乎死得都不慢啊,而且,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補。”蕭逸楓無語道。

孟婆白了他一眼道:“那你儘管作死吧。”

而後她輕咦一聲道:“你現在氣運極濃,運勢極旺,不像是天道針對的人。反而像天道鐘愛之人。”

蕭逸楓聞言一愣,他冇有天道印記,看不到自己的氣運,所以還真不知道此事。

但很快他就想明白了,難道,自己跟本體的氣運和命數是相連的?

所以天道使者現在根本針對不了自己?難怪,自己一點倒黴都冇有。

這可是一件大喜事,他本來已經做好準備被天道一路針對的準備了。

誰知道他居然真奈何不了自己,但誰知道他還有冇有其他手段呢。

穩妥起見,蕭逸楓還問道:“前輩,晚輩現在被天道使者盯著,你可有什麼辦法?”

“躲仙府裡麵,他就奈何不了你。”孟婆理所當然道。

“問題我不能一直躲著啊,前輩可還有其他辦法?”蕭逸楓問道。

孟婆想了想道:“有一個人跟你一樣情況,但人家還活得好好的,你可以跟他學一下。”

蕭逸楓心中一喜,然後問道:“前輩說的是誰?”

孟婆陷入了回憶,而後輕聲道:“我不記得他的名字,但我記得主人稱他為宿命。”

蕭逸楓瞳孔一縮,心中一驚,仔細一想,又覺得理所當然。

宿命組織,這些傢夥神出鬼冇的,而且似乎有某種目的,怎麼看都不像天道是能容忍的。

“不知道前輩說的主人是誰?”蕭逸楓問道。

“當然是輪迴仙府真正的主人了,總不會是你。你彆問了,知道越多,死得越快。”孟婆淡然道。

蕭逸楓繼續在旁邊旁敲側擊,但孟婆這次油米不進了,守口如瓶。

他隻能感歎,下次還是拎點好吃的再來賄賂她了。

感受到蕭逸楓的氣息,躲在輪迴仙府野**的小冰迅速飛來,親昵地在他身上蹭了蹭。

蕭逸楓看著在輪迴仙府內餓得皮包骨頭的小冰,極為愧疚。

自己失憶這些年,它就被困在輪迴仙府內,哪也去不了。

蕭逸楓對它道:“跟我出去吧,起碼不會餓死了。”

小冰點頭,化作一道黑光盤在蕭逸楓的手臂上。

蕭逸楓不由有點無奈,上一世小冰還能跟得上自己的提升。

這一世他提升太快,小冰如今纔是金丹後期,離自己差兩個等級。

看來自己得給小冰點機緣才行了,不然恐怕兩人距離會越拉越大。

蕭逸楓從輪迴仙府出去,落在白虎的背上。

幸好白虎此時是虎形,不然蕭逸楓都不敢想象此刻的畫麵會多麼唯美。

“葉辰,你醒了?你這是怎麼回事?”白虎問道。

蕭逸楓知道他問的是自己怎麼連個正道分身都打不過。

他笑了笑道:“我跟他是神魂之爭,他體內被敵人下了個封印,我無法打破,想來是無法回收了。”

“什麼人的封印,如此霸道?”白虎好奇道。

“不能說的人,說了他會有感應。不管他,我們去最近的城池打聽一下訊息。”蕭逸楓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