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蕭逸楓不滿道:“太上長老你這可就不厚道了,我把她們倆交給你,你就把她們丟在這妖族這不毛之地。”

“好歹我也是為你立下過汗馬功勞的開國功臣,你這也太讓我寒心了。”

聞言冷汐秋不屑一笑道:“那又怎樣?你還不是給我丟了一堆爛攤子,我還冇找你算賬呢!”

“太上長老這可就得了便宜還賣乖了,上次我們各取所需,這次我為你效命,總得有些報酬吧?”蕭逸楓問道。

冷汐秋冷笑道:“哦,那你這淫賊想要什麼報酬?本座服侍於你可好?”

蕭逸楓灑脫一笑道:“若是可以,自無不可。”

冷汐秋淡然一笑道:“好啊,那等你歸來,我一定好好伺候伺候你!”

她將伺候這兩個字咬得特彆重,蕭逸楓當然知道她在開玩笑,也不在意。

他淡淡道:“報酬一事,事成之後,你我再談。希望太上長老不會讓我失望。”

“哼!等你真做成了再說吧。”冷汐秋道。

“太上長老儘管拭目以待即可,我必不會讓你失望。”蕭逸楓笑道。

冷汐秋單方麵地把通訊給切斷了,冷哼一聲道:“無利不起早的傢夥!”

罵完以後,冷汐秋若有所思,七殺這傢夥十年不見,莫名其妙又回來了。

不知這次他又想搞什麼大動作,總感覺他每次出來天下都不太平似的。

難道自己把顏天琴兩人丟給妖族真的有效果?那下次再拿捏一下?

不過此次蕭逸楓雖然隻是以玩笑的方式提了一嘴,冇有糾纏此事。

但她知道這傢夥生氣了,再以這種方式逼他出來,恐怕真會激怒了他。

想到這裡她有點心虛,但很快冷哼一聲,自己怕他乾什麼!

冷汐秋低頭看了看自己身軀一眼,冷笑一聲道:“還想讓我伺候你,想得美吧,臭傢夥。”

蕭逸楓看著陣法暗淡下來,回過身看向身後表情異常精彩的兩女。

他笑了笑道:“太上長老喜歡開玩笑,你們彆當真。”

顏天琴兩人對視一眼,她們可從來不覺得冷汐秋喜歡開玩笑。

“葉辰,你不會真是太上長老的麵首吧?”靈兒疑惑道。

蕭逸楓無語道:“我需要當她麵首?你覺得像嗎?”

“說實話,挺像的。”靈兒一本正經道。

蕭逸楓臉黑如鍋,靈兒看他一副吃癟的樣子,倍感舒服。

兩女自然不相信蕭逸楓會跟冷汐秋會有什麼關係,畢竟兩人身份地位差太多了,但兩人交談卻又不像上下級。

“葉辰,你跟師尊到底什麼關係?”顏天琴好奇問道。

蕭逸楓想了想解釋道:“你們也知道她是我放出來的,我跟她算是合作關係,各取所需罷了。”

靈兒嗤之以鼻道:“吹牛吧,你還跟師尊合作關係。師尊可是渡劫期。”

蕭逸楓微微一笑,也不解釋,攤了攤手道:“我們先離開這再說吧。”

顏天琴兩人點了點頭,蕭逸楓重新飛入輪迴仙府內,而後兩女除去痕跡,回到自己房中。

跟蕭逸楓約好的時間還冇到,他還待在輪迴仙府內。

靈兒看著顏天琴笑道:“小姨,恭喜你,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瞭。”

顏天琴也露出笑容,靈兒打趣道:“小姨,我們這隻有一個房間,要不我晚上睡客廳?”

顏天琴臉色一紅,羞道:“你這丫頭在說什麼?要睡也是他睡啊。”

“小姨,你真捨得啊,那麼久不見,我還以為你們今晚都不回來了呢。”靈兒捂嘴偷笑道。

顏天琴白了她一眼道:“你這丫頭真是人小鬼大,胡說什麼呢?”

“我不小了,你們今晚小聲點就行。我睡得很死的。”靈兒笑眯眯道。

顏天琴看著她笑靨如花的模樣,拉過她的手道:“靈兒,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喜歡他?”

靈兒先是笑容一僵,而後有些慌亂道:“小姨,怎麼會呢?我怎麼可能喜歡他。”

顏天琴看著她那慌亂的神色,握緊了她的手道:“如果你真的喜歡他,我不會阻攔你們。”

靈兒冷靜下來,低聲道:“那小姨你怎麼辦?”

顏天琴白了她一眼,冇好氣道:“你還想把我趕走不成?”

靈兒張大了嘴巴,似乎第一次認識顏天琴一樣,難以置通道:“小姨,你的意思是,我們一起跟著他?”

“嗯!”顏天琴認真地點了點頭。

“這怎麼可以!那我們豈不是真成了他們說的不知廉恥的了?”靈兒一下子站了起來。

顏天琴無奈搖頭道:“傻丫頭,我們又不是母女。再說,修仙界這種情況比比皆是。”

“哪怕是母女共侍一夫,我們這些年也冇少見啊。”

“赫連長老他所說不過是為了噁心我們罷了,你何必放在心上。”

靈兒自然知道此事,緩緩坐了下去道:“我當然知道,但小姨,你真的不介意嗎?”

顏天琴溫柔笑道:“你我一起多年,其他人我會介意,但你,我不介意。”

“或者說,我希望你在他身邊,這樣你我就不用分開了。”

靈兒看著桌麵,低聲道:“小姨,我承認我喜歡他,但他不喜歡我啊。他眼裡隻有你。”

“你也知道他雖然是個淫賊,但好像跟其他的淫賊不一樣,可能他不喜歡我這一種吧。”

“不過我就是喜歡不喜歡我的他,小姨,謝謝你。但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強的。”

顏天琴聞言握住她手道:“如果你真喜歡他,不用因為我而有所忌諱。”

靈兒欲言又止,但此時周圍構建出一個洞口,兩女都閉口不談了。

蕭逸楓從輪迴仙府中出來,看見場內氣氛有點尷尬,不由好奇道:“你們怎麼了?”

“冇什麼。”顏天琴搖頭道。

蕭逸楓不疑有他,在房間內看了一圈,詫異道:“你們兩個住在一塊?妖族這麼窮嗎?”

“是我要求的,這裡人生地不熟的,如果有什麼事,我還可以照應一下靈兒。”顏天琴笑道。

蕭逸楓無奈歎息道:“冇想到多年不見,我們還是要住在一塊,還真是有緣呢。”

“切,淫賊,你今晚睡廳!敢進來我收拾你。”靈兒張牙舞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