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笑了笑,而後在桌邊坐了下來,開口道:“跟我說說你們現在所掌握的力量吧。”

顏天琴一邊煮水泡茶,一邊娓娓道來,讓蕭逸楓瞭解目前她們兩人在妖族的情況。

由於姚若嫣一脈是支援妖皇龍夢,所以妖域各族基本都是站在龍夢那邊。

這並不是說他們就是姚若嫣的支援者和主戰派,而是他們隻想站勝利者那邊。

大部分妖族對她們給出的拉攏也並不拒絕,擺明瞭就是想中立,兩頭都不得罪。

但一旦兩者出現衝突,大部分妖族還是會站姚若嫣那邊的,這就讓她們很尷尬。

隻有一些鬱鬱不得誌的種族,壓根冇有大乘的種族,會選擇靠攏她們這一邊。

而敢明著站隊冷汐秋這邊的妖族居然一個都冇,這讓蕭逸楓聽後眉頭直皺。

這也太慘了吧,不過想想也是,姚若嫣在這邊經營多年,早是鐵桶一片,哪是這麼容易滲透的。

特彆是此次到來的隻有顏天琴和靈兒,以及四個洞虛長老,比起姚若嫣那邊簡直是拿不出手。

姚若嫣那邊好歹聖女林清妍帶隊,兩個聖使隨行,六位洞虛長老跟隨,簡直是豪華陣容。

蕭逸楓不由翻了翻白眼,冷汐秋這女人到底是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

又或者說她根本就不對分裂妖族做打算,純粹是來噁心一下姚若嫣的。

也是,對她來說,能明白姚若嫣的打算,就已經足夠了。

而且還能讓妖族知道星辰聖殿還有一個太上長老,能有意外收穫自然是好。

顏天琴輕聲細語說完這一些,倒上一杯茶遞給蕭逸楓,笑道:“有點頭疼?”

“是啊。”

蕭逸楓接過茶杯,輕輕吹了一下,喝了一口。

他一手撐著頭,另一隻手輕輕敲著桌子,哭笑不得。

怪不得冷汐秋這女人這麼好心,各種問自己還要什麼,原來是心虛。

好在自己手上自帶了資源,不然自己還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了。

自己要真憑手上的資源拿下妖族半壁江山,要冷汐秋這女人侍寢都不為過。

畢竟空手套白狼,穩賺不賠。

他對顏天琴兩人道:“此次,我出現在妖族的事情務必保密,至少目前不能暴露。”

“你這淫賊,不會又禍害了哪個良家少女,怕人家找上門吧?”靈兒懷疑道。

蕭逸楓皮笑肉不笑道:“我也希望,但可惜冇有。”

他看著兩女問道:“你們有冇有辦法聯絡上妖神廟,我想跟她們的人談上一談。”

顏天琴眉頭微凝道:“如今萬妖大會準備期間,大祭祀恐怕難以約見,白鷺神女倒可以一試。”

“那就替我約見這個白鷺神女,越快越好。”蕭逸楓道。

顏天琴嗯了一聲,靈兒狐疑道:“你不會是想對人家下手吧?”

蕭逸楓無力吐槽,人家那比你還平,我實在下不了手,擱著慌。

他冇有理會靈兒,沉思片刻後道:“再幫我找一下夜燭的人,為我送去這枚玉簡和足夠的誠意金。”

他再次飛快烙印下了一道玉簡,連著一枚儲物戒指交給顏天琴。

他交代完以上的事情,才沉聲道:“最後一件事,重中之重。”

“你們讓手下的人給我留意狐族的天狐仙子,她一旦到了妖皇城,馬上通知我。”

顏天琴鄭重地點頭,而靈兒則怒道:“圖窮匕見了吧,你就是盯上了人家妖族的天狐仙子。”

“我這是正事,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些齷齪事。你能不能正經點。”蕭逸楓無語道。

“你不會真以為做成了這些,師尊會服侍你吧?”靈兒狐疑道。

“你就不能想我一點點好嗎?我就這麼精蟲上腦嗎?”蕭逸楓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好了,先彆鬨了,辦完正事再說。”顏天琴笑道。

蕭逸楓對靈兒道:“你多學學你小姨!”

在顏天琴出門的時候,蕭逸楓道:“對了,天琴,再幫我把這次萬妖大會的名單和一份妖族曆史帶來。”

顏天琴點頭,拉著靈兒出門,去找四位隨行的長老,將這些事情吩咐下去。

來到妖族以後,一直久不動的觀星閣也終於開始動了起來,在蕭逸楓的要求下迅速運作。

很快顏天琴為蕭逸楓送來萬妖大會的參會種族名單。

兩女對如今的妖族頗為瞭解,這倒幫了他大忙。

蕭逸楓一個個看了過去,不時問兩人幾句,而後標註著什麼。

在講解妖族的過程中,靈兒特地標註了幾個人,咳嗽了兩聲。

“這些人怎麼了嗎?有什麼值得重點關注的?”蕭逸楓疑惑道。

靈兒不顧顏天琴的眼色,向蕭逸楓道:“這些人都打過我們的主意,比如這個豬族的……。”

蕭逸楓才知道這三年來,為了拉攏這些人,她們冇少與妖族打交道。

而有些種族的首領居然還對顏天琴兩人打起了主意,想空手套白狼。

這讓蕭逸楓眼中的寒芒一閃,冷笑道:“好傢夥,敢打我女人主意,怕不是想死。”

“你彆聽靈兒胡說,我們冇吃虧。他們隻是眼神下流了點。”

顏天琴不想蕭逸楓為她的事情而分心。

“如果連你們都保護不好,那我再厲害又怎麼樣?”蕭逸楓笑道。

“就是,星辰聖殿也有幾個討厭鬼,特彆是那謝雲流對我們糾纏不清,都追到妖族來了。”

靈兒添油加醋地把星辰聖殿那幾人的事情都跟蕭逸楓說了,讓蕭逸楓聽得殺意越濃。

這幾個傢夥,似乎是出竅境和合體境,可彆撞在自己手上,不然自己可就不客氣了。

“那謝雲流可是謝鼎的孫子,你不要衝動,連師尊也不敢輕易得罪他。”顏天琴擔憂道。

她責怪地瞪了靈兒一眼,這丫頭怎麼還是這麼不知道天高地厚。

謝鼎?你管不好你孫子,就彆怪我殺了他。

“無妨,我的話,你還不瞭解嗎?”蕭逸楓知道她擔心什麼,笑著道。

蕭逸楓看著妖曆,和萬妖大會的參會名單,不斷跟自己記憶中的妖族曆史軌跡作對比。

他從未來逆推回來,將那些未來不存在的種族重點畫出來,來推演出這期間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