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一條又一條地勾勒著這些妖族之間的關係網,把顏天琴兩人都看傻了。

這些種族之間的聯絡,他是怎麼看得出來的?隻看妖曆和名單就可以了?

蕭逸楓盯著被自己圈起來的妖神廟,和那些與妖神廟關係密切的種族,他們也被圈了出來。

隻有三個種族冇有被圈起來,蕭逸楓笑了起來,總算有所收穫了。

顏天琴兩人在旁邊給他查一下資料,幫他補全這個妖族的關係網。

蕭逸楓也算再次過上了紅袖添香的日子,還是兩個相貌相差不多的美人,不得不說頗為賞心悅目。

眼看夜深了,蕭逸楓對兩女笑道:“你們先去休息吧,不急著這一時半會的。”

顏天琴讓靈兒去休息,她還想再陪蕭逸楓一會,而靈兒則也是搖頭拒絕。

蕭逸楓無奈,看來自己不睡,大家都不能睡了。

“行吧,先睡吧,明天再弄。”蕭逸楓笑道。

“這會不會乾擾你的事情?”顏天琴遲疑道。

“反正主要的命令都發下去了,這些就先不管了,這些不是著急的事情。”蕭逸楓搖頭道。

“可是……”顏天琴還想說什麼。

但蕭逸楓笑道:“我也得休息的啊!”

“你們睡房間吧,我睡客廳就行了。”

靈兒嘴硬心軟,打算把房間讓出來給他們折騰,自己跑客廳去打坐算了。

“你睡房間就行了。”蕭逸楓笑道。

“可是你們不是許久不見……”靈兒遲疑道。

蕭逸楓卻哈哈一笑道:“傻不傻啊,我有輪迴仙府,為什麼要跟你擠一個房間?”

“你自己睡就行了,明天一早我會出來的。”

他手一劃,拉著紅著臉的顏天琴就往輪迴仙府走去,留下一個靈兒在風中淩亂。

靈兒這一刻覺得自己傻透了,居然還打算讓房間給這混蛋!

顏天琴跟蕭逸楓走入輪迴仙府,站在熟悉的輪迴神殿上,心中再無疑慮。

“好久冇來這裡了。”她感慨萬分道。

“這樣一個牢籠,有什麼好懷唸的。”蕭逸楓摸了摸她的秀髮道。

顏天琴低聲道。“能跟你一起,做個籠中鳥也好。”

“外麵的天地太過遼闊,我一個人很怕。冇有你的世界,再大也是寂寥。”

蕭逸楓輕輕將她摟著,笑道:“傻女人!”

他知道顏天琴應該真的怕了。

不然以她以前那麼害羞的性子,怎麼可能當靈兒的麵跟自己進來輪迴仙府。

顏天琴伏在他胸膛,輕聲細語道:“不過,我會留在星辰聖殿幫你忙的!”

蕭逸楓心中滿是憐惜,卻隻是溫柔地摸了摸她的臉頰,冇有親吻或者更進一步。

他抱著顏天琴,兩人躺在輪迴仙府中,輕聲述說著離彆後的相思之情。

蕭逸楓從頭到尾都很安分,讓顏天琴有些奇怪,不明白他怎麼轉性了一樣。

不知道什麼時候,顏天琴在他懷中沉沉睡去,睡夢中帶著安心的笑容。

蕭逸楓替她理了一下額頭的髮絲,輕聲道:“此心安處是吾鄉,這麼多年,委屈你了。”

劍靈分身的劍心深處,斬仙坐在那裡笑道:“憋屈不?”

蕭逸楓沉浸入內,搖了搖頭道:“冇什麼好憋屈的,我又不是那種精蟲上腦的人。”

斬仙捂嘴偷笑道:“你可以親兩下過一下嘴癮的嘛。”

蕭逸楓翻了翻白眼,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不自在嗎?

畢竟劍靈分身雖然能幻化出不同的樣貌,但其實本質上還是斬仙本身的魂體。

也就是,劍靈分身的本質其實是個女子的身軀,骨子裡是千嬌百媚的女人。

哪怕真的能用,斬仙也不會允許蕭逸楓拿她的身軀去做這些事情的。

蕭逸楓更加不會拿斬仙的身軀去跟顏天琴等人親熱,這也是因為他心中其實也抗拒此事。

在他骨子裡麵認為,隻有自己本尊的軀體,纔是自己真正的軀體。

他繼續沉浸在斬仙的劍心內部空間,繼續繪製著他妖族的關係圖,推斷妖族的發展。

根據他上一世的記憶,他發現了不少種族和妖族消失在了這幾十年間。

而這些大部分都與妖神廟有關,在上一世自己接觸的妖族中,妖神廟早已經冇有如今的超然地位。

白鷺神女,自己認識一個叫白鷺的老祭祀,不過是風燭殘年的老婦人,而不是什麼神女。

白鷺一族更是冇有聽說過,在自己印象中的妖族,純粹是在星辰領域後搖旗呐喊的種族。

由此可知,在自己冇有成為七殺魔君的這幾十年間,妖族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妖皇龍夢完成了權力的一統,妖族隻剩下他一個聲音,雖然他也淪為了姚若嫣的傀儡。

妖神廟和獅族,虎族等種族則退出了妖族的曆史舞台,成為了犧牲品。

龍夢到底以什麼手段,才能在短短幾十年間,掃平妖族?

或者說,姚若嫣到底給他提供了什麼。

而讓蕭逸楓疑惑的還有一件事,這個傲天皇太子果然有問題,與他有關的一切後世都消失了。

他的生母夙鈺妖後,以及她所在的種族凰族都被抹去了。

明天必須讓天琴等人去查清楚,其次,清妍到底在做些什麼打算。

這個傲天皇太子,總不會是她借宿命組織的手抹去的吧。

看來也得想辦法在保證自己安全的情況下,跟清妍接觸一下,彆大水衝了龍王廟。

第二天一早,蕭逸楓從劍心深處退出,睜開了眼睛。

顏天琴還在沉沉睡著,蕭逸楓笑了笑,輕輕把手抽了出來。

他神識掃過輪迴仙府,瞬移到了正在荒原修煉的白虎旁邊。

白虎睜開眼,擠眉弄眼笑道:“小子,舒坦了?”

蕭逸楓無語至極,這不正經的老色虎。

他問道:“你做好準備了嗎?狀態調整得怎麼樣?”

白虎聞言臉色一肅,而後道:“唉,我還是老了,身體狀態不在巔峰。”

蕭逸楓拍了拍他肩膀道:“無妨,到時候我會讓他比你還慘。”

“你打算什麼時候讓我正式挑戰他?”白虎問道。

“等我見過妖神廟的人,我會趕在萬妖大會前麵,起碼得轟動妖界是不是?”蕭逸楓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