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直接笑出聲來,笑道:“當年我就知道熊霸那傢夥真是個極品。”

蕭逸楓麵無表情道:“是挺省事的。”

他轉過身,很辛苦才忍住笑,冇破防。

不然自己這個魔君的神秘感就要蕩然無存了。

他打定主意,不能讓初墨見到這倆個極品。

不然初墨怕要抓狂,覺得自己嘲諷她。

熊尊者也有些不好意思地跟在蕭逸楓的身後。

三人七拐八彎地來到了下城內的一處偏僻小酒肆裡麵。

這是一家破舊的酒肆,賣的酒也不是什麼高檔貨色,掌櫃的是一個半妖。

蕭逸楓好像普通酒客一樣走到櫃檯,開口道:“來三壺青竹酒,要陳年的。”

蕭逸楓丟過去三塊上品妖元,掌櫃的麻利應了一聲,轉身去拿過三壺青竹酒遞給兩人。

蕭逸楓接過打開壺聞了一下,皺眉道:“這年份不足,可還有更好的?妖元不是問題。”

掌櫃的對他們笑道:“有,三位大人跟我來。”

四人走到後堂,蕭逸楓開口道:“掌櫃的你這燭火不亮啊。”

掌櫃笑道:“點多兩根就是,問題不大。”

“照亮這偌大的屋子,需要不少燭火吧?”蕭逸楓接著道。

“再大的屋子,隻要點火的人多了,總能照亮的。”掌櫃回道。

蕭逸楓覺得有點羞恥,無語道:“好了,帶我去見那人吧。”

掌櫃打開了其中一個酒桶,伸手一拉,打開了一個密道。

“三位,趙大人在下麵等你,小的就不陪你們進去了。”

蕭逸楓有些無語,什麼叫在下麵等你,你們真會說話。

兩人藝高人膽大,直接順著密道走入。

“小子,你不會想找殺手暗殺黑虎王吧?”白虎納悶道。

熊尊者一臉問號,自己聽到了什麼,暗殺黑虎王?

“不全是,但有這個打算。”蕭逸楓笑道。

“你覺得殺手能殺得了他?”白虎翻白眼道。

“加上我們三個呢?”蕭逸楓問道。

白虎盤算了一下,笑道:“不死也殘!但這樣還要殺手乾什麼?”

“背鍋啊!”蕭逸楓一本正經道。

走了半柱香左右,三人到了一個密室之內,而等著蕭逸楓三人的是一個熟人。

趙永財!

蕭逸楓冇想到這麼快又能見到他,雖然自己換了一個身份就是了。

趙永財一身黑衣,也戴著麵具,氣息內蘊,眼神淩厲。

見到蕭逸楓三人,他卻有些心驚,這三人的氣息,他一個也看不透。

“三位貴客前來找我夜燭想做些什麼大買賣?”趙永財詢問道。

蕭逸楓送過去的玉簡是找夜燭暗殺一個大人物,並且給出了足夠的誠意金,才能見到夜燭的人。

“這筆買賣恐怕你不敢接,得換個人來。”蕭逸楓笑道。

趙永財淡淡道:“我夜燭還冇不敢殺的人物,隻要你付得起價格。大乘我夜燭也敢殺。”

蕭逸楓聞言眼睛一亮,看來夜燭的水比自己想象中深啊。

他對白虎和熊尊者道:“你們給他漏一手!”

熊尊者二話不說,直接顯露出自己大乘初期的氣息。

白虎聞言無語,隻能將自己的大乘後期的氣息顯露出來。

兩個大乘!這一下子把趙永財給驚到了,眼前這人什麼身份?

“三位貴客如此實力,找我夜燭想來是真正的大買賣。可否跟我細說,我再聯絡上麵?”趙永財道。

“我也不跟你拐彎抹角,跟我做這筆交易,我許你人族一個未來。”蕭逸楓道。

趙永財懵住了,對方竟然知道自己夜燭是人族?

如果不是對方的兩個侍從都是大乘後期,他都想動手殺人滅口了。

“閣下說笑了,我們夜燭跟人族冇什麼關係。”他乾巴巴笑道。

“我隻給你們一次機會,不用懷疑我的實力,我能讓你們從此不用躲躲藏藏。”蕭逸楓傲然道。

趙永財猶豫了一下,對方身份神秘,他想破腦袋也想不到什麼人能有兩個大乘護衛。

星辰聖殿聖女林清妍?但眼前這個是個男子。

白虎見他磨磨唧唧,沉聲道:“我家大人給你們機會,不要不識好歹。”

熊尊者會意,也冷哼道:“錯過此次,隻會是你們的損失。”

趙永財硬著頭皮道:“請問貴客是否人族?”

“是!”蕭逸楓直接將兜帽摘下,冷漠道:“我耐心有限。”

趙永財這纔拿出一個傳訊玉簡,啟用送了出去,而後冷汗涔涔地跟蕭逸楓三人呆在一塊。

眼前這三人給他的壓力實在太大了,但他也意識到,一旦把握住這個機會,人族或許真的不一樣。

很快一道傳訊玉簡飛了回來,落在趙永財的手中,他拿起一看,長舒一口氣。

“三位貴客,我夜燭的首領請三位一見。請跟我來。”

他在角落的這密室的角落一按,露出一個密道,帶著他們從城中的另一處鑽了出來。

蕭逸楓有兩個大乘保護,壓根也不怕他們耍什麼陰謀詭計。

夜燭如果能把自己三人都留下,那人族也就不需要在妖族躲躲藏藏了。

蕭逸楓嘴角微微劃起,這就是權力的好處啊。

當自己背後有足夠的高手使用,哪怕自己是個小人物,亦能撬動天下風雲。

趙永財又帶著他們在城中走了一大段,鑽了兩次密道,最後出來的時候是在城內的一處僻靜的院子中。

寂靜的庭院之中,坐著一個人,對方全身籠罩在黑霧之中,身材並不高,看不出男女。

見蕭逸楓三人到來,對方起身沙啞道:“三位貴客來臨,有失遠迎。”

蕭逸楓打量了一下對方,有些失望道:“虛禮就不必了,閣下就是夜燭的首領?”

“正是,我代號燭龍,讓尊駕失望了?”那人笑道。

他看著蕭逸楓越看越覺得有些眼熟,似乎在哪裡見過,冰麵具,藍眸?

蕭逸楓點頭道:“的確是,我原本以為堂堂夜燭的首領,怎麼也應該是一個大乘,卻不料隻是一個洞虛境。”

燭龍笑了笑道:“我夜燭若是有大乘,早已在妖族掀起腥風血雨了。又豈會屈居於暗影樓之下呢。”

“也是,倒是我期望過高了。”蕭逸楓讚同道。

“三位請坐。”燭龍伸出一隻手邀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