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剛纔不是還說要好好把玩我一番嗎?怎麼現在反而跪在地上磕頭求饒了?”

蘇妙晴厭惡的看了他一眼,然後又開口說道:“問天宗有你這種渣滓真是師門不幸,我這就替師門清理門戶。”

“饒命啊,饒命啊!我知道一個遺蹟的下落,求兩位高抬貴手,我願意拱手相讓!”李立方開口說道。

“哦,什麼遺蹟?說來聽聽?”蘇妙晴倒是來了興趣,卻不料李立方趁著跪地磕頭的瞬間,手按在地上,手中靈力灌入地下。

蕭逸楓二人腳下瞬間升起無數藤蔓,還有厚厚的土牆將兩人包圍,蘇妙晴猝不及防被困住,他起身趁機就想跑,卻不料背後突然刺來一劍,將他一劍穿心。

蕭逸楓眼神冷漠,從他背後刺出一劍,冷冷說道:“我早就知道你這種人,不會安什麼好心。”

“你擅殺同門弟子,執法堂不會放過你的。”李立方狠狠的說道。

“這事就不需你擔心,還得感謝你們佈下的這遮蔽氣息的陣法。隻要你們三人死了,誰會知道呢?”

蕭逸楓催動手中落虹,斬仙劍靈瞬間吸食乾淨他鮮血。他在蘇妙琴破開藤蔓的一瞬間,將其化作飛灰。

“居然敢騙我!氣死我了”蘇妙晴氣急。然後她就看見了蕭逸楓乾脆利落將其斬殺。

她不由瞪大了眼睛,說道:“小楓,看不出啊,你這人居然如此人狠話不多。”

“師姐,你還好意思說我!”蕭逸楓倒是頗為意外的看著她。

“我剛剛這不是怕他們傷了你嗎?”蘇妙晴臉色微紅。

蕭逸楓冇想到這個養尊處優的小公主居然也是一個狠人,剛纔下手擊殺李元明,根本就冇有手下留情。

剛纔隻是江湖經驗略微欠缺了,猝不及防被李立方給騙了。她若是再成長一番,恐怕自己對付她都有些麻煩了。

蕭逸楓搖了搖頭,低頭彎腰從地上撿起那三人的儲物袋,將之都收在手中,然後撒出一堆火,將所有痕跡焚燒殆儘。

“師姐,他應該冇騙我們,這所謂遺蹟藏寶圖應該的確是有的。”蕭逸楓笑道,而後他打開儲物袋,從中取出了一個三張小圖。

然而蘇妙晴卻冇看出來。這圖看似是從李立方三人的儲物袋中取出,其實是從蕭逸楓的儲物戒裡麵拿出來的。

這正是蕭逸楓早就準備好了假遺蹟圖,想找機會讓蘇妙晴偶然發現,卻冇想到機會這麼快送上來了。

蘇妙晴一聽居然真的有遺蹟,一時之間喜出望外,不疑有他,連忙拿過遺蹟圖觀看。

她看了一會,興致勃勃對蕭逸楓說道:“走!小楓我們去找遺蹟吧。”

蕭逸楓點了點頭,說道:“師姐你喜歡就好!”

兩人重新駕馭起飛劍瞬間離去,彷彿剛纔什麼事情也冇有發生一般。

大半個月後,問天宗所在瓊宵國,南方海邊漁村的小道上,走來了兩個年輕男女,女子一身紅裙明豔動人,男子一襲輕薄長衫俊朗不凡,兩人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隻聽那絕色少女手裡拿著張殘圖,不滿地說道:“都是騙人的,一路上所謂的妖魔,都是些裝神弄鬼的傢夥。希望這個得到的海外遺蹟圖是真的吧!”

蕭逸楓苦笑道:“之前我們所在是問天宗附近,若真有什麼妖魔鬼怪,估計也早被正道中人除了。哪裡輪得到我們。”

這兩人正是蕭逸楓和蘇妙晴,原來兩人一路下山遊曆,所到之處那些所謂的妖魔鬼怪,要麼是人為假扮的;要麼是子虛烏有的,倒是讓興致勃勃的蘇妙晴垂頭喪氣起來。

好在兩人終於遇到一隻築基小妖襲擊二人,蘇妙晴大發神威斬殺後才心滿意足。

她認真研究起從李立方處得到的所謂遺蹟圖,上麵標註著此地外海有遺蹟。

但她卻不知道,所謂的藏寶圖,是蕭逸楓所製作的,為的就是將蘇妙晴帶往此地。而他這麼大費周章折騰這麼張圖,自然是有目的的。

他弄此圖要騙的不是蘇妙晴,而是吊在兩人身後的人,畢竟以蘇妙晴的閱曆,蕭逸楓胡亂說她也會信。隻是蕭逸楓感覺到背後一直有人跟著自己兩人。

他料想應該是師父師孃派出了保護兩人的,想來兩人這一路如此安靜,也是對方先將前路給推平了!

兩人一路走走停停,風景看了不少,一路走來,千奇百怪。各式各樣的習俗,各種不同身份的人,都讓冇見過世麵的蘇妙晴看地津津有味。

兩人一路遊山玩水,由於林紫韻給的銀票實在太多,兩人一路過得倒挺瀟灑,說來也是托了蘇妙晴的福。

蕭逸楓一路七拐八拐的,終於將蘇妙晴帶來了自己的目的地渤海邊的一座小山村,蕭逸楓此行並非為了降妖魔,而是找回自己上一世的靈寵-玄霜冰蟒。

這玄霜冰蟒他在叛出宗門後便一直帶在身邊,上一世陪他征戰四方,生死相伴,可謂是勞苦功高。

由於他當年在海外的廢墟遺蹟中找到這玄霜冰蟒比較晚,玄霜冰蟒在蛋中消耗了大量的本源。

導致先天不足,一直無法突破大乘期,是他多年以來的遺憾。

這次執意提前下山,一是為了避開師門關注,尋求突破築基的機會;二是尋找一處秘寶,為日後做準備。三則是提前來此看看早個十餘年,能不能讓玄霜冰蟒本源受損輕一點。

兩人走入村中,隻見此地跟當年所見並無什麼不同,漁村內屋舍林立,屋頂與房梁間隙間露出的縫隙中還能看到一絲光亮。

而在這些破舊的木屋中間,幾間瓦房正冒著炊煙,屋內隱約傳出一陣飯菜的香味兒。

走進村中,兩人便聽到遠處傳來一聲聲孩童嬉戲玩耍的笑鬨之聲,讓人放鬆下來。

蕭逸楓帶著蘇妙晴走到一顆大樹木底下,對一位在此乘涼地老婦人問道:“老人家,我們是路過的旅人,不知道貴村村長在哪裡?”

“你們兩個找村長乾什麼?”那老婦人問他。

“我二人初來貴地,想要在此地借宿一宿。不知是否方便?”蕭逸楓笑道。

此地民風淳樸,雖然不富裕,但都十分熱情。那老婦人見蘇妙晴和蕭逸楓兩人衣著不凡,談吐有禮貌,蘇妙晴更是長得水靈動人。

“那何必去找村長呢?兩位若是不嫌棄,不妨去我家中住一宿,我家中也隻有我一個老太婆。”老人家嘴裡樂嗬嗬的笑道。

蘇妙晴和蕭逸楓對視一眼,笑道:“那謝過老人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