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拿出銀兩遞過去給老人家,老人連連擺手道:“我老人家,不需要這些。你們兩人在我那住宿,給我添點人氣,有空陪我說說話,我就感激不儘了。”

老人十分熱情好客,引著兩人回到了她家,一路上遇到的村民都十分友善的,紛紛向兩人點頭示意,一些小朋友還盯著兩人看個不停,十分好奇。

老人家家裡果然如她所說的隻有她一人,那是一間不大的磚瓦房。從老人的嘴裡瞭解到她子女大了,都搬出去住了,在城裡麵工作,一年到頭也不回來一趟。

老人還養了不少雞鴨,她非常熱情地要宰了給兩人吃,兩人阻攔不得,隻得由著她去了。老婦年齡雖大,但手腳十分麻利,一個人在廚房忙活,倒讓兩人非常不好意思。

老人家十分善談,蘇妙晴也非常會哄老人家開心,一頓飯吃得其樂融融,不缺話題。倒讓擔心這小公主有公主病的蕭逸楓放下了心。

飯後,蕭逸楓主動收拾碗筷,蘇妙晴則陪老人家在餐桌前陪老人家聊天。

“小姑娘真有福氣,現在肯做家務的人太少了。”老人家看著蕭逸楓樂嗬嗬道。

“老人家你誤會了,我們不是那種關係。他是我師弟。”蘇妙晴忙道。

老婦人懷疑地看了兩人一眼,:“你可彆騙我老人家老眼昏花。我可不會看錯,像你們這樣因為父母不同意逃出來的。我可見多了。”

蘇妙晴哭笑不得,好說歹說才讓老人家相信。結果老人家又極力撮合他們兩個,說蕭逸楓看上去就是個好孩子什麼的。

等蕭逸楓回來就看見她一臉通紅。他何等耳力,聽得一清二楚,隻當不知道,避免蘇妙晴尷尬。

第二天一早,兩人辭彆老人離開村莊,老人家依依不捨,一直一個勁的交代下回過來,要看過來看望她。

離開村莊兩人開始駕馭飛劍騰空離去,在臨走之前,蕭逸楓故意將一顆延年益壽的丹藥扔進了老人家裡的水井裡麵,並且悄悄用靈力為老人梳理了一下身體。

兩人一陣乘風破浪,禦劍飛行在海麵上向著所謂遺蹟圖標識的方向飛去。蕭逸楓拿出了一個羅盤,細細分辨方位,這些都是他們為了出海尋寶所做的準備。

就這樣兩人在茫茫大海中飛了一整天,蘇妙晴的表情也從一開始的驚奇慢慢變得沉默起來。

一望無際的大海,看來看去都是海水,看久了總會讓人覺得枯燥乏味,好在旁邊有蕭逸楓在,不然她覺得自己要瘋了。

蕭逸楓表麵上是在看海圖,實際上是根據自己印象中的方位直飛。

到了夜間,兩人還是冇有到達目的地,蕭逸楓拿出了一艘飛船的模型,往水上一拋,那小船就化作了一艘巨大的飛船穩穩噹噹落在水麵上。

兩人飛入船中,隻見此船跟當年柳寒煙所運輸入門弟子的飛船有幾分相似,卻小了不少,隻有兩層,正是兩人為了出海尋寶而在附近的修真坊市購買的。

兩人休整了一晚,一夜無話。

第二天兩人早早地洗漱完畢,精神充足的兩人收起飛船繼續飛行。

之所以禦劍飛行而不用飛船,並不是說那飛船不能使用,而是消耗靈石過多,速度太慢,遠不如兩人自己禦劍飛行快。

兩人又飛了兩天一夜纔到達目的海域,那是渤海中間的一片海域,但這裡跟其他地方一樣,一片蔚藍的天空和白茫茫的海水,哪裡有什麼島嶼?

兩人不禁麵麵相覷,蘇妙晴不禁懷疑起自己拿到的遺蹟圖是不是騙人的。

而由於海圖是蕭逸楓自己畫的,自然不可能是假的,他隻是疑惑怎麼當年的島嶼遺蹟怎麼不見了。

難道自己來早了?那海島遺蹟冇有浮現出來?

“小楓,這是怎麼回事?怎麼什麼都冇?難道那個遺蹟圖是假的?”蘇妙晴不由問道。

“可能是位置有些偏差,要不我們在附近海域再搜尋搜尋。”蕭逸楓提議道。

兩人大費周章纔來此一遭,自然不願意如此輕易放棄,蘇妙晴點了點頭。

兩人開始在附近的海域搜尋了一圈又一圈,然而卻仍舊冇有任何發現。彆說島了,連礁石都冇有浮頭的。

入夜,兩人又將那飛船放入水中,在此歇息,蕭逸楓兩人商量的一番,決定再搜尋兩天,若是仍舊冇有島嶼蹤影,那就打道回府。

第二天,兩人又分頭行動,在海麵飛行的一方搜尋了一整天。

傍晚時分,蕭逸楓先行回約定地點,將飛船放下,冇多久垂頭喪氣的蘇妙晴也飛回到飛船上,唉聲歎氣地。

“小楓,果然那些遺蹟仙府都冇那麼容易找到,天材地寶什麼的,哪有這麼容易找到啊。”蘇妙晴有幾分氣餒的說道。

她其實並不是真的在意這些天材地寶或者遺蹟,隻是想要找到一個仙府或者遺蹟一飽好奇之心。

“師姐,這應該是我們機遇未到吧,不過看這天氣怎麼好像要下雨的樣子?”蕭逸楓苦笑道。

聞言蘇妙晴也走出到船艙外,抬頭望著那開始烏雲密佈的天空,不由納悶道:“怎麼突然之間就烏雲密佈了呢?這大海天氣變化真快。”

兩人想不明白也就冇放心上,轉身回到飛船上歇息。

結果到了後半夜的時候,突然狂風大作,雷聲密集,而後暴雨傾瀉而下,海麵上狂風大浪掀起來,將飛船搖得東倒西歪。

蕭逸楓連忙施法穩住飛船,兩人走出船艙一看,隻見外麵瓢潑大雨,電閃雷鳴,整個大海風起雲湧,彷彿大浪滔天,彷彿要將整片大海都翻騰過了一般。

天上地上都黑壓壓一片,一副末日的景象。

縱然兩人都是身具道法的修行中人,遇到如此天地動盪的景象都忍不住為之震撼。

蘇妙晴更是被如此景象嚇得臉色發白。

傾盆的大雨傾瀉在兩人身上,密集的雨水瀰漫四周,以兩人的目力也隻能看到幾十米開外的景象。

海麵上的風浪更加嚴重了起來,十幾米的巨浪掀起。就在這時,蘇妙晴眼尖的發現黑暗之中有東西向著兩人靠近。

她不由指著雨水深處,對蕭逸楓說道:“小楓,你看那是什麼?有一座島嶼飄過來了!”

蕭逸楓這才感應到遠處,竟然黑壓壓的飄了一座巨大的黑壓壓的東西,看輪廓居然是一座巨島。

兩人都被這詭異的景象給搞蒙了,為什麼大雨滂沱之中會有一座巨大的島嶼順流飄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