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天雷的恐怖,那隻巨鷹想要離去,但那巨龜此刻豈肯放任這攪壞自己渡劫的罪魁禍首離去。

一龜一鳥居然在天雷底下打了起來。那黑蛇迅若閃電飛來,加入戰團,看上去是以二打一。

然而巨龜已經傷痕累累,那巨蛇與他同源,又豈會毫髮無傷呢?兩者氣息萎靡,雖然以二打一,卻依舊奈何不了那巨大的神鳥。

那巨鷹展翅高飛,趁著黑蛇飛撲而上的時候,找準機會,雙翅撒下無數颶風逼退了巨龜,而後迅速在神木繞了一圈。

在巨蛇追擊時候,朝兩者的連接處飛去,雙翅一收,化作一道利箭,瞬間斬在那巨龜和巨蛇連接之處,將其徹底斬斷。

那巨蛇和巨龜同時痛吼一聲,無數鮮血灑出,那黑蛇失去了力量來源,跌落在那巨大的神木旁邊抽動不已。

巨龜屁股後麵的尾巴處齊根而斷,鮮血染紅的整片海域。

就在此時最後一道天雷終於凝聚完畢,從天上砸落而下,化作九條雷龍咆哮不已,彷彿要將這敢挑釁天劫的兩獸都給擊殺掉。

巨鷹眼看來不及躲避,隻得被迫迎戰,其中有三道天雷朝他看來,鎖定了它,剩下的六道都看向了巨龜和黑蛇。

隻見巨龜咆哮一聲,奮起最後的餘勇,全力催動那神木上的光輝灑向自己身上。它的傷口與肉眼可見的癒合。

那跟它脫離了聯絡的黑蛇雖然也奄奄一息,但傷口也在神木治療下癒合了,掙紮著爬起來,望向高天。

一蛇一龜盯視著天上的六道雷龍,紛紛用出了最後的力氣。打算抗衡這最後幾道天劫。

“轟!”九道天雷同時落下,巨大的雷電彷彿貫穿天地。

然而卻不料那巨鷹卻對天雷的襲來,視若無睹。

它竟然趁巨龜心思全在天雷之上時,在半空中再化作一道巨大的黑劍,瞬間穿透了整個巨龜的背,從之前被天雷炸破的背甲處瞬間刺入到了巨龜體內。

再次從巨龜體內飛出時,嘴裡已經叼著一顆巨大的心臟,裡麵蘊含著一顆金黃內丹。它鷹嘴迅速動了幾下,將其吞嚥了進去。

巨鷹得意地長鳴一聲,它氣息瞬間又增強了不少。但身後的幾道天雷也迅速而來,而後它展翅迅速的朝神木抓去。

那黑蛇被這突發情況弄得措手不及,回過神來怒極,哪裡允許它這樣做?重重的騰空而起,一頭撞在了那神木之上。

巨大的神木竟然被他一撞斷成兩段,它卻被身後的三條雷龍纏繞住,巨鷹不敢停留,狠狠地抓住頂上的樹冠迅速飛去。

它渾身飛出無數羽毛,瞬間劃出一道道劍光重重的劈在巨龜佈下的屏障上。帶著三條雷龍朝遠處掠去,片刻不敢停留。

這一場交手在瞬息之間,把遠處的蕭逸楓和蘇妙晴都看愣了。

蕭逸楓自從那巨蛇露麵開始,就隱隱覺得有些熟悉,此刻看見巨蛇奮不顧身撞斷神木,任由天雷劈在身上的神態,終於確定了一件事,這巨蛇肯定與的靈寵玄霜冰蟒有關。

難道這玄霜冰蟒竟然是它的孩子?

這一道天雷仍不肯罷休,三條雷龍貫穿了巨龜的全身,將巨龜徹底給擊殺,它被從中間貫穿,無數的灰燼飛出,而剩下的半截神木也被波及劈得一片焦黑。

那黑蛇被三道雷蛇纏繞周身,卻冇有束手就擒,而是渾身凝結出無數厚厚的黑色冰甲,額頭冒出一道獨角,吸呐著雷電,它居然想吞噬天雷。

然而卻是螳臂當車,瞬間被擊打得鱗片翻飛,而後如同一條死蛇一般,落在了島嶼上神木旁一動不動。

天上的天劫終於緩緩散去!

蘇妙晴正為這驚奇的一幕而震驚時,卻發現蕭逸楓目光中的難以置信。她不由看向蕭逸楓問道:“你怎麼了,小楓?”

蕭逸楓心中震驚的是,他終於認出來,這黑蛇必然是自己的靈寵玄霜冰蟒,隻是不知道為什麼長得不一樣。

他搖了搖頭,拉著蘇妙晴說道:“師姐,走,我們去救那黑蛇。我感覺這黑蛇與我有緣。”

而後他一拉,與蘇妙晴兩人迅速向那劫雲下方的巨龜處飛去。

蘇妙晴瞪大了眼睛,一臉疑惑問道:“啥?你這還能看得出它跟你有緣?”

蕭逸楓一邊飛,點了點頭說道:“對,就是一種玄而又玄的感覺。”

隻見雷劫落處,那巨龜徹底被貫穿,已經一動不動了,應當已經死透了。巨龜形成了一座環島,中間就是無儘的海水。

而那神木原來所在的地方也隻含有半截焦黑神木在原地。

蕭逸楓落在巨龜背上,看到遠處那奄奄一息的黑色巨蛇,一股熟悉的感覺油然而生,冇錯,這應當就是自己靈寵玄霜冰蟒的前身。

估計前世它也是受到瞭如此重創,而後來到了神木旁邊,在神木的滋潤下,逐漸開始蛻變重生,最後化成了自己所熟悉的玄霜冰蟒。

此刻它正在努力地掙紮著朝神木爬去,見蕭逸楓落在它旁邊,它巨大的蛇目中露出了暴虐的眼神。

但蕭逸楓視而不見,雙手伸出,虛托起它的巨大蛇頭,大喊一聲:“走。”

然後在他的靈力托起下,吃力地托起了巨蛇的身軀,艱難地向著神木移去。

蘇妙晴見狀急忙飛到他旁邊,也伸出雙手,用靈力托舉起黑蛇,兩人帶著巨蛇飛起,迅速將巨蛇移到神木旁邊。

隻見蕭逸楓一手按在神木身上,而後又一手按在黑蛇的蛇頭上,以自己的身軀作為連接,全力吸收神木身上的精華。

無數的晶瑩的綠光從神木身上已升起,而後轉入蕭逸楓身體中,再通過他為橋梁灌入到那奄奄一息的巨蛇體內。

然而,神木體內也冇有多少剩餘的能量,蕭逸楓乾脆暗地裡催動著神木全力吸收這巨龜的剩餘的所有血肉能量。

隻見腳下的巨龜身上的血肉能量,被神木被吸收走,變得乾枯起來。

這些能量灌入蕭逸楓體內,又被他轉註入到那同源的巨蛇體內,一時之間蕭逸楓身上綠光瑩瑩,他體內的雜質也被清除了不少,感覺自己的木屬性親和度更高了。

他在心裡暗暗可惜蘇妙晴是火屬性,不然也可以讓她吸收一下。

巨蛇的眼睛也逐漸重新亮了起來,身上的傷痕越來越淺。

就在此時,突然之間重新響起了一聲炸雷,把兩人一獸嚇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