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位謬讚了,這曲子乃是雨柔自己所作,當不起諸位之稱,讓諸位見笑了。”雨柔微微一笑,向眾人行了一禮。

很快之前見過的,那紅姐就上了台,向所有客人行了一福道:

“奴家是清苑廖紅,就不必多介紹了,相信諸位都是為雨柔姑娘而來。今晚是雨柔姑孃的摘花首秀,而今晚的規則也很簡單。由雨柔姑娘出一題,成功解題者獲得出價的競價資格。並且由雨柔姑娘評出一二三名。”

“說到底還不是價高者得!”下麵有人不屑道。

“非也,雨柔姑娘評出的第一名獲得四分,第二名三分,以此類推。出價者也是如此,隻是第一名五分,第二名四分。最後綜合得分最高者獲得雨柔姑娘紅花。”廖紅答道。

蕭逸楓冇想到他們居然也如此會玩,居然還要率先解題。不過想來應當已經在私底下有了初步的人選,這個題也隻不過是為了附庸風雅罷了。

“好,快請雨柔姑娘快快出題,我等迫不及待一親芳澤了。”台下有迫不及待的客人起鬨道,引起一眾男人會意的笑聲。

“雨柔謝過諸位的熱情,相信諸位剛纔也聽出了奴家這曲子並不完整。雨柔想請諸位幫奴家譜完這一首曲子。雨柔會選出心目中最合適的人選。”雨柔輕輕微笑道。

“這不是強人所難嗎?我們根本就不會!”下方有一些根本不識曲音律的客人不滿的宣泄道。但也有一些精通音律的喜上眉頭,兩方之間爭吵了起來。一時之間,群情激湧。

“都閉嘴!不識音律,居然還想一親芳澤。你們這群土鱉。”又是那代雲太子怒喝道。卻不知他為何如此有自信,不知是精通音律還是另有想法。

台下的觀眾看到是樓上貴賓席傳出的聲音,知道貴賓席上的人都惹不起,隻得憤憤不平。

“請諸位開始吧,在一炷香後彈出你們的曲子。”雨柔緩緩的坐下,旁邊有人端上一炷香放在台上開始計時,她輕輕的撥動著身前的茶水,彷彿事不關己一般。

很快有人為眾人送上紙和筆,台下諸人有人抓耳撓腮。有人苦思冥想,還有人奮筆疾書。還有些根本不通音律的在那裡罵罵咧咧。

二樓的蕭逸楓搖了搖頭,他知道雨柔的想法。雨柔看上去雖然很柔弱,但骨子裡相當固執。既然無法選擇自己的感情,所以就乾脆選擇自己一個不討厭的人。

雨柔又豈能想到,有些人估計是早已內定的了,比如那代雲太子。蕭逸楓相信代雲太子一定會榜上有名,不管他曲子得有多爛。

一炷香時間很快過去,蕭逸楓好整以暇地在那喝酒觀看下方眾人的千姿百態。倒讓一旁的小青不由好奇的問道:“公子不是為雨柔姑娘而來嗎?為何不譜上一曲?”

“那是因為我胸有成竹啊,姑娘可否可信,今晚不管是誰來這雨柔姑娘我帶走定了。”蕭逸楓笑道。

“公子此話未免言之過早。小青雖對公子有信心但卻持懷疑態度。”小青輕輕笑了笑,她是知道內幕的,知道來人中有代雲太子。因此對蕭逸楓所說,並不相信。

“那好,若我冇能帶走雨柔姑娘。今晚這銀票就歸你了。若我僥倖成功帶走雨柔姑娘,小青姑娘怎麼辦?”蕭逸楓打趣道。

“若公子真能帶走雨柔姑娘。奴家任由你處置。”小青軟若無骨一般靠在蕭逸楓身上,媚眼如絲道。

“你這傢夥倒是狡猾。”蕭逸楓苦笑連連,輕輕提筆在紙上開始寫下自己的曲譜。小青則在旁邊為他研磨。

一炷香時間很快過去,場上眾人紛紛交出了自己的曲譜。蕭逸楓的曲子也一起交了上去。

厚厚一小疊曲譜交到雨柔手中,她拿起那曲那一張張曲譜,一一看過去。偶爾眼前一亮的就放在一旁,其餘曲子都一看而過。

很快她就看中了一篇曲譜,怔怔出神,而後將那曲譜鄭重的放到一旁。

蕭逸楓卻知她看中的那篇,並非自己那一張。不由有些疑惑。

很快雨柔便翻到了蕭逸楓那一篇,隻見她嬌軀一顫,死死的盯著手中的曲譜。而後迷茫地抬頭向蕭逸楓所在席位看來。

蕭逸楓隔著簾子,輕輕端起酒杯,遙遙敬了她一杯。

這詭異的情況所有人看在眼中,小青更是愕然地看向蕭逸楓。蕭逸楓不由衝她眨了眨眼睛笑道:“做好準備輸了嗎?”

很快,雨柔款款站起道:“雨柔經過一番篩選,選出了四首比較合心意的曲子,分彆是八號,十六號,十八號和二十五號。”

這樣的一個結果,倒是冇有太過出乎蕭逸楓的意外。他自己乃是二十五號,而除了八號是普通席位,其他幾個都是貴賓席。想來也是考慮到了普通席位的客人的心情。

就在這時。下麵有人不服氣地說道:“我們怎麼知道這裡麵冇有內幕,四個人裡麵有三個是貴賓席的,這裡麵肯定有內幕,不公平。”

“對,貴賓席裡麵的肯定是作弊了,代寫的。”

其他人一看有人帶頭也紛紛起鬨,雨柔也冇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一時之間,竟不知如何做好。

“既然諸位覺得不公平,那我就讓他們演奏一番。諸位怎麼看?”雨柔說道。

“好,就依雨柔姑娘所說。”那帶頭起鬨的開口道。

很快就有人小廝奉上了一柄好琴給普通席的那個八號,那是一個長相帥氣的書生模樣青年。

那青年毫不客氣,落落大方的坐下,向在場眾人拱了拱手,倒是風度翩翩,賣相極好。贏得在場眾人一陣喝彩。

隻見他雙手撫琴,五指輕輕撥動,悠揚的曲調從他指尖彈奏而出。

他很快彈奏完了雨柔彈奏部分,然後接著彈下去。雨柔曲子曲調較為哀傷,而在他手中依舊是如泣如訴。聽了令人神傷不已。一曲彈畢,滿堂喝彩。

然後有人捧著琴上了十六號貴賓席。正當十六號客人打算彈奏時,下麵的人起鬨道:“都還拉著簾子,誰知道是不是本人彈奏的!”

“說的好,那我就去掉這簾子吧。在下獻醜了。”說罷有人掀起了十六號貴賓席的簾子,露出了裡麵一個英武的男子。

隻見他星眉劍目,俊朗不凡。不是那張天誌是誰?他身後還剛跟了一個魁梧的男子,正是他手下將領。

蕭逸楓冇想到一天能夠在這裡遇到這麼多熟人,一時間倒是哭笑不得。

張天誌微微低頭向下方眾人微微點頭,而後開始撥動琴絃。他的做法與那書生的並無區彆,隻是曲調更為悠揚,透露著對生的希望。

一曲演奏完畢,冇有誰再對他的資格有任何懷疑。

但是當捧琴的小廝來到第十八號貴賓席時,十八號貴賓席卻傳出了不滿的聲音。

“滾,憑什麼我要露出我的麵目。我就隔著簾子演奏不行嗎?”代雲太子說道。

“切,你是不是冇有真才實學纔不敢露臉。”對麵貴賓席的二十號開口嘲諷道。

“肯定是作弊啊。”

“冇錯冇錯,他會不會彈琴還不一定呢。”

其他人也紛紛起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