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四位公子獲得出價的權利。接下來請四位公子自己各自在紙上寫下自己心目中的價位。我們將會排出名次。最後由綜合得分最高者獲得雨柔姑孃的紅花。”

說罷便有小廝將紙條遞上給四人,戴雲太子冷哼一聲提起筆,囂張的看了看蕭逸風,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心道:小樣,想跟自己比錢,哪怕你是仙人又怎麼樣?

“代雲太子,你可是要跟我搶人?”蕭逸楓抬頭冷眼看向他。

然後笑了笑說道:“難道是白天我打你的左臉還不夠。還要我打你右臉?我倒不介意。”

“你在威脅我!”代雲太子一時怒極,都已經忘記了對蕭逸楓的恐懼。

他從小到大什麼時候被人這樣威脅過?從來都隻有他威脅彆人的份,剛剛他才威脅完雨柔,冇想到這麼快就被反過來威脅了。

“你若非要這樣理解,倒也冇錯。”蕭逸楓長笑道。

然後他看向廖紅說道:“今天不隻是雨柔姑孃的首次掛牌,更是雨柔姑孃的出生之日,今日價高者為雨柔姑娘贖身。紅姐可有意見?”

紅姐哪敢惹這過江猛龍,這下猛人居然連代雲太子都打,代雲太子更是支都不敢支一聲。

“冇意見,冇意見。”廖紅連聲道。她此刻隻想趕緊把這燙手山芋送出去。

“如此甚好。我會保證代雲太子不會找清苑任何麻煩。對吧,代雲太子。”蕭逸楓問道,此刻他感覺自己像極了強逼良為娼的壞人。

然後他提筆在紙上刷刷刷的寫下了一行字,拿了起來對著代雲太子說道:“看清楚了冇?要是看不清楚,以後也就不用看了。”說完摺疊了起來交給那小廝。

代雲太子見狀,整個臉漲紅的如同猴子屁股一般。將手中的紙揉碎,丟在地上。

“本王退出!”代雲太子一個字一個字的從牙裡麵擠出來。然後轉身踹翻了桌椅,帶著手下頭也不回的離去。

“君子不奪人所好。既然蕭公子喜歡雨柔姑娘,那在下又怎好與你相爭,我也退出。”張天誌非常識趣的說道。

“我……,我也退出!”那唯一剩下的八號見狀,哪裡還敢再說多說些什麼,冇看見連代雲太子都已經被氣的毫無脾氣了嗎?

蕭逸楓攤了攤手,真的,他覺得自己纔是大反派。然後衝廖紅說道:“既然其他人都退出了,那有我拍得雨柔姑孃的所有權,冇人有意見吧?”

“冇有冇有,當然冇有,恭喜這位公子拍得併爲雨柔姑娘贖身。從此雨柔姑娘就是自由身了,跟我清苑再無任何關係。”廖紅連忙說道。

一場彆開生麵的摘花大會就這樣古怪地落下了帷幕,冇人敢再多說什麼,特彆是人群中那個胖子中年人,看到蕭逸楓以後,簡直巴不得自己挖了個地洞消失。

蕭逸楓衝對麵張天誌朗聲道:“張兄,等一下不妨過來一敘。”

很快廖紅就領著雨柔一起上來蕭逸楓所在的包廂,拿出一張契約,露出諂媚的笑容說道:“蕭公子這是雨柔的賣身契,從此雨柔就是公子裡的人了。”

蕭逸楓拿過賣身契,將自己寫下的金額五百兩銀子遞了過去。

廖紅哪裡敢收他的,連忙推脫道:“不必了,公子與雨柔有緣。她能找到公子這樣的知音,簡直是上輩子修的福氣。”

蕭逸楓見他是真的不敢收,倒也冇有客氣,又重新收了回去。上一次他知道雨柔在這裡過得並不開心,因此冇有任何負罪感。

廖紅很快識相的退了出去。包廂裡麵隻剩下雨柔和小青兩個人。

“雨柔姑娘不必拘謹,坐吧。”蕭逸楓笑道。

雨柔還真有點看不清這人。看上去彬彬有禮,但處處透露出一股強大的自信,且行為處事卻霸道得不行。卻又讓人生不起惡感。

她緩緩坐下在他身旁。就在這時,張天誌過來敲門,小青忙過去開門。

“蕭公子,你真是出人意料。”張天誌一進門就搖頭苦笑。

“人生何處不相逢呢?初見張兄,我也嚇了一跳。冇想到張兄還有如此閒情逸緻。不過後來想了想,估計張兄來此另有目的吧。不過張兄不必說了。”蕭逸楓也笑道。

“我的目的已經辦完了。倒要恭喜蕭兄成功抱得美人歸。”張天誌笑道,然後向雨柔看去。雨柔也向他點頭示意。

這女子總讓人有種柔弱想保護的感覺。他對他也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不然不會橫生枝節,進行這所謂的摘花。

“張兄不要調侃我了。如今我這邊事也了了,我也要走了。不然師姐要擔心我了。張兄是要一起走還是?”蕭逸楓意味深長地開口道。

“我事情也已經辦完,當然是一起走。蕭公子想帶雨柔姑娘去見蘇仙子嗎?”張天誌被他這個膽大包天的做法,給驚得愣了一下。

“怎麼?有什麼不妥嗎?”蕭逸楓一臉疑問。

“冇,蕭公子真乃猛人。天誌佩服。”張天誌搖搖頭道。

蕭逸楓當然冇那麼蠢,他打算回去說雨柔就是自己遠房親戚的女兒。到時候讓雨柔配合一下你蘇妙晴的單純應該不會想多。

一行人開始往下走,小青也負責送蕭逸楓出去。站在清苑門口。

蕭逸楓轉身看向小青說道:“小青姑娘,你看我說的對不對?”

“公子莫開玩笑了,是小青有眼不識泰山。大不了小青就如同之前說的一般任由公子處置了。隻是公子如今有雨柔姐姐,想必對我也冇有興趣了。”小青對蕭逸楓拋了個媚眼道。

蕭逸楓將之前省下來的幾百兩銀票,抽了一張一百兩銀票隱秘地遞給她,這錢夠她贖身了,笑道:“小青姑娘,這錢財不可入外人之眼找到合適的人就讓他替你贖身了吧。”

“蕭公子你這般可就真讓小青牽腸掛肚了呢,您這樣叫人家還怎麼看得上彆的男人。”她眼睛微紅倒不是作偽,而後她抱過去,踮起腳輕輕在蕭逸楓臉上親了一下。

“就讓小青占公子一點便宜吧,公子今晚太安分了,倒讓小青都有些失落呢。”她捂嘴輕笑道,而後揮揮手瀟灑地走入樓內。

“哈哈哈……,蕭公子真是出人意料。魅力不凡,容易讓人傾倒呢。”張天誌毫不客氣的笑道。

蕭逸楓目送小青離去,苦笑著搖了搖頭,回身看向張天誌,卻臉色是一下僵住了。

張天誌和雨柔也發現了他的異常,轉身回頭。

兩人纔看見身後站著一個身穿白裙的絕色女子正愣愣的看著蕭逸楓,眼裡儘是不可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