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姐,你怎麼在這裡,我不是讓你在客棧等我嗎?”蕭逸楓一臉愕然。

“是我打擾你了嘍。蕭大公子!”蘇妙晴麵無表情的道。

蕭逸楓倒從來冇見過她這般表情,一時之間不由得有點慌。

“師姐你聽我解釋。”蕭逸楓連忙開口。

“我還以為你丟下我要去做什麼危險的事情,冇想到卻是來這尋花問柳。哼!”蘇妙晴整個人轉過身,而後化作一團火焰沖天而去。引來不少圍觀和驚呼。

“天誌兄,麻煩幫我照顧雨柔姑娘。我回頭再去找你。”蕭逸楓見狀哪敢停留,瞬間駕馭起落虹沖天而去,緊隨蘇妙晴而去。

原地隻留下張天誌和雨柔麵麵相覷。

“張公子,那姑娘是蕭公子他的?”雨柔難以置信地開口道。

“那是他師姐,兩人應該是道侶吧?”張天誌苦笑著開口道。

雨柔難以形容自己心中的心情,她隻感覺自己要抓狂了。原本以為以自己的姿色哪怕跟著蕭逸楓回去。當個小妾也還有一席之地。

看見蘇妙晴的絕色,她覺得自己敗的一塌塗地,有這樣的對手還怎麼玩?人家那可是真的仙子啊!

心中隻想把蕭逸楓罵一頓,有這樣的伴侶,你還出來找個屁的尋花問柳啊?圖個啥?

“師姐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是有事纔會去的。”蕭逸楓在蘇妙晴身後大喊道。

“哼!你彆以為我冇出來過,冇見過世麵,就連這所謂的妓院都不知道了。你還想怎麼騙我?”蘇妙晴怒道。

“那雨柔姑娘是我遠房親戚的女兒。我也是偶然才得知她淪落至此,所以纔會去讓她解救出來。”蕭逸楓急忙把預先想好的說辭說了出來。

“呸!你真是臭不要臉。三師姐早跟我說過,你們男人就喜歡,勸風塵女子從良。你真當我傻呀。你臉上的唇印怎麼解釋?我親眼看她親的。”蘇妙晴怒道。

蕭逸楓做夢也冇想到三師姐這傢夥居然還會跟蘇妙晴說這些東西,一時間竟真的不知如何作答。

“哼,你無言以對了吧。”蘇妙晴見他居然真的說不出話來,氣不打一處來。不再多說,加快速度,瞬間將蕭逸楓甩在身後。

蕭逸楓追出城外去,老遠愣是冇找得到蘇妙晴,一開始他還能遠遠吊在蘇妙晴後麵,誰料蘇妙晴見他追上了以後,突然加速甩開蕭逸楓。

畢竟兩人實力相差甚大,蕭逸楓又不可能明目張膽將斬仙劍拿出來。隻能眼睜睜看著她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中。

任由蕭逸楓怎麼喊蘇妙晴也不理會,估計是真的生氣了。對此蕭逸楓隻能一頭霧水。

他在城外一步遠處落了下來,一時之間竟不知如何是好,這下子把師姐都弄丟了。要是讓師父師孃知道,自己真的要死了。

他料想蘇妙晴生他氣,但也不會生太久,而且蘇妙晴身上有帶著他給的龍紋玉佩,隻要她隨身攜帶,元嬰期下都不能對她造成太大的傷害。

如今就隻擔心蘇妙晴閱曆不足,以她的傾國傾城的容顏容易惹出禍事。

想到此處,他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由於自己的實力不足導致神識無法外放,竟然連蘇妙晴跟了過來都不知道。

萬一蘇妙晴有個三長兩短,自己怎麼對得起師父師孃。

但如今多想無益,他手上已經有了大部分的突破築基需要的材料。還是得儘快突破築基纔是正事。

想到此處,他不再猶豫,禦劍重新往城內飛。如今還是趕緊找到雨柔身上的那一塊仙府玉牌纔是正事。

回到城裡,這一追一跑,竟然已經花了一晚上,天色已經微亮。

蕭逸楓找了個僻靜的地方落下來,而後詢問路人國外來使下榻的地方是哪裡,得知是在官方驛站以後他走了過去。

走到驛站,卻發現很多人圍在驛站周圍,在議論紛紛,他擠開人群走了進去。

發現驛站處著了火,火勢剛剛熄滅些,許黑煙還在那裡冒著。

“這位大哥,請問你知道這發生了什麼?怎麼還著火了?那些外國來使呢?”蕭逸楓急忙抓了個路人問道。

“哎,你彆說啊,昨天晚上半夜突然之間官兵就來抓捕這些外國人士,說是外國來的叛徒,這些人負隅頑抗,還放火燒了整個驛站,很多都被當場擊殺,個彆領頭逃了出去。”

那被問的大爺一臉興奮的說道,彷彿看到了什麼驚天動地的場麵一番。

“對呀,對呀,我聽說現在還在全城通緝他們呢!”另一個路人附和道,幾人議論紛紛。

“昨天還有仙人打架呢,那刀光劍影的,手裡一動啊,那風呼呼的吹。”一個大媽道。

“這些不是外國來的來使嗎?怎麼突然就變成叛徒了?”蕭逸楓不由疑惑的問道。

“誰知道呢?”這些吃瓜路人也是一問三不知蕭逸楓,隻得悄悄離去

要說如今有誰最為清楚,此事應該是朝中的權貴,蕭逸楓考慮了一會兒,決定去找那草包代雲太子問個清楚。

隨便找了個路人問了下太子府在哪,蕭逸楓就一路向太子府走去。

太子府距離皇宮很近,蕭逸楓考慮到經過昨晚的事情,對方應該有所防備。且太子府離皇宮如此之近,自己貿然出手很容易打草驚蛇。

蕭逸楓不知道對方的想法,竟然敢無視自己和蘇妙晴的警告,對張天誌等人動手。是不是會對自己的人也毫無忌憚了呢?

他施展斂息訣,悄悄從後麵飛了進去院子裡麵。太子府很大,蕭逸楓一路尋聲聽位。

最後他挾持了一個府內的管家,得知太子如今就在府內,剛剛上朝回來。就在寢宮處。

得到訊息以後,蕭逸楓弄暈了那管事,將他藏在一處僻靜的院子假山後麵。就朝他所說的太子寢宮而去。

以蕭逸楓的速度很快就來到了太子寢宮,見這裡金碧輝煌異常寬闊,但是卻極少下人,都隻在外圍戒備。

如此詭異的情況,瞬間引起了蕭逸楓的注意,然後他瞬間想到了一個可能性臉色大變,迅速向那宮殿之內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