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殿周圍冇有任何人,倒是給了蕭逸楓極大的方便。

他迅速落在宮殿旁邊。施展了一層水霧籠罩著自己的身體,讓外人遠遠看上去他彷彿不存在一般,但隻要一走近就會露餡。

他凝神聽去果然聽到了男人的喘氣聲和女人的帶痛苦的喘息聲。這太子竟然在此白日宣淫。

這太子寵幸何人,需要如此避人耳目,不用想,也是見不得光的人。

聯想到昨天極有可能是太子帶隊搜查。漁歌落在他手裡的可能性極大,此刻這太子所侵犯的對象極有可能是漁歌。

一想到由於自己的晚來,導致漁歌受此屈辱。蕭逸楓怒從心起,他瞬間打開窗戶,落入到房裡。

隻見那太子正渾身**,扛著兩條如玉般的美腿在肩上,正埋頭苦乾。對蕭逸楓的進來毫無知覺。

“本王讓你高高在上,現在還不是在本王胯下?賤人!”那代雲太子大聲的喊道,一隻手死死捂著女子的嘴。

女子此刻彷彿有些恐懼,想說些什麼。

卻被捂著嘴隻能發出嗚嗚的聲音,從嘴角漏出動人的喘息聲。

蕭逸楓怒上心頭,身形一閃而過,瞬間來到代雲太子背後,從後麵一把掐住他的脖子。

代雲太子發出死雞一般的叫喊聲,而後被蕭逸楓一把扯開丟到身後,重重丟去摔在地上。

“漁歌,你冇事吧?我……什麼是你?我靠!”蕭逸楓不禁大罵,嘴角抽搐了起來。

由於代雲太子被掀飛,此刻床上**裸的躺著一個千嬌百媚的女子,如玉般的身材無比妖嬈,一絲不掛,雙腿大張著。

而她臉色潮紅,媚眼如絲地看著蕭逸楓,癡癡笑道:“冇想到是蕭小仙師,難道蕭大公子也要與瑤瑤共赴巫山嗎?”

說著兩條筆直如玉般的美腿,向蕭逸楓勾過來,一點也不在乎春光大泄。

蕭逸楓哪敢讓她近身,瞬間往後一躍站在那太子身旁,一把掐住太子剛剛站起來的代雲太子。冷冷地看著對麵那妖嬈的女子才床邊站起來。

“蕭公子,人家好看嗎?你這樣子盯著人家,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得奴家都不好意思了!”

對麵那妖女緩緩地站起來,微微伸了個懶腰,像是不好意思地問道。

聞言蕭逸楓臉色還是一點都不變,冷冷的看著她,冇有絲毫躲閃,笑道:

“好看,怎麼不好看,可惜瘦了點!也小了點!冇想到林妃居然會在這裡,你們倒是玩的挺野的。”

冇錯,在這裡呆著的女子正是昨天才從皇宮逃出來的那妖妃林妃,冇想到她居然跟他太子有一腿,真是重新整理了蕭逸楓的三觀。

蕭逸楓看著臉色蒼白的太子說道:“太子殿下你真是好膽,你父皇的女人也敢玩。不知道皇上知道此事之後會怎麼想呢?你們這叫殊途同歸?”

“小子,你怎麼陰魂不散,哪都有你。你識相的趕緊放了我,不然。”代雲太子威脅道。

蕭逸楓手中向他體內灌入無數的寒氣,凍得他直哆嗦。而後冷聲問道:“不然怎麼樣?你還奈我何?我問你,漁歌在哪裡?”

那太子眼中慌亂之色一閃,搖頭道:“我不知道。”

見他居然還嘴硬,蕭逸楓持續向他體內輸送著寒氣,隔一會又送入熱氣,讓他忽冷忽熱,痛不欲生。慘叫出聲。

然而不知道是他的命令太嚴格還是怎麼樣,外麵的侍衛,冇有一個人敢過來,甚至還有一兩個人在那裡小聲笑,太子殿下玩的真是野。

“蕭仙師這樣子還算是正道中人嗎?目不轉睛盯著人家一個**女子,一點也冇有不好意思,還折磨凡人。”那林妃見狀,開口道。

“我算不算正道中人,你說了不算。至於我的手段就不用你操心了。林妃娘娘非要這樣光著身子讓我大飽眼福,我有什麼辦法呢?”

蕭逸楓用力捏緊了代雲太子的脖子笑道:“想來這個草包廢物對你還有用,不然你也不會投鼠忌器。說吧漁歌他們在哪裡?”

“我要說漁歌根本不在我們手上,你信嗎?”林妃開口說道。

“當然不信啊,不信你問他?”蕭逸楓笑道。

林妃還冇說話,那代雲太子就受不了折磨,開口道:“她被關在房內的地下密室裡麵,你快放了本王。我受不了了,饒了我吧!”

蕭逸楓這種折磨人的手法當然不是正道中人所用,而是他在星辰聖殿跟彆人學的魔教逼供秘術,真是能讓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掐住代雲太子的嘴,強迫他張嘴,喂他吃下了一粒藥丸,代雲太子劇烈咳嗽著。

蕭逸楓笑道:“我為你吃的是一顆毒藥,冇有我的解藥,七日之內你必死無疑,現在帶路吧!”

“蕭仙師,你這樣跟魔教妖人有何異?”林妃恨恨道,對方手段無所不用其極,簡直比魔教還魔教。

“我這人怕麻煩,所以能達到目的就可以了!太子,你遮一下,你這小蚯蚓太小了!”蕭逸楓手一引,吸過一件衣服丟給代雲,讓他遮住自己那條小蚯蚓。

聞言,林妃捂嘴一笑,朝蕭逸楓下身看去,蕭逸楓一翻白眼,道:“林妃娘娘莫看了,那是你得不到的東西。你還是合適代雲太子這樣的,就是不知道筷子攪水缸有冇有用。”

“你!!”男人尊嚴被如此羞辱,代雲氣得渾身直顫抖,但很快他就顫抖得更厲害了,蕭逸楓的落虹淩空指在他額頭上。

“帶路吧!”代雲太子走到自己房間內的一個花瓶處。輕輕轉了轉,突然之間,房間內的其中一個書架就緩緩挪開,露出了一個牆後一個通向地下的暗道。

蕭逸楓讓他帶路,代雲隻得先走下去,而落虹一直指在他腦海,透骨的寒氣襲來。

兩人往地下通道走去,而那林妃馬上冇有跟上來,在屋內隨便拿了張薄紗披在身上也跟了上來,看上去半遮半掩反而更加誘人。

這林妃的實力在築基初期左右,蕭逸楓倒是絲毫不虛她,也就由著她跟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