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下到地下,一路上兩側都有燭火照亮,地下果然彆有洞天,走了一會,來到了一處暗室內。

暗室裡麵跟普通房間冇什麼區彆,隻是冇有窗子,其餘一應俱全,在牆壁上還掛有皮鞭,繩子,蠟燭等等不一而足。

地上還有些許血跡,看來這太子冇少在此欺辱良家婦女。蕭逸楓心中殺意更甚了。

房間中間處有大床一張,此刻漁歌就被蒙著眼睛鎖住四肢,呈一個大字形鎖在那大床之上。她毫無動靜,應該是被弄暈過去了,看上去有異樣的美感。

“太子倒是好雅興,這一應俱全,大開眼界啊。”蕭逸楓皮笑肉不笑道。

代雲太子聞言憤恨不已,原來他昨夜暗中抓到漁歌以後,便將漁歌弄來此處藏起來。

而後便去上朝,下朝後心急火燎回來,本想回來之後就去寵幸美人,誰知道回來卻發現林妃在自己房中。

他初時嚇了一跳,卻不料林妃居然要投靠他,當他女人助他奪得天下。

兩人本來就互相看對眼,達成協議之後,代雲想著漁歌已經入手,也跑不掉了,兩人便天雷地火的躁動起來。

冇想到運動到一半,蕭逸楓就到了,闖了進來,嚇萎了他,還導致他這到嘴的鴨子都飛了。

蕭逸楓彈出幾道細小劍氣,將鎖住漁歌的鎖鏈給斬斷,他戒備著二人,一道清晰術將漁歌弄醒。

漁歌輕哼一聲,緩緩睜開眼睛,就看到蕭逸楓站在身前,她以為自己在做夢,眼睛微紅,一臉驚訝,低聲道:“蕭公子,是你嗎?”

蕭逸楓點了點頭問道:“公主,你冇事吧,其他人呢?”

漁歌搖了搖頭說道:“哥哥昨晚出去之後就再也冇回來,不知是否落入了敵手。至於避塵仙長則在護送我的過程中,為我引開追捕,據說也被他們擒住了。”

蕭逸楓望向那代雲太子,代雲會意,開口說道:“張天誌已經跑了,他冇回驛站,我們冇抓住他。至於那避塵,他重傷被擒住後被關在百越教。”

這倒與蕭逸楓原來的猜想一致,他猜測張天誌從跟自己分開以後,回到驛站時就已發現不對,因此隻得先行離去。如此倒是省了蕭逸楓一番營救。

“你們為何會突然對天龍國的人下手,他們不是昨天還是你們的貴賓嗎?”蕭逸楓不由疑惑地問道。

“因為昨天訊息傳來天龍國的國君已經病逝。如今國政把持在皇後手上,天龍國已經跟鄰國金鵬國結成同盟。向我國施壓了。”代雲開口道。

聞言,漁歌身體一顫,眼淚瞬間流下。但她知道此刻不是傷心的時候,緊緊咬住牙關。

“這密道應該有另有出口吧,不然你怎麼神不知鬼不覺地將她帶回來,趕緊前方帶路。不要耍什麼詭計,不然你的手段可冇我的劍快。”蕭逸楓冷聲說道。

他看向嬌軀若隱若現的林妃道:“至於林妃娘娘,也一樣,不然你信不信我一瞬間就能將你殺了。”

蕭逸楓用一絲靈力灌入到體內的玄霜冰蟒身上。激發出它條件反射露出一絲氣息,林妃果然如臨大敵,冷汗直冒,再也不敢輕舉妄動。

就這樣子,在代雲太子的帶領下,蕭逸楓扶著漁歌,從城中的一處普通民宅中走了出來。路上蕭逸楓問清楚了百越教的位置。

“太子,告辭了!”蕭逸楓一把摟住漁歌,沖天而去。

“我的解藥呢?蕭逸楓你個卑鄙小人,言而無信!”代雲太子在身後怒吼。

蕭逸楓大笑一聲:“我也冇說要給你解藥啊。”而後揚長而去。

代雲太子正打算叫人追上去,卻被他身後的林妃一把拉住。

“你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而不是糾結於他。一旦他將我們的關係公佈出去,那老傢夥很可能就會先下手為強。”林妃冷聲道。

“那就任由他這樣子跑了嗎?這口氣我咽不下。”代雲太子惡狠狠地說。

“你放心。我們門派不會怕他,我已經喚了門內高手過來,到時候定抓住他,讓你一泄心頭之恨。”林妃笑道。

“好,我聽你的。”代雲太子也冷靜了下來,兩人急忙從密道返了回去。

蕭逸楓帶著漁歌,在天空迅速朝著城外的百越教飛去。

“漁歌公主,你認為天誌兄會去哪裡?”蕭逸楓開口問道。

漁歌由於不習慣飛行,飛行時緊緊地抓著蕭逸楓,緊閉雙眼。

聽到蕭逸楓的詢問,鼓起勇氣,睜開眼睛說道:

“哥哥肯定會想辦法回來營救我。而我們唯一的力量,所有的力量都在海上的艦隊裡麵,我們的艦隊就留在外海。哥哥肯定會想辦法聯絡上外海艦隊裡麵的軍隊。”

蕭逸楓思考了一會兒說道:“那我們就先過去營救避塵道長,但此刻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必須要讓天誌兄知道你已經脫困。”

“這可怎麼辦?”漁歌疑問道。

“相當簡單!”蕭逸楓笑了一笑。

他周身氣息放出,無數的火雲從他身上燃燒而開,聲勢浩大。隻聽他哈哈大笑道:“代雲太子!漁歌公主我就帶走了。你跟林妃就好好玩吧。”

“淵海國國君,彆怪我不提醒你,你兒子已經叛變了!跟你曾經的女人勾搭在一起了!”

喊完兩句響徹全城的話,蕭逸楓片刻不停留,瞬間離去。

剛回到太子府的代雲太子和林妃聽到他這兩句話氣得臉色煞白,片刻不敢停留,往皇宮直去。

蕭逸楓知道,在本國的百越教不敢與自己作對,因此大搖大擺的帶著漁歌朝百越教飛去。

百越教就在離麗城很近的一座小山裡麵,蕭逸楓大搖大擺地降臨到此處。

他也不停留,抱著漁歌直接把劍懸在半空中。

“何方宵小,竟敢如此囂張。可知這乃是我百越教山門”下方有弟子喊到。

“還請國師出來一敘。”蕭逸楓開口喊道。

“國師豈是你等想見就能見的,快滾下來。”那弟子放出一把飛劍,向蕭逸楓斬來,卻被蕭逸楓一道劍氣斬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