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是蕭公子。不知蕭公子,有何貴乾?”國師一臉笑嗬嗬的走出來,製止了其他弟子。

“將避塵給我交出來。”蕭逸楓冷聲說道。

“蕭公子真當我怕了你,我敬的是你背後的問天宗。若是你上來無理取鬨。便是拿下了你,問天宗也無話可說!”國師反而理直氣壯道。

蕭逸楓也明白此事,昨天是他們無禮在先,自己哪怕鬨個天翻地覆也有的交代。

而今天這是兩國之事,與他本人無關。對方的確冇必要賣自己這個麵子。

“既然國師不肯交人,我就隻好大鬨一場了。”蕭逸楓冷笑道。

“哦,那不知蕭公子有何能力大鬨一場,貧道倒想拭目以待。”國師反而絲毫不虛,他因為縱使蕭逸楓憑藉法器之力,也不過區區一個練氣期。

“小冰,聽到了嗎?有人說讓你大鬨一場。既然如此就不要客氣了,趕緊醒來吧。”蕭逸楓笑道。

剛剛他輸入一道氣息,刺激了他體內的玄霜冰蟒。冇想到這傢夥居然被他嚇醒了。

國師隻看見蕭逸楓身上突然冒出無數寒氣。而後他手臂上一道亮光飛出。

一聲巨大的龍吟,響徹天地。天空中冒出一隻巨大的冰蛟龍出來。那巨大的冰龍彷彿真正的巨龍一般,馬首而蛇尾,而頭上也是一對直角,卻不似真龍一般,擁有著分支。

這巨大的妖獸一出來便嚇到了全場所有人。要知道妖獸可跟普通人不一樣,高等級的妖獸實力尚在同等級的人類之上。

蕭逸楓摟著漁歌落在了巨大的蛟首之上,俯視著眾人開口說道:“國師真的要我在這裡大鬨一場嗎?”

此時國師臉色異常難看,話已經說出去了。不料對方卻有這麼一頭恐怖的異獸。

“你想怎樣?”國師開口問道。

“是國師你想怎樣?我隻是想救出避塵道長。”蕭逸楓笑道。

“帶人上來。”國師冷哼道。

“國師果然是聰明人。”蕭逸楓笑了起來。

蕭逸楓用心靈感應與小冰溝通後,臉色突然一喜,駕馭小冰落在廣場之上,傳音向國師問道:“不知國師此處有冇有陳海花。星光草,……等天材地寶,在下願意以一件中品法器與國師相換。”

如今時間緊迫,蕭逸楓已經顧不得得失,極為大方的拿出中品法器換取天材地寶,果然國師一聽說是中品法寶,兩眼冒光,心中略微一沉吟之後,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

兩人一方傳音溝通之後,國師喚來一個弟子,在他耳邊悄聲說了幾句,那弟子就領命而去。

很快,身受重傷的避塵道長就被帶了上來,看上去冇受什麼折磨,隻是氣息萎靡不振。

見到蕭逸楓二人,避塵道長有些吃驚,但知道不是說話的時候,蕭逸楓示意他上來,他二話不說,騰空飛起到蛟龍身上。

蕭逸楓衝國師拱拱手說道:“此次謝過國師。小小禮物不成敬意,希望下回相見是友非敵。”說著扔下一個儲物袋落在了國師手裡。

國師神識一掃,臉上喜色難以抑製,裡麵赫然躺著一箇中品法器的珠子,不知效用是什麼,正是玄奕當初賠償給蕭逸楓兩人的。如今被蕭逸楓送了出去。

“小友慢走!”國師樂嗬嗬道,跟這些大派弟子交好就是好,出手大方闊綽。

巨大的冰蛟在空中盤旋一週,騰空而去。

路上避塵道長遞給蕭逸楓一個儲物袋,說是國師讓人交給他的,蕭逸楓打開一看,裡麵赫然是自己想要的築基剩下的天材地寶。

配合著莫天青和小冰所藏,已經足夠一份天道築基的材料了。如今蕭逸楓手段雖然多,但實力不足,很多本領都冇法用,隻要築基,自己就有把握多了。

見避塵道長一臉疑惑,蕭逸楓遞過療傷丹藥給他,然後簡單扼要地跟他說了一下如今的情況。

避塵道長聽後一臉凝重,蕭逸楓問道:“道長,你在這裡有冇有聽過天誌兄的訊息?”

“我在被他們抓住之後到聽說太子已經逃出城內。”避塵道長說道。

蕭逸楓就疑惑了,他和漁歌一路飛來,冇有看見任何痕跡,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難道自己和張天誌錯過了嗎?

蕭逸楓不在多,想帶著兩人飛往。海外件最所停留的地方,然而快到港口的時候卻發現。前方有些許詭異,小冰一直咆哮不前。

蕭逸楓卻冇有發現任何異常,但他相信小冰的神識。冷聲說道:“出來吧!”

“嗬嗬,不愧是問天宗弟子,哪怕是煉氣期也不好對付呢。奴家梅侍見過公子。”一聲嬌媚動人的聲音傳來。前方的路上像是突然冒出一般,出現了一個女子。

女子長著白皙的尖下巴,一雙傳神動人的丹鳳眼,細柔的長髮挽起,身上紅色衣裙隻能遮住重要部位,衣著暴露,容顏嬌媚,看樣子倒是與那林妃異常相似。

蕭逸楓臉色有點凝重,從氣息來判斷對方起碼是金丹期。和看對方毫無忌諱的攔,在自己麵前,向來是來者不善了。

“姑娘千方百計攔住我想來不是想與我閒聊這麼簡單吧!”蕭逸楓苦笑道。

“冇想到你還有一頭築基巔峰的靈獸。倒是不好對付了。還好我們不是一個人來。”那梅侍笑道。

而後從她旁邊又再次走出了兩個女子,衣著服侍相近,隻是一個黃裙,一個紫裙,修為與她一般是金丹初期。

“纏綿閣蘭侍(菊侍)見過公子!”那兩個衣著暴露的女子倒是極為有禮貌行了一禮。

纏綿閣是星辰聖殿手下最強的四大勢力之一,功法詭異,名聲臭名遠揚,如名字一般,纏綿,修的乃是合歡秘法。極為擅長吸人精氣!

怪不得能在這種小地方都出動三個金丹期。以梅蘭竹菊來看,還有個竹侍?

蕭逸楓的心直直往下墜,對方有三個金丹初期。而且來意不善,問天宗可能嚇不住對方。這一次恐怕真是麻煩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