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走出門,天色已暗了下來。

到了膳房,十餘個師兄師姐早已經坐在那等著,蘇千易一家還冇到,向天歌熟絡地跟師弟師妹打過招呼,安排蕭逸楓在一處末席坐下。

此處早有人準備了一張加高的椅子在此,向天歌吩咐旁邊的師弟要照顧一下蕭逸楓,便坐到了次席上。

蕭逸楓一臉尷尬坐上了加高的椅子,一代魔君加高的小孩椅子,說不尷尬是假的。

蕭逸楓旁邊的乃是他十六師兄,看著是個二十三四的青年,名叫程遠興,此時自來熟地跟蕭逸楓交談起來。

他所說無非是些奇聞怪事,但他性子跳脫,說得一驚一乍地,極為有趣,蕭逸楓也很是配合地捧場。

“遠興,你可拉倒吧,老在吹牛。你這本事,哪見過碧眼金晶猿,見了我就見不到你了,小師弟你可彆信他。”對麵的一個尖嘴猴腮的青年忍不住說道。

眾師兄師姐聞言鬨堂大笑,此人是排十四的蘇明遠,最是喜歡與程遠興拆台。

程遠興老臉一紅,與眾師兄好一陣嚷嚷,蕭逸楓也趁此重新與師兄們一番熟悉,蕭逸楓算是重新回到了無涯殿這個大家庭裡麵。

不一會,蘇千易率先走進來,身後是林紫韻和抱著白貓的蘇妙晴。

再後跟著四個年紀不大,約十六歲左右的貌美侍女,穿著各色衣裙,林紫韻的這些侍女並非問天宗中人,因此衣著冇有講究。

這些都是照顧蘇千易一家飲食起居的侍女,乃是跟著林紫韻從洛書府陪嫁過來的。

眾弟子忙起身行禮,蘇千易淡淡點點頭,嗯了一聲,走到主座坐下,林紫韻在他身邊坐下,而蘇妙晴坐在那張加高了的椅子上,把手上的白貓交給了跟在身後的侍女。

林紫韻吩咐身邊雜役一聲,很快雜役弟子就將飯菜端上桌子,隻見各種各樣的靈果,還有香氣四溢的果酒,還有不知道是什麼的獸肉,一塊塊靈氣四溢,弄得更是色香味俱全。

“好了,人齊了就開飯吧。”蘇千易大手一揮。

席間蘇千易問了各弟子的修行,各師兄也趁機詢問了一番修行的問題,蘇千易一一解答,然後對眾人一番勉勵。

席間蘇千易稍微問了一下蕭逸楓的情況,責令他要勤勤懇懇,天道酬勤,一番勉勵。蕭逸楓自是趕緊稱是。

林紫韻看蕭逸楓一副受寵若驚的模樣,又看著他因為長期的營養不良而導致的蠟黃臉色。又憐惜他的遭遇,大約是初為人母不久,母性氾濫吧。

她突然開口對蘇千易道:“不易,你看逸楓如今年紀還小,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平常吃飯就與我們一塊吃吧。不過加一雙碗筷的事情,也方便照料。”

蘇千易聞言略顯為難,這可不是什麼一雙碗筷的事情,更何況他並不是十分喜歡這個弟子,但又不好掃了妻子的興,隻得悶悶嗯了一聲。

林紫韻見狀笑逐顏開,對蕭逸楓道:“逸楓,還不謝謝師傅。”

蕭逸楓忙道:“謝師傅,謝師孃,師傅師孃大恩大德,弟子終生難忘。”

林紫韻搖了搖頭:“這算什麼大恩大德,你自己一個人,飲食起居想來也不是很方便,我回頭安排個侍女過去照顧你的飲食起居。”

“這個家務活弟子從小就乾,可以自己照顧自己的。”蕭逸楓一驚,自己渾身秘密,這個可不行啊,急忙推脫道。

但林紫韻還是不為所動:“你一個小孩子,怎麼乾得了那些,再說,有這個時間,還不如多多修行。”

蕭逸楓拗不過,隻得謝過。蕭逸楓自己諸多秘密,還是不便有人照料。還想再掙紮一二,結果情況還是冇有變化。

眾弟子聞言都極為錯愕,這等待遇,可真是真傳弟子都比不上啊,要知道雖然尚未開峰的弟子住在主峰上,但因為自己有獨立小院,所以飲食會有專門的雜役弟子照顧。

但由於女弟子較少,再加上林紫韻不喜弟子亂搞男女關係,因此女性雜役弟子幾乎都在主峰,伺候弟子的都是些男雜役。

許是蕭逸楓年紀較小,未把他當男子看,居然賜下了侍女給他。

最讓其餘弟子羨慕的是,一般而言弟子們隻有每週一次的校驗過後,纔會與師傅一起吃飯,在飯堂上與師父師孃請教一些修行問題。

所謂的飯食,自然非同一般,為了給蘇妙晴打造體魄,蘇千易可是下了血本,餐桌上的肉食,自然不是普通肉食。

而蕭逸楓沾了蘇妙晴的光,一日三餐與蘇千易一家一起吃飯,吃的可都是天材地寶啊,怎麼能不讓人嫉妒。

這就是不同凡響的造化了。

小插曲過後,眾人繼續吃飯,有說有笑,一眾師兄弟其樂融融,互相打趣,好不熱鬨。

晚飯過後,蕭逸楓辭彆眾師兄,回到了他異常熟悉的彙星小院。

蕭逸楓看著這異常熟悉的地方,一個小院落,左邊一棵青鬆,右邊五六根修竹,有兩三人高。便是自己在無涯殿的家了。

院中小石卵鋪砌成小徑,兩邊都是草坪,夜風吹來,樹葉竹枝輕輕搖動,一陣青草幽香傳來,很是清淨。

四周寂靜無聲,不知名處隱隱有蟲鳴聲傳來,一聲、兩聲,低低切切,月華如水,灑在他的身上。

他昂首看天,隻見繁星點點,月正當空,皎潔明亮。

上一世他本是問天宗的普通弟子,卻被誣陷殺師叛宗,眼睜睜看著暗戀的師姐嫁為人婦。自己揹負罵名逃亡天下,與自己相戀的魔教聖女林清妍為自己而死。

上天入地走投無路的他隻能加入魔教,無所不用其極,成為一代魔君,被迫挑動天下風雲。

然而命運就是這般捉弄人,在一次次追殺與交手中,他與問天宗飛雪殿的天之驕女柳寒煙相戀,兩人約定攜手歸隱,不再過問世事。

蕭逸楓本想藉著皈依佛門,藉著無相心經洗去魔性,與柳寒煙攜手歸隱,一代神僧慧心見他真心悔改,好心讓他入寺內修行,傳他無相心經。

命運卻不肯輕饒他,命運之輪再一次被黑手推動,一代神僧竟莫名隕落,他再一次揹負罵名逃離,心灰意冷的他將錯就錯,毅然決然發動第四次正邪大戰。想找出幕後黑手,卻無功而返。

好在柳寒煙從始至終都相信自己的清白,得此佳人,夫複何求,蕭逸楓深感一切都是浮雲厭倦一切。

因此藉故詐死脫身,隱居問天宗附近,隻等柳寒煙處理好一切,兩人便出海訪仙,從此隻羨鴛鴦不羨仙。

造化弄人,卻被黑手驅使的林清妍之魂所找到,為瞭解救對方脫離黑手控製,他毅然自爆。

本想著一世完結,卻不料上天給了他一次重生的機會,這一世,既然從他入問天宗起,那他就勢要找出那操縱他一生的幕後操盤手。

“不管自己為什麼重生於世又回到了過去,但是既然我回來了,我就不會再讓一切不該發生的發生。這一世我要主宰我的命運!”

他低低地唸了一句,像是在對自己說,又像是對天發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