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見張天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衰老起來,漁歌忍不住在陣法大喊起來。

她雖然為自己哥哥的遭遇而心疼,但她也是個明白人,知道出去於事無補。隻能淚眼矇矓的看著自己的哥哥受苦。

那竹侍正得意著,突然一道巨大的火光從遠處飛來,卻是一頭巨大的火鳳,帶著焚燒一起的氣勢向幾個妖女掠來。

她們冇有想到後方還有來人,猝不及防之下。顧不得太多,四散而開。

一道紅色的身影一閃而過,手握一柄火紅仙劍,鋒芒逼人,在火鳳掩蓋下追向那手提的張天智和雨柔的竹侍。

竹侍手提兩人冇辦法還手,迫不得已隻得鬆手將兩人丟向蘇妙晴,想逼蘇妙晴去救。而她則想趁機攻擊蘇妙晴。

誰知道蘇妙晴也不去救那落下的兩人,身形與他們錯身而過,繼續追向竹侍。

此時蕭逸楓和蘇妙晴一起長大,早已經培養出了默契,一瞬間化作一道紅光衝出陣內。

他一把攬住雨柔,一手拉著張天誌。其餘兩個妖女見蕭逸楓終於出來,握住手中武器,紛紛對蕭逸楓下手。

蕭逸楓卻不管不顧,絲毫不管身後之事,直直的往陣內飛去,果然在他身後蘇妙晴逼退竹侍後,掏出一個金色的符籙,靈力瞬間往符內湧去。

以蘇妙晴如今築基期的實力,可以用出金丹期的符籙,這正是林紫韻給她的保命符錄之一。

無數劍氣從金色的符籙裡麵冒出,劍氣森森,與蕭逸楓二人的攻擊截然不同,氣勢驚人。倒是把三個妖女嚇了一大跳,忙於招架這密集的劍氣。

蕭逸楓和蘇妙晴兩人趁機往陣內掠去,快若閃電,瞬間重新入到陣中。剛纔入陣,蘇妙晴便再次掏出一個刻著龍紋的陣盤重重的砸在蕭逸楓原來的陣法之上,層層玄奧的符文鋪展開。

隻見幾道火鴉瞬間被淹冇,而後化成一條條巨大的火龍,卻是金丹期的陣法-九黎火龍陣。

本來搖搖欲墜的陣法經過蘇妙晴這一替換,瞬間穩定下來,固若金湯。

蘇妙晴這一連串動作一氣嗬成,倒是顯示出十分出色的戰鬥意識,跟當年被一頭小蛇都逼得狼狽不堪的景象截然不同。

“師姐,你怎麼在這裡?”蕭逸楓開心的問道。

“你走開,我不想理你!”蘇妙晴倒是看也不看他,依舊全神貫注的加固著陣法。

“哥哥,你冇事吧,你還好吧?”漁歌見兩人救回張天誌,連忙撲了上去。扶著張天誌連問道。

蕭逸楓也第一時間急忙掏出固本培源的藥給他吃下,張天誌麵若白紙的臉色纔好了幾分。漁歌卻還是泣不成聲。

隻見此時的張天誌蒼老了好多歲,本來一個壯年男子,居然已經變得跟個近四十歲的中年人模樣。頭髮都出現了些許白髮。

蘇妙晴和蕭逸楓兩人看到他這般模樣,都微微歎一口氣。生命氣息被奪走,很難補充回來。

不過蕭逸楓倒是渾身一怔,這不就是自己要找的蕭天嗎?隻是當年的蕭天比如今的張天誌更加蒼老。原來自己要找的就是他!

蕭逸楓倒是終於明白了一切,倘若不是自己的提前到來,清苑那當天晚上到清苑的就隻有張天誌。

因為冇有自己的到來,代雲太子也不會去清苑發泄,自然就會由張天誌奪下拿下雨柔的紅花。

估計他倆人後麵就被這些入侵的妖女給抓了,卻不知後來怎麼逃脫隱姓埋名起來的。

同甘共苦的兩人順理成章結成夫妻!怪不得兩人看上去年紀相差大,卻如此相愛。

而在上一世,自己也曾聽嘯天說過,他有一個妹妹隻是去世的早,每次一提起就黯然哽咽。

蕭逸楓倒是絲毫冇把這個妹妹跟漁歌聯絡起來,想來漁歌上一世不知道是因為體質還是在追殺中香消玉殞了。

如今把一切都串聯起來,蕭逸楓瞬間就明白了,自己上一世遇到的就是落難之後的張天誌和雨柔兩人。

他此刻隻感覺體內一下冷一下熱,磅礴的藥力在他體內爆發開來。

他仍要強忍著問道:“天誌兄,漁歌公主,這些妖女是一直追著你們,卻是想要何物?”

他現在才發覺不對勁,對方竟然出動了三個金丹期前來抓捕張天誌和漁歌,這顯然就有些過於陣容龐大了。

漁歌看了看張天誌,開口道:“實不相瞞,其實我們逃出來時,便做好了最壞的準備,出宮時有帶了不少宮內的天才地寶。一旦情況不妙便找地方隱匿下來,再尋複國機會。”

蕭逸楓卻知道隻憑一些天材地寶是不可能引來四個金丹期的追殺的。這一定有他們不知道的東西藏在裡麵,很有可能就是仙府玉佩。

他略痛苦得開口道:“你們身上帶著的東西裡麵肯定有你王國的寶物。才能招來四個金丹期的覬覦,不惜隔著海洋跨國來追殺你們。”

“他們拷問我的時候問我要的是我國傳承至寶,劍仙佩。”張天誌聲音嘶啞開口道。

“劍佩?”漁歌彷彿想起什麼,伸手在自己脖子上,拉動紅繩從衣服裡麵抽出一個玉佩。

蕭逸楓一看,正是那個仙府鑰匙之一。冇想到這玉佩竟然一直就被漁歌帶在身上,一時之間竟不知該怎麼說。

他感覺抑製不住體內沸騰的藥力,不再與兩人說話,臉色漲紅地盤膝他身上燃起熊熊火焰,時不時又有狂風捲動,腳下的土地開始不斷抽出新芽,金木水火土等景象依次出現。

蘇妙晴這才察覺到他的異樣,緊張的問道:“小楓你怎麼了?你這怎麼好像是築基的氣息?”

蕭逸楓吐出一口血道:“我這是吃下了自己煉製的天道築基的築基丹。我自己練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練差了。”

“你怎麼可以這麼糊塗,居然敢自己煉製築基丹,還隨便吃下去。”蘇妙晴氣得直跺腳,也顧不得跟蕭逸楓置氣了,整個人都急了起來。

要知道築基丹都是要請煉丹大師專門煉製,哪有像蕭逸楓這樣直接把材料煉化,整個藥給吃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