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答應你,不過漁歌有一個要求,那便是百年之內你不得奪取我的功力。既然要活,起碼要活個百年才能夠本。”漁歌開口道。

“當然可以,冇有百年時間,你對我的用處也並不大。不過這百年間你們得為我效命。我不會過於約束你們。但你們大方向上得跟著我的意思走。”蕭逸楓爽快地答應道。

“漁歌,你……”張天誌還想說些什麼,卻被漁歌攔住了。

她看了看張天誌說道:“哥,我本就壽元無多,既然能夠活多幾年,自然是答應了。你卻冇必要與我一起!”

“你在胡說些什麼?你都答應了,我怎麼可能不答應。”張天誌說道。

而後他看向蕭逸楓:“希望閣下真如你所說,有如此能力。”

蕭逸楓揮手甩出兩個玉簡丟給他們兩個,漁歌的是舊款的冰心決,張天誌的這是一種叫吞天魔功的功法。

“這裡是這兩種功法的前兩層你們大可以修煉了再說,當然我也並不是冇有任何要求。你們需要展現你們的價值,給我發展出一定的勢力來。”

蕭逸楓又是甩出一塊玉簡,沉聲道:“這裡麵是一種叫做逆生訣的功法。你可以將它傳給你下麵的人。他們就是你的班底。三年內將天龍國收複給我看,證明給我看你們的價值。”

“好,我答應你!”張天誌眼中燃出熊熊的烈火,那是對權力和力量的渴望。

“你們好自為之,兩年之後我會來看你們。若你們有能力,我會給你們剩下的功法。助你們收複天龍國。”蕭逸楓說完,化作一道青煙徹底消失。

原地隻留三人在沉默以對。

“漁歌你為何要答應他?你不是對蕭公子心中所屬嗎?”雨柔不解地問道。

“雨柔姐,雖然他看起來冇有的惡意,但這是我們對他有利用價值的情況下,如果我們對他冇利用價值,極有可能就會被他殺掉。”漁歌搖頭說道。

說著她語氣中又帶著些許悵然:“我若不答應他,你和哥哥都極有可能被殺。而且我也怕死啊,哪怕隻有一絲可能,我也想活下去。”

“都怪哥哥冇本事,漁歌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練這傢夥給的功法,到時候我拚死也不會讓你受他屈辱。”張天誌開口說道。

“冇想到我也有機會見識到蕭公子他們的世界,希望有一天能幫上蕭公子吧。”

漁歌露出些許開心的笑容,在心裡默唸道:“哪怕隻是在你身邊多陪你走一段時間,對我也值了。到時候你若不要。到時候我就一死了之,以留清白之身。”

那邊蕭逸楓的劍靈分身正飛速的趕回去,離開軀體太過遙遠,導致他都開始虛弱了起來。

“你真的隻是想利用他們嗎?我看你分明隻是想幫助他們。我不信你冇看出來,那丫頭根本就不想當你爐鼎。”斬仙冷哼道。

“隻是一手閒棋罷了,我還需要他們替我收集情報,他們對我還是有用的,起碼我有留了後手。”蕭逸楓嘴角露出些許笑意。

說實話,其實他提防的隻有張天誌這一個人。漁歌和雨柔他都看得很透。

他對張天誌這個人感官比較複雜。他是一個值得交但不值得深交的人。這個人的心思很深沉,野心也極大。

希望自己能駕馭得住,以後是友非敵吧。

一年多後,蕭逸楓和蘇妙晴在天上極速飛過,他們正從萬佛國趕往天月國的路上,兩人要趕回到問天宗所在的瓊霄國。

如今距離真武排序還有不到三個月時間,兩人匆匆從萬佛國趕回來,正打算途經天月國看一下張天賜三人,看看他們如今過得怎麼樣?

這一年多的時間內,他們遊曆了大陸上十幾個國家,整片大陸實在太大,大大小小的國家數不勝數。他們隻遊曆了很小的一片地方。

特彆是像瓊霄國和萬佛國這般的大國,占地麵積遼闊,一望無際,飛都得飛個近一個月才能飛出去。

臨近真武排序,他們不敢再多做停留急匆匆的回來。

在蕭逸楓的精心安排下,他的情報終於冇有再出什麼大差錯。他們每到之處必有收穫,導致蘇妙晴都感覺到幸運的不像話。

他們去哪座山,哪座山裡麵就有寶貝,去哪裡哪裡就有遺蹟。

蘇妙晴看蕭逸楓的眼神越發古怪起來,甚至都覺得這傢夥怕不是什麼傳說中的天命之子吧?老天爺搶著給他餵飯吃。

所以這一路兩人完全不缺什麼天材地寶修煉材料,修為突飛猛進。

蕭逸楓也不知道由於自己的刻意安排下,自己到底截了多少人的胡,反正上一世自己所知道的不少寶貝,都落到了自己兩人手裡。

兩人也並非一直順風順水,最危險的一次是招惹了一頭金丹期的妖獸,追了兩人整整半個月,差點冇交代在那。

如此多天材地寶吃下去,如今蘇妙晴已經是築基五層了,這速度已經相當恐怖了。而且這還是在她刻意壓製修為的情況下,避免根基不結實。

而蕭逸楓的修為的更加恐怖,竟然後來居上,已經達到了築基六層。

這古怪的情況讓蘇妙晴都瞠目結舌,曾一度懷疑蕭逸楓是不是根基打的不結實。

蘇妙晴都可以預見得到自己兩人回去之後,父母和師兄們的表情了。

本以為蕭逸楓能夠突破築基就不得了了,誰知道這小子直接飆到築基六層去了。

“嘻嘻,小楓你說我們這一次真武排序能不能大放異彩?”蘇妙晴開口問道。

蕭逸楓轉過臉去看向蘇妙晴,眼睛微不可察掃了她身體一下。

此刻她衣袂飄飄,微風將她的衣物貼緊她身體,她容貌冇太大變化,但整個身段已經徹底長開,該凹的地方凹,該凸的地方凸,身段勾人心魄。

她身著一身淺藍色紗裙,微風吹過,給人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一頭青絲散散披在雙肩上,略顯柔美,未施一絲粉黛。

她自有股清純少女的天真氣息,有種又純又媚的感覺。讓人看了就移不開眼睛。

“師姐無須擔心,一切自有我橫推過去。”蕭逸楓大笑道。

蘇妙晴敏銳地察覺到蕭逸楓掃向她身軀的目光臉色微紅,嗔道:“要橫掃也是師姐我橫掃,哪輪得到你這傢夥。”

“你說這對玉佩到底有什麼用呢?我們拿到手裡一年多了也冇研究出它的用處。”

蘇妙晴手裡拿著一對玉佩,款式一樣,隻是上麵寫著的數字不一樣,一塊選擇十一,一塊寫著二十九。其中一塊正是得自漁歌的劍佩。

這兩年這一年多裡,蕭逸楓又引導著蘇妙晴找到了另外一塊比較容易找到的劍佩。

“誰知道呢,冇準是時機未到。時機到了它可能自然就打開了呢。”蕭逸楓笑道。

他自然知道五十年後,仙府大門就會打開,所以打趣蘇妙晴。

“咦?小楓你神了!這玉佩還真發光了。”蘇妙晴驚呼道。兩人一時間都愣在半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