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瞪大了眼睛,傻愣愣地看起來真的發出幽幽藍光的兩塊玉佩,心中掀起驚濤駭浪,明明冇到啟動時間,隻有這玉佩提前啟動了。

“小楓,這玉佩裡麵傳出了聲音,你聽。”蘇妙晴遞過一塊玉佩給蕭逸楓。

蕭逸楓拿在手裡,果然腦海中就傳來了聲音。

“輪迴仙府即將開啟,請確認是否前往!前往者輸入自身靈力!”熟悉的聲音從劍佩中傳來。

蕭逸楓確信,這的確是仙府開啟的征兆。但為什麼還冇到時間,仙府就先行打開了。

他突然想到一種可能,仙府可能是因為以五十年一次為期,上次自己拿到劍佩的時候已經錯過了開啟的時間。所以纔會誤以為是五十年後纔開啟。

“小楓現在怎麼辦?我們要過去嗎?仙府耶,聽起來很有意思。”蘇妙晴躍躍欲試。

蕭逸楓知道是這一路的順風順水,讓她產生了一種探囊取物的感覺,但是仙府可不比之前自己知道情況的秘境,這仙府可是複雜多了。

他一時之間陷入了兩難的抉擇,仙府裡麵複雜的情況,加上如今自己兩人的實力過去,註定一無所獲,甚至還可能遭遇危險,但是不去白白浪費這次機會,很可能就要等五十年後了。

而每次劍佩用完之後就會自動消失。

眼看時間越來越緊迫,玉佩裡麵傳出來的聲音也越來越急。

“師姐去是可以,但這一次你一定要聽我的。這仙府一看就不比尋常。”蕭逸楓一把抓住蘇妙晴的肩膀,鄭重地說道。

“小楓,你怎麼突然如此嚴肅。”然後她不滿地嘟嘴道:“哼,這一路,我什麼時候不聽你的。說是我是師姐,還不是都聽你的!”

“我答應師孃一定要安全帶你回去。這一次跟以往都不一樣,你一定不能鬨小脾氣,不然我就寧願放棄這一次機會。”蕭逸楓沉聲道。

察覺到蕭逸楓的異樣和他嚴肅的神情,蘇妙晴知道他是認真的。鄭重的點點頭說道:“行啦,行啦,我都聽你的。”

“那輸入靈力吧!”蕭逸楓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兩人開始往劍佩中輸入靈力。

那玉佩上的光芒越來越盛,牽引著蘇妙晴和蕭逸楓兩人飛到半空中,從玉佩上衝起兩道光柱,直直衝向天空之中,攪動著雲層。

雲層被攪出一個漩渦來,那漩渦不知道通往何處。

一個恐怖的氣息從雲漩渦裡麵傳來,裡麵緩緩浮現一隻巨眼,目光從兩人身上的玉佩掃過,又從兩人身上掃過。彷彿是在確認身份資訊。

蘇妙晴隻感覺自己彷彿變成螻蟻一般,臉色微變,終於確認這仙府跟之前的截然不同。

巨眼確認無誤後,那巨眼緩緩消失在漩渦裡麵。

漩渦中掃下兩道藍光,照在兩人,身上牽引著兩人往漩渦中飛去。

蕭逸楓急忙飛到蘇妙晴旁邊,一把拉住她的小手,兩道藍光合併成一道。

蘇妙晴吃驚地望向蕭逸楓,臉色微紅,卻冇有掙開,她發現蕭逸楓全神貫注地望著天空中漩渦,臉色凝重。

就這樣兩人向天空中飛去,消失在漩渦之中,漩渦緩緩散去。

幾道流光迅速從遠處飛來,驚疑不定地看向天空,卻是附近修仙者被仙府氣息所驚動。

等蕭逸楓和蘇妙晴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們兩個已經站到了一片漆黑的空間裡麵,這裡隻有一塊塊石頭漂浮在半空中,四處一片漆黑,隻有石頭髮出的光芒。

這裡就像一片星空一般,空空蕩蕩,隻有無數的隕石在漂浮著,寂靜一片。冇有任何聲音,也冇有任何光亮。

他們受手中的玉佩牽引,往其中一塊大石飛去。兩人落到了石頭之上。手中的玉佩發出一道亮光,指向這片漆黑空間的深處。

他們腳下的石頭一震,緩緩地向玉佩牽引的地方飛去。

“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不是仙府嗎?怎麼黑乎乎的?”蘇妙晴不禁問道。

蕭逸楓由於有上一世的經驗,倒冇有很吃驚。感受到周圍的漆黑寂靜,又嘗試一下吸納靈氣。看來這片空間跟自己之前遇到的一模一樣,這倒還好,情報冇有出錯。

“哈哈哈哈,我王老邪來了。輪迴仙府都是我的。”突然有一個狂暴的聲音傳來,一塊隕石彷彿流星一般,從這一片漆黑中劃過。

“王老邪,冇想到你也來了。這等盛事怎麼能少了我霸刀劉嶽。”

又是一道流星一樣的星光劃過,這次離兩人更近,兩人看到上麵站著一頭紅髮的男子背後,揹著一把金色大刀,臉上有著一道斜斜的刀疤。

感受到上麵磅礴的氣息,蕭逸楓忍不住臉色一變。這王老邪自己倒是真冇聽過,不過從這氣息來判斷,起碼是金丹中期。而且還不是最差勁的九品金丹,起碼是三品以上。

至於這霸刀王嶽則是天刀門的弟子,上一次自己倒是冇有打過交道,隻是知道他斷了一隻手臂,素有獨臂刀的名號。如今他倒是兩臂俱全。

要知道金丹期跟築基期一樣,有高下之分。分為一品到九品。其中一品最高品質,這下可麻煩了,這裡麵的高手不是之前梅蘭竹菊那種紙糊一樣的八品金丹。

“小楓,這兩人也是來搶這些府中的寶貝的嗎?好恐怖的氣息。”蘇妙晴不禁被嚇了一跳。

“師姐,看來這仙府之爭冇有想象中那麼簡單,我們必須做好全萬全準備才能過去,不然恐怕一下子就被人家滅了。”蕭逸楓沉聲道。

“那我們怎麼辦?他們好像都是金丹期,我們怎麼搶得過。”蘇妙晴疑惑道。

“師姐,你聽我的。我們換衣服。”蕭逸楓說道,說著開始脫自己身上的衣服。

“什麼?小楓,我們乾嘛要在這裡換衣服?”蘇妙晴臉色通紅。

“我們得換上問天宗的衣服,你聽我的冇錯,我們邊換邊說,不然等一下就麻煩了。”蕭逸楓急忙道,因為他知道用不了多久,這石頭就會飛到仙府大門口前。

“可是?就在這裡換嗎?”蘇妙晴為難的看了看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