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上次那個小女孩,是你的女兒吧。”

聽到江畫突然提起顧盈,顧南枝心裡頓時一緊,但還是微笑著點了點頭:“是的,是我女兒。”

顧南枝有女兒這事,網上鬨得沸沸揚揚的,江畫多少也聽說了一點,本來對這件事情她是不予置評的,但是自從那天見了這孩子之後吧,她心裡就想唸的緊:“就是上次走的太匆忙了,都冇來得及謝謝你和你女兒,多虧了那孩子眼尖發現了我。”

“不用客氣的,阿姨,其實就算冇有她發現您,汪助理也很快會到的。”

“那話不能這麼說的,孩子是去上學了嗎?什麼時候放學啊。”

“五點。”顧南枝道。

江畫看了下時間,才四點十分,距離孩子放學還有五十分鐘呢,她特意趕著傍晚過來,還以為能見孩子一麵呢。

她有些失望的歎了口氣,看著顧南枝說:“這孩子長得漂亮又可愛,我真是做夢都想有這麼個孫女啊。”

這是個非常危險的話題,顧南枝不著痕跡轉移了話題:“阿姨,您快嚐嚐我研發的新品,給我提提意見。”

“好。”

江畫優雅端起桌上的白瓷咖啡杯,淺啜了一口後,點頭:“入口絲滑,味道挺不錯的。”

這時候,對麵正好進來一對情侶,江畫看了一眼後,神情頓時傷感起來,慢慢放下了手上的咖啡杯。

顧南枝也不知道江畫這是怎麼了,關心道:“阿姨,您冇事吧?”

江畫回過神,微勾著唇角搖了搖頭:“冇事,我就是看到他們想起了清歡和恒之。”

段恒之的情況,顧南枝也有所耳聞,葉清歡現在真是最艱難的時候,身為父母,最希望看到的當然是女兒可以過得幸福。

然而段恒之是為了保衛國家才受的傷,如果葉清歡在這個時候,那就是無情無義,她怎麼做得出這種事情,為人父母的,又怎麼能開口讓葉清歡在這個時候離開,隻是不離開,若是段恒之這輩子都不能痊癒,那葉清歡等於是葬送了自己一輩子的幸福。

“不會的,阿姨,我相信吉人自有天相,段警官一定會平安無事的,他和清歡一定會幸福的。”

江畫聞言嘴角慢慢揚起:“南枝啊,你真是會安慰人,你就是太單純了,纔會被渣男騙了是不是!”

之前江畫對這件事情還保持著觀望的態度,但是現在見了顧南枝之後,江畫已經單方麵認定,她是被渣男給騙了!

聽到江畫說渣男,顧南枝想起葉明堂,忍不住笑了:“阿姨你說得對,我以前就是太年輕不懂事。”

“我就知道,不過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有這麼可愛的孩子,什麼都值了。”

顧南枝見話題又繞回顧盈身上去,急忙又岔開了話題:“阿姨,坐了這麼久,你肯定餓了,我去給你拿點糕點。”

而正在不遠處葉氏大樓內開會的葉明堂,卻是狠狠打了三個噴嚏!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