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船是不是在變大?”

“冇有吧?”

“好像真的哎,你說之前,我還真的冇有發現。”

“這怎麼可能?等等,之前船長……若是我們這艘船,還真的有可能。”

“小點兒聲,船長正在閉關修煉,彆吵到了船長。”

提到船長,船上所有的船員頓時轉頭看向船頭盤腿而坐的身影,眼中滿是崇敬。

秦翌臉上凝重的表情瞬間消失,露出了微笑,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燦若星辰的眼睛中也同樣滿是笑意。

“成了!”

曆時十四天,秦翌終於完成了煉氣金丹境功法的創造。

一部和五大流派完全不同的金丹境功法,一部註定名垂青史,影響深遠的金丹境功法,就這樣在這片無垠的大海上,在這艘七八丈長的小型海船上,在從東夷迴歸中原的途中,誕生了。

“可惜,還是有瑕疵。”秦翌重新捋了一遍新創的功法,不無遺憾的道。

不過,秦翌並不氣餒,也不沮喪。

“任何事物都有一個發展的過程,剛開始有些缺陷,可以理解,隻要在後麵的過程中,不斷的完善,將這個缺陷彌補了就可以了。”

功法有了,開始突破!

秦翌是一個非常果斷的人,功法創造出來之後,立刻就開始著手突破的事。

秦翌開始在以神識力量控製著雲夢真氣在穴竅空間的晶壁上刻印陣紋。

這可比之前突破煉體金丹,在穴竅對應的肉身的器官中刻印陣紋,要簡單的多了。

畢竟,靈魂對真氣的掌控力度和對肉身的掌控力度,根本就不是一個量級的。

中間似乎相隔了一個世界的差距。

一個半時辰,秦翌就完成了在穴竅中刻印陣紋這一步。

秦翌啟用陣紋的瞬間,穴竅,經脈和丹田中的所有真氣,就好像燒開的水似的開始沸騰,所有的液態的真氣不斷的向著下丹田的中心湧入。

《種菜骷髏的異域開荒》

真氣一再的壓縮再壓縮。

終於,在風水陣的壓力下,量變引起了質變,下丹田的中心的阻力不再,甚至變成了吸引,好像出現了一個黑洞,不斷的吸收著丹田中剩餘空間的所有的真氣。

當穴竅,經脈和下丹田,甚至靈骨空間中儲存的所有的真氣被吸收進入下丹田的一瞬間,吸力消失,一顆金丹瞬間出現在了下丹田的中心。

金丹的表麵有一個複雜的紋路,金丹中心隱約可以看到遊弋著一隻米粒大小的的五爪金龍。

在煉氣金丹成型的瞬間,秦翌感覺整個天地的元氣都變得更加的親和,靈骨再次吸收天地元氣,就好像打開閘門往裡放水似的,與之前的抽水相比,有了質的變化。

似乎,根骨的限製,瞬間消失了。

“老師說,隻要境界上去了,一切問題都不是問題。”

果然,隻要突破到了金丹境,靈骨的限製基本就消失了。

之前,因為靈骨差而吸收天地元氣的效率太弱的缺陷,自然也就消失了。

“不過,慧根的作用並冇有消失,反而因為靈骨限製的消失,反而更加重要了。”

怪不得老師說,很多人收徒,與靈骨的資質的相比,更加看重慧根的資質。

顯然,老師也是一個這樣的人。

老師就是在發現他的慧根後,根本冇有在乎他的靈骨的好壞,就果斷的收他為徒,帶在身邊,言傳身教,傳其衣缽。

秦翌不斷的吸收著天地元氣,將其轉化為雲夢真元。

是真元,不是真氣。

在後天境的是後天真氣,在先天境的是先天真氣。

但是到了金丹,就變成了真元。

概因為真氣已經完成了蛻變,不再是氣態和液態,而是變成了結構更加穩固的固態。

成為金丹後,它將不再輕易的進行消耗,再施展出來的力量,變成了一種自金丹中散發出來的無形的力量。

丹聖開創出金丹境,發現了這一變化之後,將組成金丹的部分命名為真元,將金丹衍生出的力量,命名為真力。

這個名稱也因此延續下來,直到今天。

“除了所有金丹境武者都擁有的,正常的吸收天地元氣,此功法最重要的特性就是吸收氣運了。”

吸收氣運是此功法的一大特色,氣運就像額外增加的一種比天地元氣更加容易吸收煉化為真元的能量。

相當於比彆人多了一條吸收煉化真元的渠道。

若是運用的好,修煉速度自然比彆人要快的多。

秦翌坐在船頭,啟用金丹中的五爪金龍,瞬間就發現了整個海船中混亂的天地元氣中夾雜著的一種金色的親切的能量,在金丹中的五爪金龍被啟用後,它們就好像被磁石吸引的鐵屑似的,源源不斷的向著秦翌的方向湧來,冇有經過靈骨,直接冇入下丹田,融入金丹之中,消失不見了。

這個速度說快也快,說慢也慢。

它們就好像知道排隊一樣,前麵的速度非常快,後麵的速度非常慢。

等將船上的氣運全部吸收完,秦翌感知著這一過程,分析總結道:“果然,隻有海船上的氣運。”

這是此功法的一大限製。

氣運畢竟是依托風水陣而存在的,吸收氣運同樣依靠風水陣。

隻有身居陣心,才能啟用五爪金龍,才能吸收這個風水陣中的所有氣運。

這說起來好像和封瑜開創的皇武之法的功法差不多,其實不然。

秦翌將其優化之後,限製條件大降,這個風水陣不再是自己掌控的風水陣,隻要是風水陣,無論是天然的,還是敵人的風水陣,隻要是風水陣,隻要身居風水陣的陣心,都可以吸收陣中的氣運。

連像之前的幾場戰鬥中,臨時刻畫,臨時掌控風水陣都不用。

直接就可以藉助風水陣的力量,吸收氣運。

這就是秦翌的優化。

當然,氣運的產生,是需要滿足一定條件的,這同樣是一種限製。

不過,這個限製,秦翌卻冇有辦法消除。

隻因為它觸及到了氣運的本質。

取消了它的限製,氣運也就不存在了。

氣運是如何產生的?

之前就說過,它是人體散發的一種特殊能量,結合風水陣,蛻變而成的一種更加特殊的能量。

人體一直在和天地自然進行著互動。

吃喝拉撒四個字就是最形象的比喻。

不過,這隻是物質層麵的。

除了物質層麵,還有能量層麵的。

比如,人體會自動的散發熱量,這就是最明顯的能量之間的互動了。

組成氣運的特殊能量,其實原理和這個差不多,也像熱量那樣,是人體自動散發出來的,與天地自然的一種互動。

隻是,它更加容易受風水陣的力量的影響,融入風水陣,成為一種特殊的風水之力。

但是,氣運並不是都是可以吸收的,隻有達到一定條件的氣運,才能被吸收。

“崇敬,就是可以被吸收的氣運的一個必要條件。”

若是冇有對他的崇敬,氣運就算誕生,也不能被他吸收,隻會瀰漫在風水陣中,隨著時間的推移,最終同化為普通的風水之力。

隨著煉氣境界突破到金丹境,遊戲麵板就算冇有升級,也產生劇大的變化。

諦聽神通的範圍,直接從九十裡上升到了三百裡。

相應的小地圖的小範圍同步提升到了三百裡。

另外,隨著秦翌凝聚出煉氣金丹,‘道途任務二’也隨之完成了。

“領取獎勵,真元印記?”

無論任何能量,隻要被轉化為真元,就將被打上真元印記,之後,無論消耗真元施展任務神通,轉化為任何能量,都無法抹滅他刻印在其中的印記,可以自動迴歸,重新融入金丹,轉化為真元。

“其實,這個特性,屬於真氣原有的特性。”

在後天真氣時,真氣就擁有這樣的特性了,恢複真氣的真氣,是什麼真氣?主要就是那些施展武技神通時放出去重新迴流而來的真氣。

當然,這個過程必然是有消耗的,一部分真氣在散發到天地自然中,其中的印記就被抹滅了,重新融入其中,成為了天地元氣的一部分。

而這個真元印記,應該是強化了真氣的這種特性,讓印記不再那麼容易被天地自然所抹滅,可以保證百分百的對真元進行回收再利用。

“這個任務獎勵,雖然出人意料,卻也在意料之中。”

之前,道途任務一的任務獎勵,生命之光,其實就是煞氣鑄就的靈體的一個特性,隻是被遊戲麵板強化了,才讓生命之光擁有了類似‘紅條’的效果。

而這個任務獎勵,同樣是對真元特性的一次強化,讓真元擁有了類似‘藍條’的效果。

隨著任務二的完成,道途任務三也隨之出現。

“道途任務三:晉級煉神金丹境。”

任務三的內容,不出所料,是按精氣神這個順序排的。

煉氣金丹之後,煉神金丹的確需要排上日程了。

隻是,在此之前,有些隱患,要先排除了。

秦翌看著小地圖中,直徑範圍增加到三百裡後,出現的四團紅色光點。

“血蛇,影蛇,金蛇,羽蛇,四個代號為蛇圍殺我而來的八岐使徒,竟然離我不到三百裡?”

而且,還是在他的航線的前方,若是在後方,秦翌也懶得理會他們,直接開動馬車,甩開他們就是了,可惜,冇有如果,因為他們在航線的前方,就算想要避開他們,都不可能。

大海中安全的區域是有限的,它們就是航線。

所以航線的數量也是有限的。

秦翌推算了一下,想繞開這條航線的成本,太高了。

按他們航行的速度,兩撥人必然會相遇。

“既然如此,那就直接開戰!”

死了的敵人,自然也就不是敵人了。

隱患自然也就排除了。

……

影蛇的旗艦上,還是那間被當成會議室的船艙中,事隔七天,四蛇再次相聚。

影蛇掃了金蛇三人一眼,先開口道:“我想,大家都收到了訊息了吧?圍剿提燈人組織的骨蛇四人,昨天已經全軍覆冇了。”

血蛇冷哼一聲道:“冇想到那裡竟然是麒麟會主脈的據點,不僅有麒麟,甚至黑龍也參與其中,骨蛇他們栽的不冤。”

羽蛇感歎道:“麒麟的戰力好像比之前情報中的要強的多啊,竟然如此輕易的就斬殺了毒蛇和毒牙。”

金蛇用忌憚的語氣說道:“龍墓神通竟然還是無解,骨蛇之前可是我們中研究龍墓神通最深的人之一,他之前可是信誓旦旦的說,隻要遇到黑龍,必能破解,號稱無解的龍墓神通的,可惜……”

說到最後,金蛇無奈的搖了搖頭。

若是破解了龍墓神通,那麼,黑龍也將不再是他們的噩夢了。

可惜,冇有如果。

骨蛇最終用儘手段,還是冇有破解龍墓神通。

對龍墓同樣非常有研究的影蛇,用詫異的語氣說道:“是啊,冇想到,龍墓竟然還有迷惑人方向感的作用,這在以前可是冇有的,骨蛇敗的不冤。”

不過,敗的也值。

最起碼收集到了這個非常重要的資訊。

為以後破解龍墓的人提供了最新的情報。

減少了後來者破解的難度,增加了後來者破解的概率。

影蛇接著說道:“不過,秦翌竟然可以在大鬨麒麟會之後,全身而退,對秦翌的實力,我們需要重新估算一下了。”

金蛇點了點頭道:“不錯,秦翌應該比之前我們預料的還要強。”

之前,他們預估秦翌戰力和他們這些代號為蛇的八岐使徒差不多。

但是,若是按麒麟會長的實力進行估算,秦翌大約有兩個代號為蛇的八岐使徒的戰力。

金蛇提出自己的判斷後,血蛇頓時鬆了一口氣道:“還好,我們有四個,必然可以戰勝他!”

要不然,他就先撤了。

血蛇可不是那種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勇士’。

就算可以複活,他也十分愛惜他的這條小命的。

羽蛇更加樂觀:“這是秦翌在島上的戰力,若是根據我們之前的戰術,將戰場放在大海中,讓他的那個逆天秘術失效,他的實力必然大減,估計連一個普通使徒都打不多。”

血蛇聽後,不由的哈哈大笑道:“菲是連一個普通的使徒都打不過,那我們還不是手到擒來?那神主的懸賞,不是相當於白撿的嗎?哈哈……”

金蛇和影蛇也笑著點了點頭,之前肅穆的氣氛瞬間消失,好像從來冇有出現過似的。

影蛇搖了搖頭道:“我們也不能太過樂觀,萬一秦翌的秘術可以在海上施展,萬一秦翌之前隱藏了實力,萬一秦翌最近突破了……我們還是要謹慎。”

哪裡有那麼多萬一,影蛇其實自己也不相信這些萬一會發生,隻是擔心金蛇三人因為太過樂觀而大意放走了秦翌,所以才潑了一盆冷水,給三人降降溫。

顯然,三人也明白影蛇的用意,停止了笑容,都點了點頭,血蛇更是保證道:“影蛇,放心吧,我們對秦翌都很重視,不會放跑秦翌的,隻要遇到秦翌,他就死定了!”

“還有什麼時候才能到目標海域?真想早點遇到秦翌啊。”就連一向謹慎的羽蛇,一想到神主的懸賞,都有些心急了。

金蛇搖了搖頭道:“最少也要一個多月呢。”

影蛇正要說什麼,突然感知到了什麼,轉頭透過窗戶,望向西方道:“咦?有一艘小型海船,正在以極快的速度靠近我們,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