穗子回頭,後排全都是觀眾,也看不出有什麼異常,穗子又把頭轉回來。

轉過來不過一秒,她又把頭轉回去,視線落在後排的一個男人身上。

似乎察覺到穗子在看他,男人對穗子勾起一個燦爛的笑,穗子覺得自己這樣不太禮貌,又衝他點點頭,把頭轉過來,若有所思。

穗子壓下心底掀起的驚濤駭浪,想把注意力放在螢幕上的比賽,可是思緒還是會忍不住飄到後排,總想回頭看看。

她不太確定自己是不是看錯了,那個男人,長得真的很像後世她在財經雜誌上見過的人。

穗子之所以會在一群人裡,一眼就看到對方,實在是對方的衣品在這一群人裡過於顯眼。

顯眼到,穗子看完人家後,視線落在自己男人身上就挪不開。

“直勾勾的看著我乾嘛?”於敬亭挑眉。

“你回頭看一眼,第一眼看到誰了?”穗子壓低聲音問。

於敬亭滿不在乎地回頭,掃了一圈,落在一個男人身上,眼眯了起來。

“門口賣炒瓜子的老大爺是怎麼混進來的?我明白了,看門的人裡,肯定有大爺的兒子,親戚!”

“......”這難道就是男人和女人看問題的角度不同?

“媳婦,你要嗑瓜子?回家買,這裡不讓吃東西。”於敬亭第一反應是穗子嘴饞了。

穗子臉上的笑要掛不住了。

“你再看,有冇有讓你覺得印象深刻的男人?”

於敬亭又回頭,視線來回掃,最後落在了穗子看過的人身上。

“有個穿得花裡胡哨的男的,一看就不是個好餅。”

穗子點頭又搖頭。

“什麼啊,你冇發現,你們倆的氣質,有點像?”

於敬亭嘴裡說的那個花裡胡哨的男人,就是穗子剛看到的那個。

他身上穿著件頗有港風的花襯衫,人群裡一眼看過去,就能注意到他。

花襯衫可不是誰都能穿的。

男人要是冇點於敬亭這般的痞帥,穿上就會很油膩,但如果味兒對了,“騷的住”,那給人的感覺就很特彆,放蕩不羈的feel。

穗子之前就讓錦楠從那邊給於敬亭郵過衣服,其中就不乏這種極具時代感的花襯衫。

於敬亭打死也不穿,雖然他總試圖把穗子往花裡胡哨打扮,他自己卻不喜歡這種感覺,認為不符合猛男性格。

所以聽到穗子說,那個花裡胡哨的男人跟他氣質有點像,於敬亭當場就炸毛了。

“哪裡像!明明是我比較帥!”

他今天為了跟穗子湊對,倆人穿著同款的皮夾克呢,頭髮都有吹過,超有型的!

“誰跟你說五官來著,我說的是氣質!氣質!”

“彆跟我扯那些看不著的玩意,你就說,長的誰帥?”

“那當然是你,還用問?”他在她心裡,是世界第一帥的。

於敬亭的嘴角忍不住翹了又翹,他媳婦這句,說的還是比較客觀的。

坐在倆人邊上的姣姣嘴角抽了又抽。

請上天賜給她一雙冇有聽過哥嫂打情罵俏的耳朵吧!

螢幕上的比賽已經進入了白熱化,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比賽上,這裡偏偏有一對膩乎的,害得姣姣分了心。

分心的功夫,螢幕上的黑白棋已經出現了變化。

在對手勝率領跑的開局下,小胖幾乎是被對方壓製著,場下他的親友團全都鎖著眉毛。

家裡的孩子都隻會皮毛,也就**懂得深一點,因為看得深,**小眉毛皺得也比其他人多。

就在穗子夫妻膩乎兩句的頃刻間,小胖抓住了機會,一手衝隨手,趁對方不備,直吞對手棋子,勝率瞬間扭轉。

**在解說開口之前哇了一聲,一向內斂的小娃竟然從座位上蹦起來了。

穗子夫妻的注意力被兒子吸引過來,穗子看著螢幕,也要反應幾秒,這一手不僅把對手打了個始料不及,也把評委們都看懵了。

於敬亭圍棋還不如穗子精呢,但是他反應可比穗子快。

“是要贏了吧?”

“你怎麼知道的?”穗子這會激動的把身後還坐著個大老的事兒忘記了。

“看他對手錶情啊,你瞅那老頭子,他是慌了吧?”於敬亭用下巴比了比螢幕上的棋手。

棋,他是不怎麼精通,但是看人,他一看一個準兒。

下一輩子棋的人,是很少有這麼明顯的表情的,這明顯是小胖給對手打懵了。

“現在還看不出輸贏,但是我覺得,隻要小胖不亂,他就有希望。”穗子的話剛說完,解說亢奮的聲音就響起了。

內容跟穗子的意思差不多,意思是隻要小胖心不亂,就有希望衝擊冠軍。

現在看比賽直播的所有人都把心懸在嗓子眼,隻有比賽中的小胖,依然穩如泰山,麵不改色,甚至連半點喜色都看不見。

穗子一看孩子這反應,心裡隻叫幾個好。

輸贏都不重要了,能練到這個境界,這孩子的心態已經練到了常人無法企及的高度了。

接下來的比賽正如穗子所料,棋手因為亂了心神,被小胖抓住機會,數子連根斬斷,對手雖然力挽狂瀾,但麵對小胖的步步為贏,終究是輸了半目。

比賽結束,雙方起立握手,那位長者對著小胖說了很多鼓勵的話,冇有翻譯,小胖一句也冇聽懂,臉上掛著機械的笑,教練教過他,如果贏了就要這樣做。

他好像成了機器人,眼前發生的一切都不像是真的,周圍的一切都變成了棋盤,除了黑,就是白。

他的眼在人群裡搜尋,比賽結束後,門口圍著外場的親友團教練員,小胖的視線落在姣姣身上,周圍依然是黑白,笑著揮手的女孩,從黑白裡跳出,是他眼裡唯一的彩色。

不是澹彩,是濃鬱的要溢位眼眶的超美色調,濃墨重彩的絢麗,講他從黑白的世界裡拽開。

從她開始,周圍一切都有了顏色。

小胖舒展眉心翹起嘴角,綻放出他比賽以來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笑。

少年棋王笑起來,竟然是這般的陽光。

攝影師也是個非常懂的,看他像是在看什麼,順著他的視線拍過去。

亭亭玉立的少女,灼若芙蕖出淥波。

相望之間,不知驚豔了誰的年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