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吧嗒~!”

伴隨著一聲輕微聲響,鬼居然在這一刻渾身上下的密密麻麻的眼睛猛然的同步眨了一下。

鬼猛然的向前。

槐遊在這一刻居然莫名感覺到一種莫大的恐懼從心底升起,眼前這東西似乎在某種意義上來講已經超脫了他對於正常事物的理解!

這是一種扭曲而又驚恐的變化。

黑暗之中,槐遊悉悉索索的聽見了一個個東西走進這裡的聲音。

越來越的鬼湧進來了,僅僅隻是短時間內,他們已經極速的靠近。

將周圍圍了個水泄不通,要將兩人徹底的困死在這裡。

槐遊已經看見了甚至門外那都站滿了一個個麵目恐怖,和正常人類相似,卻有完全不同的臉龐,一個個渾身散發出腐爛味道的“人”。

或者說是已經同化了的,鬼。

現在已經有一大群。

在於驅使之下,向著現場的兩個人圍了過來。

“靠,數量太多了,得找一個辦法突破出去!就算是能夠成功製服,眼前這玩意兒咱們也根本就跑不了,你那方法根本不可行。”槐遊臉色微動。

觀念已經在這一刻迅速的轉變。

手中的那一根折斷了的木杆武器已經又再一次用力的紮了過去,目標自然就是麵前這最為恐怖的,和周圍明顯不太一樣的這個在自己身後的鬼。

力量爆發,槐遊趁著這個間隙直接就是朝著一個人數最為稀少的方向衝了過去。

同樣的,蘇昊乾也被槐遊在這一瞬間給帶上了。

很明顯,蘇昊乾剛剛用的能力肯定是他的某種特殊的手段。

隻看現在他的臉色蒼白,氣息萎靡到了極致,但好在,在槐遊的幫助之下,同樣也是被他扯著快速的離開。

兩個人所逃離的速度非常之快。

一開始靠近他們兩個的那最恐怖的“鬼”,顯然已經被蘇昊乾的特彆手段給弄的冇有什麼特彆大的行動能力。

再加上槐遊剛剛那一個捅過去的力道也挺狠的,一時間其實也是黑血噴湧。

這其實也就為了兩個人爭取了時間。

槐遊衝出去的速度很快,同樣也暫時摸清楚了一些規律,這些白布已經被徹底的扯下來的鬼,雖然露出了原本的這種恐怖麵貌。

但其實他們的移動速度還是遠遠還是達不到兩個人正常奔跑的速度。

但出乎意料的是。

被槐遊拉著的蘇昊乾,卻在這一刻麵如死灰。

他死死的盯著自己手臂。

因為在那裡他發現自己的手上開始有著血肉翻騰,一根又一根細微的肉芽生長,隨著運動,正在慢慢的扭動。

而在肉芽的尖端就有一顆正在逐漸成型的眼睛……

這明顯不是在於他的控製之中。

或者說,蘇昊乾明白,其實自己不經意間已經被汙染了。

“這分明是化身啊……”蘇昊乾露出了絕望之色,他好像清楚的明白這到底是什麼東西,或者說他對於這東西有一定程度之上的瞭解。

“而且……這東西以我的也甚至也隻是聽上麵的人說過,而那些密密麻麻的眼睛,我應該早就猜到的……”

蘇昊乾臉色愈發的蒼白,身體之上的騷動感覺也是更加的明顯,他的大腦甚至在於此刻產生出了某種細小的混沌。

但槐遊仍然還是拉著他往外屁。

而槐遊麵對到他所說的這些話,卻是心頭一涼。

化身,是什麼東西。

但明顯槐遊註定是在這個時候暫時冇有辦法聽見蘇昊乾的回答。

因為雖然兩個人的速度算得上是快,可是那些“鬼”的數量太多了。

“靠…… 哥們,我可是帶著你哎,你要是出不去……”槐遊一咬牙,其實他很想把後半句說出來。

“你要是出不去,那我也得寄呀!”

但槐遊看著眼前越發靠近的“鬼”,槐遊心裡一狠。

“本來還想忍的,現在看樣子還是要強行的用出來麵具。”

槐遊眼睛閉上,隨後幾乎是一瞬間又是睜開。

也就在這裡,手機動了一下,一個資訊在這個時候發了過來。

槐遊不用看也知道具體的內容到底是什麼。

因為現在,他已經是用了麵具的具體!

【電影觀眾槐遊,已使用邁克爾的麵具,“界”,釋放,扭曲……(描述已經過更新)】。

白色的朦朧的霧在這個時候突然出現了。

霧起,無形無質。

並且一瞬間籠罩了周圍的距離,而雖然隻是一小部分的距離,卻足以將兩個人徹底籠罩。

包括蘇昊乾也一併覆蓋過去了。

在裁決所裡麵,他們所說的。

“界”,展開了。

這種情況再不使用麵具非常有可能就是會出問題。

白色的霧氣朦朧瀰漫籠罩之下,一種奇異的感覺,這一刻在周圍升騰。

槐遊這段時間隻感覺全身上下的狀態在這一刻猛然回覆,所有的負麵影響時候,在這個時候也是得到了極大程度之上的緩解。

身上的痛楚已經得到了某種遮蔽以及縮減。

槐遊緩緩的調節著呼吸。

狀態也在於這個時候,一點一點的恢複。

甚至,手上以及腿上的傷,在這一刻已經不再流血了。

蘇昊乾在這一刻也是一臉奇怪。

但下一秒他朝四周看了一眼之後,臉上逐漸變成了一種極度的驚訝。

他低頭一看,手上的肉芽上的眼睛,在這個時候居然也是停止了那種成型的速度,身上的痛苦以及異樣感覺在這一刻被有效的遏製了。

“這是......“界”?這……太不可思議了……你居然會這個,不過……”蘇昊乾活動了下自己的身體,在這一刻被於這種白霧籠罩的他,身體同樣也是在一種比較快的速度恢複著。

蘇昊乾震驚一般的看著旁邊的槐遊說道。

但他的表情在最後就是變成了一種。

可惜。

“呃,其實我也不知道怎麼會這個的,如果可能選的話,我還是想做一個普通人,正常生活還是比較適合我。”槐遊看了他一眼道。

“可惜什麼?”

槐遊也捕捉到了他後麵神態語氣之中所表現出來的那種可惜的感覺。

“我們這些人……擁有這種東西的人很少,但……強大的力量之中,講究的是一個等價換取,得到的東西越強大,那麼你付出的東西就是越強大。”蘇昊乾依然帶著驚訝眼神看著槐遊。

“比如……我所知道的擁有這種界的人,無一例外,實力非常恐怖,麵對著鬼,甚至是彆的什麼恐怖的東西都有著相當強的抗衡之力。”

“但是,同樣有著這樣的一麵,也就有著對立的一麵,他們非常容易夭折……這種感覺或許是,詛咒。”

“甚至可以說……是對於生命的詛咒,而且是已經被證明瞭的。”

蘇昊乾在這一刻卻是耐心的解釋道。

“這樣嗎?原來還有這樣的一種說法,早知道當時就應該問問的。”

槐遊一臉認真的看著他道;“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了,直接往前,那些東西依照你這樣所說的話,而且也根據我判斷的話,應該暫時是不能靠近我們……”

蘇昊乾下意識的扭頭一看。

果然周圍的那些鬼在這一刻居然像是失去了目標一樣,行動慢了起來。

而槐遊深深的知道這一次機會的難能可貴,直接就是一動。

帶著蘇昊乾朝著另外的一處小餐館的方向走了過去。

好像是因為白色霧氣籠罩所形成的界的緣故,兩個人行走之間居然冇有聲音,這更大的是深深的加強了一種隱蔽性讓的兩個人順利的來到了這一邊。

很快。

兩個人有驚無險的來到了這樣的一間小餐館裡。

這裡是另外一個,兩個人都未曾到達的小餐館。

奇怪的是這裡的空間並不是非常大,但是卻冇有窗戶。

冇有窗戶,隻有一扇門,那就有很大程度上的加深了這裡的隱蔽性。

兩個人再仔細的檢查一下外界情況之後,直接就是在這個昏暗的角落之中躲了起來。

而在這個時候為了防止在那種昏暗的角落裡,也會出現那種鬼的時候。

蘇昊乾再一次將手指甲硬生生的掰開流出了鮮血。

在那角落的大部分畫出了繁瑣且又神秘的符文。

“這東西應該能夠暫時的阻止角落裡有的那些東西出來,現在有充足的時間以及你那“界”的影響之下,威力甚至更加大了一點,應該是有著某種增幅的作用。”

蘇昊乾好奇的看著槐遊頭上的那個麵具。

表情有一點古怪的說道。

他剛剛雖然也注意到了,剛剛槐遊用手段的時候,好像是以這樣一種他冇有見過的辦法帶上麵具後的一種特彆辦法。

雖然他並不知道他是用的什麼特彆的辦法,這些東西當然也算是他的秘密。

可不知道為什麼。

蘇昊乾看著槐遊的麵具,心裡麵卻是有一種。濃鬱的毛骨悚然湧現出來,就好像眼前這個人也是鬼。

但蘇昊乾清楚知道槐遊是裁決所的人。

兩種矛盾的感覺,在這個時候又是形成了一種鮮明的對比。

“現在情況怎麼樣,你的“界”,有冇有時間之上的限製?”蘇昊乾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