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圍的大臣們頓時麵麵相覷。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為何他們的太子會叫南薑女皇“姨姥姥”?

而且,看這南薑女皇對太子的態度,好像並不是小太子在胡說八道。

有人向陸雲峰看去,卻見陸雲峰微微蹙眉,彷彿他對此事也並不知情。

“你這孩子,竟然連你父皇的醋都吃。”

鳳文鸞笑著說道,“放心吧,這點事,你姨姥姥還是能幫你一把的。”

畢竟她也不喜歡東瀾皇總是霸占著雲蘿,若不是因為南薑國打不過東瀾,她這一次非得給雲蘿再安排幾房美男不可。

當然了,這話她可不敢當著寂無絕的麵說,畢竟,她還指望著這一次給南薑也弄幾門火炮回去呢。

“謝謝姨姥姥!”

得到鳳文鸞的承諾,寂小寶頓時開心的笑了。

哼!

有了姨姥姥的撐腰,他看這個臭爹爹以後還敢不敢把他攆出去!

本來孃親這次從北蒼國回來,每天都抽時間出來陪他,晚上的時候也會依著他跟他一起睡。

可從前幾天開始,這個臭爹爹就總是半夜把他給弄走了。

他每天早上一醒來,就發現自己睡到了偏屋!

聽說姨姥姥今日要進宮,他當然不會放棄這麼好的機會!

他可是記得,這位姨姥姥跟他一樣,很不喜歡他這個臭爹爹的!

寂無絕彷彿一眼就看穿了寂小寶的心思,眸光冷颼颼的掃了他一眼。

這個臭小子,竟然還知道找外援?

寂小寶看到寂無絕向他看來頓時

挺了挺胸脯,哼!

我現在有靠山,不怕你!

“南薑女皇遠道而來,可莫要多管閒事!”

寂無絕淡淡的說道。

“我多管閒事?”

鳳文鸞笑了,這麼多年了,還從未有人敢這麼說她!

她原本就對寂無絕冇能讓雲蘿生出個女兒來而耿耿於懷,此時,自然是更加的不爽了。

看到鳳文鸞生氣了,寂小寶一臉期待。

他可太想看他這個臭爹爹被人收拾的畫麵了!

可誰知不等鳳文鸞繼續說些什麼,寂無絕便問向一旁的曹忠全,“火炮試射的場地可有安排妥當?”

鳳文鸞微微一怔,什麼東西?火炮?

“回皇上,一切都安排妥當了!”

曹忠全恭敬的回道。

寂無絕點了點頭,隨後便端起一旁的茶盞,不再言語。

鳳文鸞忽然一臉嚴肅的對寂小寶說道,“本皇忽然覺得你父皇說的有道理,不能多管閒事!以後這種事情啊,你還是不要再來找我了。”

寂小寶頓時傻眼。

這是假的姨姥姥吧?剛剛還說會幫他的呢?

果然在這個世界上,隻有他的親親孃親永遠不會騙他!

“東瀾皇,不知這火炮試射的場地在何處?您看,我能不能跟著過去一起開開眼界?”鳳文鸞的語氣頓時變得討好起來。

冇辦法,那可是火炮啊!誰能拒絕的了這樣的誘惑?

寂無絕看了寂小寶一眼,這下這小子應該知道人心險惡,不是什麼人都能信的吧?

“既然南薑女皇這般要求,朕自然也

不好拒絕。來人,擺駕!”

寂無絕起身,帶著一行人前往火炮的試射場地。

寂小寶垂頭喪氣的跟在身後。

他忽然意識到,他好像每一次都贏不過他這個爹爹,不論是功夫還是計謀!

當陸雲蘿處理完蘇品哲的事來到宮裡的時候,遠遠的就看到寂小寶一個人坐在遠處,看上去好像心事重重。

“怎麼了?”

陸雲蘿過去蹲下身來看著他。

寂小寶抬頭看向陸雲蘿,眸中眼淚打轉,“孃親,你說,我是不是一個廢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