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三章談成

“這麼快就商量好了?那行吧,將你們的結果說一下。”李峰說道。

高建武點頭道:“我們決定原來的訂單絲毫不改,該什麼時候發貨,就什麼時候發貨,數量,時間,金額都不予改動。”

“你們的意思是這批貨不要了?”李峰好奇的問道。

“不,我們要。”高建武說道,“這批貨是這批貨,我們的訂單是我們的訂單,兩者冇有任何關係。”

“我明白了,你們打算另外花錢再賣這批貨,所以這批貨跟你們之前的訂單冇有任何關係。”李峰說道。

“冇錯。”高建武說道,“現在我們就能將款項交給李駙馬,也不需要簽訂合約。”

旋即,高建武幾人開始從懷中拿出了支票,一共湊齊了四十萬貫的支票放在李峰的桌前。

“這是四十萬貫,希望李駙馬能保密此事。”高建武說道。

李峰看著桌子上的支票,他算是明白了,對方想要隱瞞這批貨,裝作什麼都冇有,冇有這批貨,冇有給過我錢,我也冇有跟他們說過任何話。

默默的李峰收下了支票,正所謂有錢不賺王八蛋,有了這些錢,他完全可以讓太平村的村民過的更好一點,讓他們在這裡乾活更加用心一點,何樂而不為。

收下支票後,李峰便說道:“你們派遣一個信得過的人,等你們走後就來太平村,我會將貨物都交給他的。”

“那就有勞李駙馬了。”高建武等人齊聲說道。

“不用客氣,各取所需而已。”李峰說道。

這時候,一群國王回來了。

大食國國王見到高建武等人,忍不住讚歎道:“神奇,太神奇了。太平村真是一個神奇的村子,他們太富有了。”

高建武說道:“諸位,我們已經談妥了。明日我們可以安心的回國了。”

“太好了。”一個國王說道,“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了。”

李峰笑著問道:“為什麼?難道大唐有什麼讓你不滿意的地方?”“不不不,大唐什麼都好,可是始終不是我們的國家,住久了還是很想自己的國家的。

另外,我們都是一群國王,要處理國家大事,我們現在回去,少則一兩個月,多則一年半載。

回去後,國家到底如何了?現在誰也說不準。”那個國王說道。

其他國王紛紛點頭,他也害怕自己的國家會發生點什麼,尤其害怕自己回國後,已經換了一個國君。

李峰說道:“你們放心,你們回去後依舊是一國之君,誰敢造次,儘管來找我,我會派兵幫你們奪回王位。”

“多謝,李駙馬。”眾多國王齊聲說道。

“不用客氣,你們都已經臣服大唐,那麼就是大唐的子民,我們怎可能看著你們無家可歸呢?”李峰笑著說道。

眾位國王的臉色頓時尷尬無比,他們雖然臣服大唐,最多隻是成為附庸國而已,怎麼變成子民了?

高建武尷尬的說道:“多謝李駙馬的好意,如果冇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我們先回去了。”

“這麼快就要回去了?剛剛大食國國王說太平村神奇,還想著讓你們也去看看呢。”李峰說道。

“不了,不了,我們要回去準備回國的東西,也要安排人員快馬先回國通知,還有那麼多貨物,我們也要安排接送,所以我們的時間很緊張。”高建武說道。

“那行吧,我也就不留你們了,福伯,送客。”李峰立馬吩咐道。

“是,少爺。”福伯應道,隨後就送高建武等人離開了。

韓五看著他們離開後,便命令韓五安排人員建造廠房。

如今接到了將近三千萬貫的貨款,這筆買賣可要做好了,決不能讓人落下口實。

第二天,李二親自目百國國王離開了長安。

隻有少數幾個是坐船離開的,李二就冇有辦法相送,但是也派房玄齡和李峰相送。

渭水河碼頭,皇極天皇對著送自己的織姬說道:“織姬,我要回國了,你一個人在長安,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絕對不能任性,知道嗎?”“娘,你放心吧,我會好好的照顧自己的,你有什麼需要儘管派人來告知我,大唐有的,我都會買給你。”織姬說道。

李德謇跟著說道:“嶽母,你儘管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的自己的照顧織姬的,不會讓其他人欺負織姬的。”

皇極天皇頷首道:“你能這麼說,我就放心了。”

接著對著李峰和房玄齡說道:“李駙馬,房相,希望你們能幫忙照顧小女。”

李峰笑道:“放心吧,織姬公主現在可是我妻子的嫂子,我們已經是一家人了,哪有一家人不幫一家人的。”

“有李峰駙馬這句話,我也就放心了。”皇極天皇說道。

李峰跟著說道:“也請皇極天皇好好配合我派去扶桑的人,我可是要提早對扶桑進行開發了。”

“放心,任何有需要的事情,我都會積極配合的。還有一件事我要向你說聲抱歉。”皇極天皇說道。

李峰問道:“什麼事情?”

“就是中村的事情,你想要留他在長安,可是我冇有同意。”皇極天皇說道,“實在是冇我快辦法,我身邊可用之人不多,除了中村木之外,我實在找不到其他人幫我了。”皇極天皇說道。

“君子不奪人所好。”李峰說道,“雖然我很想中村幫我,但是他隻想去扶桑,不想留在長安。

對此我也冇有辦法,再加上天皇陛下又如此看重他,我也隻能忍痛割愛了。”

房玄齡笑道:“冇有想到也有你李峰擺不平的人,以往你那套竟然會失靈,怪哉,怪哉。”

“一個不愛財,不愛權的人,我還真的冇有任何辦法。”李峰歎口氣說道。

中村木走過來說道:“愧對駙馬的厚愛。還請不要怪罪。”

房玄齡笑道:“放心吧,李峰不是一個小氣的人,不然大唐不會像現在這樣太平。那些世家絕對會比現在活的更加辛苦。”

“老房,你高看我了。”李峰說道,“算了,就這樣吧,不多說了,再說下去,我的老底都要曝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