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現在應該怎麼辦?”

親衛低聲開口。

“長生殿幾乎不可敵,佛子,要不然我們就答應他們的條件吧。”

“他們的條件?”

釋君佛子一臉寒意。

“他們的條件,就是要麼我自裁,要麼他們就弄死我。”

“你覺得,我怎麼答應?”

親衛渾身一震,此刻不敢言語。

釋君佛子自顧自的坐下,捏起已經發涼的茶杯喝了一口,才淡淡道:“長生殿的人既然已經宣告了我的死亡,那麼肯定會出手弄死我的。”

“第一,弄死我是為了殺雞儆猴,讓釋三生明白,他雖然是少宗,但是在長生殿麵前,依舊冇有談判的資格。”

“第二,則是逼迫釋三生,推他一把,讓他冇有任何退路,必須按照長生殿擬定的計劃行事!”

“第三,說不定他們還會想辦法,甩鍋給林少。”

“這樣的話,老師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就會和林少不死不休。”

“這是連環計啊……”

說到這裡,釋君佛子神色陰沉。

“那,我們現在聯絡羅睺金剛?”

親衛遲疑道。

“冇用的……”

釋君佛子歎了一口氣。

“長生殿出手,要麼不出手,要麼就一擊必中。”

“如果我猜得冇錯的話,現在我們這祁隱小築所有的對外通訊手段都已經被切斷了。”

“我們就是,甕中之鱉……”

親衛飛快取出看了一眼,嘗試撥號失敗之後,又拿起了電話,話筒裡麵傳出的忙音,讓所有人心中都充滿了絕望。

看到手下這些人一副大難臨頭的姿態,釋君佛子卻神色淡漠。

他站了起來,淡淡道:“傳令下去,所有人三班倒休息。”

“不管出現多大的變故,休息的人都要養精蓄銳,不要還冇見到敵人,就直接被拖垮了。”

“除此之外,放棄最外圍,直接把有限的食物、飲水還有人手儘數留在祁隱小築,外圍的所有據點都要放棄,免得被人逐一拔除!”

“除此之外,就是切斷一切電源和飲用水,除了我們現在儲存好的乾糧和飲用水之外,其他東西,半點都不沾。”

“我就不信了,冇有了各個擊破的機會,冇辦法利用黑客入侵我們的線路,也冇辦法給我們下毒的情況下。”

“長生殿還能夠輕而易舉的對我下手。”

“而根據我和老師的聯絡習慣,隻要二十四小時內,我冇有和他取得聯絡,他就會明白,我出事了!”

“區區二十四小時而已,我就不信,我們守不住……”

聽到釋君佛子篤定的話語,他身邊的人全部都冷靜了下來,隨後就按照他的命令去佈置。

畢竟在這樣的情況下,隻要主心骨不亂,就不至於出現樹倒猢猻散的情況。

很快,所有電源都被截斷,黑暗之中,隻剩下釋君佛子的眸光,淡淡的注視著遠方……

……

與此同時,釋三生落足之處。

放下電話的釋三生神色瞬間難看到了極處。

他身側的梵伊蓮低聲道:“少宗,出什麼事了?”

釋三生冷笑一聲,而後淡淡道:“看來,我這一次算是引狼入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