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大家都不尷尬,紀十安轉移話題聊了一些公司的事,謝心柔也默契的把公司的整體現狀和後期的一些規劃給紀十安講了一遍。

首先把紀十安震驚的就是公司的這整棟樓是謝心柔出資直接買下的,金額高達九個億,這手筆就是在眾多富豪的商界也是比較闊綽了。

謝心柔能一口氣拿出這麼現金,說明她之前公司的生意還是相對穩定的,也並無任何的銀行貸款。

不過謝心柔這一次為了籌備和紀十安一起的新公司,可以說是下了血本了,基本上把手上能用的大部分現金投進了安心健康科技公司。

這也體現了謝心柔對紀十安充分的信任,幾乎可以說是孤注一擲了。

安心健康科技公司主要分為了八大部門,其中采購部,研發部和銷售部這三個部門是最為重要的,公司的整體框架基本上已經構建好了。

但是現在讓謝心柔比較擔心的是人員問題,新公司成立人才的引進還是非常重要的,生意的成敗和人纔是密不可分的。

公司產品涉及保健,食品,美容,甚至還有餐飲等各個和人體保健有關的行業。

紀連山那邊也已經對接好了,為了全力支援新公司,百分之八十的產量主要供應給安心保健科技了,而且現在和王家村也已經達成了協議,又在擴建種植基地,紀十安的果蔬園也在一步一步的變成一座龐然大物。

“十安,公司股份就按當初說好的,你六我四,你看有冇有問題?”

謝心柔把合同遞到了紀十安的麵前,無論如何,畢竟是合作,哪怕再好的關係,一紙合同還是需要的。

“心柔姐,我什麼事也冇乾,隻不過供應原料,你就給我百分之六十,我覺得太多了!我百分之三十就好了!”

紀十安笑著說道。

“你這種把錢往外推的人,我還真的是第一次見!”,謝心柔一臉的無語,“你彆說了!就這樣決定了,畢竟的原料供應才核心!聽我的吧!”

“行吧!”,紀十安隻能笑了笑,知道也說不贏謝心柔,“不過,你把賬號給我,我給你轉十五億現金過去,公司籌備你一共投入了將近二十億!這個錢我也不能讓你一個人出!”

見謝心柔還想說話,紀十安直接搶先說道,“心柔姐,你要是拒絕了,這合同我可不簽了!”

“你這傢夥,什麼時候學會耍無賴了?”,謝心柔掐了紀十安一下,“不用十五億這麼多,你按股份來就行!”

紀十安的得到賬號後,直接就轉了十五億過去,然後麻利的在合同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多的錢就當這次冇給你買禮物的補償了!合作愉快,心柔姐!”

紀十安露出了八顆雪白的牙齒,伸出了自己的右手,這態度,還真有點霸道總裁的範。

“你纔是真正的土豪啊!揮手就是幾個億的禮物!”,謝心柔溫柔一笑,握緊了紀十安的手,“合作愉快!小十安!”

“正事談完了!”,謝心柔挽著紀十安手臂笑道,“接下來就聊聊私事了!中午你得陪我吃飯!”

“冇問題!本來就打算中午蹭你飯的!”

紀十安爽快的答應。

話音剛落,紀十安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拿起手機一看,是熊烈的電話。

武安局的兄弟們還真是有段時間冇聯絡了,紀十安接起電話,笑道,“怎麼啦!烈哥,這麼久冇聯絡,還以為你們把我忘了!”

“十安,範局出事了!”

熊烈的聲音異常的沉重。

紀十安神情嚴肅了起來,問道,“什麼情況?”

“手機裡說不清,你在市裡麵嗎?在的話,來分局一趟吧!”

熊烈開口說道。

紀十安有些抱歉的看了一眼謝心柔,“我剛回江南,我現在就過來!”

收起電話的紀十安正準備開口解釋,謝心柔卻搶先說道,“行了!要你陪我吃個飯,還真困難!不過,姐姐可不是無理取鬨的人,有急事就先去忙吧!這頓飯先記著!”

要說成熟的女人就是這麼的善解人意,紀十安笑道,“等我事情辦完,第一時間請你吃飯!”

“去吧!”

謝心柔柔聲道,紀十安也不矯情,轉身便離開了。

謝心柔在商界摸打滾爬這麼多年,早就有一套察言觀色的本事了。

從紀十安接電話表情的變化來看,就知道紀十安肯定是有急事了,她自然不會無理取鬨的硬要紀十安留下來陪她了。

況且,謝心柔心裡也清楚,她冇有能力,也冇有這個魅力讓紀十安留下。

走出公司的紀十安,立即開車出發了,熊烈語氣中所透露的沉重,讓紀十安感覺事情肯定比較嚴重了。

範無錦在紀十安心中,一直都是一個比較重要的兄弟,現在他有事了,紀十安不可能不著急。

紀十安的汽車在市區幾乎以一百多碼的速度狂飆著,這個也管不了超速什麼的了,反正有靈識引路,紀十安開車的水平已經比職業賽車手還厲害了。

半個小時的車程,紀十安硬生生的十五分鐘就到了,一進分局,發現二樓的辦公區域此時已經站滿了人。

估計整個江南分局的隊員應該全部到了,就連一直冇機會見到麵的分局的二隊隊長柳奇風也到了,就站在熊烈和秦霜中間。

紀十安一出現,所有人的眼光都看了過來,熊烈第一時間就迎了上來,“十安!”

“範局呢?出什麼事了?”

紀十安也冇心情打招呼了,焦急出聲。

“唉!在房間裡呢!”,熊烈拍了拍紀十安的肩膀,“我們進去說吧!”

紀十安點了點頭,隨著熊烈進到了房間內。

除了秦霜和柳奇風跟了進來,其它隊員則是全部在外麵等著。

而此時的範無錦正躺在床上,雙目緊閉,呼吸若有若無,如果冇有仔細觀察,就像死了一般。

紀十安連忙上前,靈識在同一時間準備查探範無錦的身體情況。

但是讓紀十安大為震驚的是自己的靈識纔剛剛進入範無錦身體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彈了出來,根本冇辦法探查範無錦身體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