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九,你想做什麼?”李裹兒果斷站了出來,擋在慕容複的麵前。

“裹兒這件事與你沒關係。”秦九冷冷的說道。

“閣下,我似乎與你冇有什麼太大的瓜葛吧。”作為一代霸主,慕容複可不習慣站在女人身後,大方的走了出來直視秦九。

此時【合歡宗】的大師兄,王恬,也站了出來,質問道:“狗賊,我問你,在殿中你對我師妹做了什麼?”

慕容複看見這個長的,比女人還漂亮的大師兄就感到一陣噁心。

腦中不由自主,想起一句:“吃個桃桃好涼涼”,冷聲道:“我與你師妹做什麼,與你何乾?難道還要錄下來給你看?”

此話倒不是慕容複胡亂說出來的。而是,修仙界中有一種石頭名為【留影石】。

他的功能與藍星上的記錄儀一個道理,能夠留下影像、聲音。

隻不過,這個世界電影行業並不發達。

冇有多少人喜歡這個東西。

當然,之所以冇有被開出來,也很有可能,是因為這個世界冇有島國鬼子。

否則,【留影石】的價值很肯能會翻上幾番。

“你…”王恬看著羞紅臉頰的綺夢,作為此道行家,自然明白了怎麼回事,憤怒道:“我要殺了你。”

“嗬嗬,你還不配!”慕容複平靜的挑釁道,隻要王恬敢動手,他自然不會客氣。

“找死!”王恬雖然長相陰柔些,畢竟還是個男人,被慕容複摘了桃子無論如何都要找回場子。

心念一動,周身飛出五柄陰灰色的能量利劍。

“五陰極劍,殺!”

“小心!”綺夢深知這門法術的歹毒之處,連忙提醒。

慕容複眼光之中充滿戲謔,罵了一句白癡,身子赫然消失在原地。

一步邁出,氣血早已集中到右拳,毫不客氣的落在了王恬的肚子上。

“嘭!”王恬還不等反應過來,整個人就已經倒飛出去,狠狠落在地上犁出半米深的長坑。

“哇”的一聲吐出口老血,指著慕容複“你…你…”了半天便暈死過去。

“怎麼可能!隻是一擊就將【合歡宗】的王恬打暈死過去了?”秦九心中一驚,再也不敢輕視慕容複。

“嗬嗬,白癡。”慕容複罵了一句,修仙界有個說法:“七步之內不與體修爭雄”。

意思很簡單。

七步內的體修也就是【原界】內的武修,是碾壓修法這群人的。

想要對方,必須拉開距離,遠距離以靈力、法寶進行攻擊。

王恬很明顯就是低估了慕容複的實力。

更是連慕容複底細都摸清,就傻嗬嗬的衝到了慕容複一丈處。

他的手印剛結好,慕容複的拳頭就已經到他的丹田前。

“師兄…”綺夢擔憂的看向王恬,怎麼說,自幼相熟,對方又對她頗有照顧,她也不可能做到完全無視。

“放心好了,他隻是被我截斷了經脈,過半個時辰,經脈就會自動衝開不會有什麼影響。”慕容複解釋道。

“這…還好。”

經過幾日的接觸,綺夢已經決心與慕容複結為道侶,自然也不想對方與自家師門有什麼隔閡,得知慕容覆沒有下死手,也就放心下來。

“很好,小子,你得實力不錯,出乎本皇子的預料,如此以來,打死你也就不算是欺負你了。”秦九很快剛纔慕容複一拳的震懾中,回過神來。

“秦九你夠了。”李裹兒此時的心裡,似乎與綺夢一樣,不希望眼前的兩個男人為她動手,然而,秦九身上的殺氣已經掩蓋不住,根本不是她能夠輕易勸說的了。

慕容複並不在意秦九的態度,因為,他出來時,已經感受到秦一的氣息。

有了這個一個大後台罩著,自然不需要擔心區區一個九殿下。

而這時,秦一的聲音也在慕容複腦中響起。

“慕容兄,若是可以,希望你出手教訓一下,我這個還冇有長大的九弟。”

傳音!

慕容複“笑嗬嗬”道:“萬一把這位九殿下打傷了,乾皇他老人家,不會找我的麻煩吧?”

秦一道:“放心好了,隻要不將老九打死,父皇他是不會出手的。”

“原來如此。”慕容複好奇道:“這位九殿下與大皇子有仇?”

“嗬嗬,實不相瞞,整個大乾國內,還冇有誰敢招惹我。”秦一霸氣道:“我隻是單純的看他不順眼而已。”

古話講的好,木秀於林風必摧之。

這位九皇子的資質,可以說,在整個大乾國內都是頂尖的存在,被人嫉妒也是正常之事。

“這個忙我幫了。”慕容複冷冷的回道:“說實話,我也看他不順眼。”

“好!”秦一的聲音消失在慕容複腦中,剩下的就是秦九聒噪的聲音在耳中徘徊:“慕容複,你可敢與本皇子公平一戰?”

“有什麼不敢?”慕容複淡然道:“不如你我放過彩頭如何?”

“什麼彩頭。”秦九露出一絲錯愕,道。

“很簡單,你我不論誰輸了,從今以後不許再見裹兒。”慕容複道。

“好!我同意了。”秦九聽到這個彩頭後,略有猶豫,最後咬咬牙同意下來。

慕容複單腳輕輕跺地,身子好似炮彈般飛到半空,居高臨下的看著秦九:“請。”

“哼!裝腔作勢。”秦九也不多言,靈力灌於雙腳之上向著慕容複飛去。

二人在半空中對峙片刻,誰也冇有先動手。

“這二人的氣勢都在伯仲之間,正真打起來,恐怕很難分出個輸贏。”

“哼,胡說,九殿下在我大乾國內早就名聲鶴立,這突然出現野小子,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

“好像也對,可他們怎麼還不動手?急死我了!”

一旁的吃瓜群眾,恨不得推著二人動手。

隻是他們不知道,二人的戰鬥自秦九飛起的那一刻便已經開始。

慕容複藉著無形大勢,化成一座山峰壓了秦九的心頭,他若不將這座山峰從心中拿走,不等開戰便已經輸了三分。

“嗬嗬,怎麼了,九殿下,你不會來動手的勇氣都冇有吧?”慕容複見秦九始終不曾動手,輕笑著嘲諷了一句。

“卑鄙,你不會以為借勢壓我一頭,就能贏我吧?”秦九爆喝一聲,體內傳出一陣龍吟之聲。

咆哮著衝著慕容複殺去。